个人资料
王亚法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为范生福鼓掌

(2021-11-18 04:06:50) 下一个

为范生福鼓掌

 

 

                                               ——王亚法(澳)

 

二零一九年八月,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了《范生福画说老上海》画册,一时在澳洲的上海裔侨民中广为流传,尤其是六十岁以上的父母,托友人从上海寄来此书,用上海话告知出生在海外的儿孙,当年我辈在祖国的童年生活。

       据闻该书出版后,洛阳纸贵,一书难求,应读者要求,出版社拟欲再版,且在新版中添入二十幅新作。我得此喜讯,惊喜交加,可惊者,范生福属兔,比我大八岁,我已是腹大如牯,三高频添,他老人家却八十三岁高龄,眼不花手不抖,尚能作画不息,新作井喷。欲知他的工笔画人物,落笔细腻,一丝不苟,点点划划,皆是心血,尤其那些小人物衣衫上的补丁,针线密布,纤毫毕现,老人脸上的皱纹,细腻可见,沧桑突现,十分传神。他的工笔画不若泼墨和狂草书画家们信手涂抹那般轻松,范生福在耄耋之年,尚有如此腕力和眼神,我作为老友,不可谓不惊;可喜者,他有一位贤夫人陪伴,递茶倒水,任劳任怨。范生福是一位醉心推广连环画事业而不遗余力的人,他除了绘画之外,还自费出版了一本《连博》期刊,自任主编,编务杂事由夫人劳碌,二十余年如一日,令人感佩。八十年代初,他住在乍浦路的一个小阁楼上,我常踩着吱吱作响的楼梯,爬上三楼,去他不足九平方米的蜗居讨论稿件,进门跨一步就是他的床,我只能坐在床沿和他说话。靠门和床的中间,是他不足半平方米的画案。可忙碌的是他的夫人,端茶倒水,忙碌体贴,贫贱夫妻,相濡以沫,他的许多优秀作品,就是在这样窘迫的环境下夫妻协力完成的,范生福晚年高产,伉俪康乐,我作为老友,不可谓不喜!

范生福的居住环境如此之差,他却乐此不疲,醉心作画。用他太太的话说:“只管作画,百事不问。”范生福对绘画的痴情,与醉心于计算“1 +1”的数学家陈景润可有一比。他在《房地产报》工作的时候,完全有条件可以分到好的地段,但范生福以自己是共产党员为理由,把好地段让给别的同事,自己搬進杨浦区工人新村居住。他的老友戴敦邦原本跟他住得很近,经常去他住所研讨画稿。自他搬到杨浦区后,戴敦邦常埋怨,福福搬得那么远,我年紀大了,去次都不容易。他几次劝范生福不要光顾画图,去跟领导商量, “为自己的住房想点办法” (《新民晚报》2000年3月29日戴敦邦文),但范生福却痴心不改,沉湎作画,

范生福多才多艺,不但画好,而且还烧得一手好菜,我住在少儿社宿舍时,周末常和《少年文艺》的美编朱铭善等几位朋友,由范生福下厨烹调,共聚小酌。

九十年代初,我第一次回国,范生福在《房地产报》当美编,当时他的住房还没有解决,暂住在南昌大楼的编辑部内。听说我回来,他邀请我去附近淮海路的饭店小聚,我说我还想回味你的厨艺,那天他就在办公室里做了几碟菜……往事忆来,悠悠远去。

范生福五十多年来笔墨相伴,著作等身,他绘画题材广阔,历史故事,科幻小说,书籍插图……几乎无所不能,无所不包,他晚年专注于画“老上海”题材,是睿智的选择,以他丰富的童年生活和扎实的人物画功底,使他的作品攀到精湛的高峰。

我辈曾是范生福图画里的人物,是盘桓在小书摊边长大的一代。我们熟悉那年代的许多连环画家,如赵红本、贺友直、刘旦宅……无奈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都渐渐远去,范生福是这代画家中硕果仅存的几位,随着计算机的普及,用笔和纸作画的时代即将远去,他们也许是中国连环画史上的末客。我问上海搞美术评论的年輕朋友,说范生福的作品是我辈童年的记忆,时代的印記,你们为关注到没有?他们几乎异口同声回答:“我們找過范老师,他不喜欢别人宣传,他说作品的好坏留给后人评述。”

九十年代初我回上海,曾找老领导上海文史馆长王国忠先生,对他说: “张大千在上海大风堂的学生已经所剩无极,能否请科教电影制片厂的同志来拍些纪录片留档。王馆长说他也有此意,但经费有限,难为无米之餐,时过境迁,短短几年,那批老人都相继而去,至今追怀,音容难觅。

我们常怀念许多艺术名家,他们在世的时候我们不知珍惜,随着他们的远去,我们越来越怀念,然而已经晚了。记得有位西方哲人说过:“只有当他们远去的时候,,我们才会想起他……”

我希望搞美术评论的朋友,不要留下这份遗憾;也向范生福进言:淡泊虚名固然是艺术家的德行,然而对作者作品的评论无分身前身后,生前的评论或许对作品的提高,有百尺竿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意义。

最后感谢上海新文化出版社的编辑慧眼如炬,再版这套喜闻乐见的画册,将淡泊名利、不求闻达的范生福拉到台前,让我们同时代的人多一份童年的畅想。

 

 

                    2021年10月21日于悉尼食薇斋北窗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