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都是老蒋遗的祸

(2012-10-14 00:32:22) 下一个

——王亚法

 

因为从小受党妈妈的灌输教育,从唱儿歌到看连环画,对蒋介石的印象是,光头,太阳穴贴黑膏药,身披黑氅,手持带血军刀,满脸杀气,收音机的声音是,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坏蛋……我对他的认识和是“人民公敌蒋介石”。

         一九八八我初到澳洲,在悉尼唐人街的国民党总部,看到蒋介石的挂像,发现他竟是那么英俊慈祥,不愧为中华民国的领袖。 

在新闻发布透明,历史记录真实的自由国度里,才知道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原来是在他领导的。《人民日报》说了一千遍,那个“从峨嵋山上下来摘桃子”的人,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就此我便深深地尊敬他。他是保卫中华民族血脉居功厥伟的民族英雄……

         然而近几年,觉得蒋公在对付共产党的问题上,宽严失度,不无瑕疵。他的儒家宽容,妇人之仁,误国误民,遗祸甚深。

且不说他在重庆谈判时,为恪守君子之风,不听下属劝告,用“政策和策略”或“阳谋”来暗算对手,重蹈了项羽“鸿门宴”,放掉刘邦的复辙,致使最后全局皆输。

在中共所谓“六十一个人叛徒集团案”的事件中,蒋公轻信共产党人的人格,没有经意中共“委曲求全”的“阳谋”,凭着他们一张廉价的“悔过书”,就将薄一波等六十一个人释放了。不料放了一个薄一波,就生出了一个薄熙来。就是这个薄熙来,惹出今天一场“唱红打黑”、“薄王事件”的惊天大风波。

历史的吊诡,当然无法预料,然而蒋公没有中共“除恶务尽”的彻底革命精神,也难咎其责。

         二零零八年,我首次去台湾,朋友陪我去慈湖拜谒蒋公陵寝,我肃立蒋公陵寝前深深一躬,口念:“蒋公北伐,统一中国有功,晚辈敬仰。”第二躬,口念:“蒋公英勇抗战,不屈不饶,功垂千秋”。说完转身退出,朋友拉住说,还有一躬呢,我告曰:“蒋公巢匪不力,遗祸苍生。”友人听罢,先是一愣,继而捧腹大笑,对曰:“毛逆暴乱有功,福荫官二代。”

         和友人闲聊,虽是“古今多少事,都在笑谈中。”却也可以反思,解颐,其乐也,岂是常人可得。

 

二〇一二年十月十四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