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范跑跑的可耻和教育局的可悲

(2010-04-10 14:45:00) 下一个
范跑跑的可耻和教育局的可悲

1.

放屁有几种。

有的人儒雅,放屁也小心轻放,微笑中,轻提侧臀,夹皮沟里,顿升一股小烟。有的人沉着,凡事排兵布阵,一收一放,一张一驰,极有章法。有的人豪放,放屁隔山打虎,排山滔海,响声如雷。更有人酷爱音乐,一只小调,也能哼出个九曲十八弯。旦凡人食五谷杂粮,难免清气上升,浊气下降,实属天性。时而污染一下空气,也可原谅。

但,偏偏有人喜欢硬要在饭桌上,脱裤子放屁,在解放了他个人自由的同时,又宣扬他的屁中有爆米花的味道,还夸耀自己臀部的白皙,那就难免不犯众怒,一定会有人在他的这张园脸上,留下深深的五个手印。

范跑跑,就是这样一个找扇的人。

其实,范跑跑的行为上并没有什么大错。冲出门外和躲在桌下,都是为了逃生,都是一种求生本能。谁也不能笑话谁。生死只是几分几秒的事儿,很难有人能超越本能,把大道理都一一想得清。是人,都有 怯懦 的一面,只是碰没碰上表现机会而已。

可是,尽管 怯懦 是一种本能,却不是所有的本能都值得表彰和宣扬,就像人的性欲不能表现在繁华大街上。更不能为了心灵暴露,本性裸奔,就把这些本能无限延伸,修饰美化,添料推广。

让我们先看看他的原话吧。

“ 其实,那一瞬间屋子晃动得如此厉害,我知道自己只是本能反应而已,危机意识很强的我,每次有危险我的反应都比较快,也逃得比较快!不过,瞬间的本能抉择却可能反映了内在的自我与他人生命孰为重的权衡,后来我告诉对我感到一定失望的学生说: “ 我是一个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却不是先人后己勇于牺牲自我的人!在这种生死抉择的瞬间,只有为了我的女儿我才可能考虑牺牲自我,其他的人,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因为成年人我抱不动,间不容发之际逃出一个是一个,如果过于危险,我跟你们一起死亡没有意义;如果没有危险,我不管你们你们也没有危险,何况你们是十七,十八岁的人了! ” 这或许是我的自我开脱,但我没有丝毫的道德负疚感,我还告诉学生: “ 我也决不会是勇斗持刀歹徒的人! ” 话虽这么说,下次危险来临的时候,我现在也无法估计自己会怎么做。我只知道自己在面对极权的时候也不是冲在最前面并因而进监狱的人。 ”

我理解他的本能,却不喜欢他把这种怯懦解释的这么堂皇,这么理直气壮。尤其对那些心里还存有一些 先人后己勇于牺牲自我的学生来宣传他的所谓的道德和思想。尽管他可以 没有丝毫的道德负疚感地在母亲最需要他的时候,选择放弃他的母亲,一个养育他三十几年,必将憎恨这句话一生的老人,他也不应该把这种极端的私心在下次危险来临的时候,我现在也无法估计自己会怎么做 的情况下传播给一些十七,十八岁的人。更别提,他还为人师表,还一再标榜自己 追求自由和公正。

人有本性。本性难分对错。但,本性却有阴阳。

正直,善良,勇敢,先人后己,勇于牺牲自我,这些是阳。

自私,贪婪, 怯懦,一心只想保存自己,这些是阴。

阴阳结合,才是人类。但,倘若为了个人欲望,个人一己而美化阴私,并且把它描绘的像阳光一样,那就是一个缺乏公德,找扇欠揍的人。

我想劝一句范跑跑,卧室里的事儿,请不要办在大街上。你上街的时候,请把裤头再系紧一点儿,想放屁时,先四下望望,而且,千万别忘了把后盖帘盖上。

2.

就像红包和卫生局一样,范跑跑也成了一个靶子。在众口一声,齐吐唾沫的时候,又有人拉弓瞄准,准备把范跑跑和潜在的范跑跑们射在正午的标杆上,想用这根针来钉住老师们的心。可他们也不想想,这能不能管得住老师们自己都控制不住的长着本能的脚。这很使我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圣旨一下,凡事必办的前清王朝。

先看一段新闻。

  新华网西安 6 月 3 日电:陕西省汉中市勉县教育局 6 月 2 日作出规定,高考的监考老师在余震发生时,要保证将全部学生疏散完毕后才能离开考场,违反规定的,将给予停职或开除的处理。

我不知道别人看完这篇新闻是如何感受。我的第一直觉是好笑。又有人出来,用一纸文字来管理别人的天性本能来了。遇险则逃,是一切动物的本能,难道几个破字编成的栅栏,就能挡住人们求生的心。笑完之后,我又觉得心里发冷。假设,高考时,余震真的发生了,而老师们就因为这一纸规定送走了所有的学生,但最后他们却丧失了生命,这张纸岂不变成了索命符。想到这,我真是悲从心底来。悲的不尽是老师们的生命不值钱,无人怜及;更可悲的是,竟有这样一批草煎人命的官员掌握着大权。看来,这个教育局是没什么人了。

先不谈这纸规定的对错,我们来看看它的合理性。

开车的人慢慢都会知道,驾驶员旁的座位是一车上最危险的位置。为什么?因为当事故将要发生的刹那,面对迎面扑来的汽车,司机的本能反应是打舵,这样,最经常发生的是把坐在旁边的人献了出去。生活中,坐在那个位子上的经常是太太或爱人们。请不要说,男人们都不爱太太或爱人,关键时,他们不肯为了女人牺牲。这实在是一种本能,一种求生的本能。换了女人驾驶,同样的事儿也会发生。这也说明,即使深深的男女之爱都不能改变人的本性,至少不敢肯定,更何况其他的一般感情。建议女士们,不仅要改变男人的挣钱头脑,干家务活的手脚,更要培养一颗能为爱而忘记本能的心灵。就像雷锋,尽管几十年来只出了可数的几个,没有什么普遍性。

纵使这种为爱而忘记本能的美好心灵可以培养出来,又有谁给你教育局这么大的权力,规定这是为师的必须。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老师身负的是言传身教的责任,却不是生死约定。学校不是粱山泊,老师和学生没换过生死帖子,更没共饮过滴血的酒,这不是老师的义务,去选择最后一个生。肯为他人牺牲,固然值得尊重,但也不应该对人的求生本能,横加拦阻。书生就是书生。想让一个大眼镜子,头戴毡帽,腰系麻绳,手里拿把五尺红缨,就指望他们一夜间变成了武松,这不是脑子里渗水,就是心里有毛病。我知道,又有人要拿泰坦尼克号说事儿,又要借一次西方。可你是否知道,在西方的急救原则中,第一条就规定,施救者一定要先检查危险,确定安全,然后施救。

教育局的官员们,你们应该最了解老师们的苦衷。生死孰关的大事,又岂是一纸空文所能决定。你们的责任,难道就是要忽视老师们的生命?

教育局的大老爷和小老爷们,别躲在报纸后面打磕睡了,冲杯浓茶,醒醒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