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只泪流满面的猪(上卷 外一篇)

(2021-11-05 18:37:08) 下一个

回校

六个月后,我回我的大学答辩博士论文,因为甘棠跟着我一起回的,所以就安排她住进了校内的酒店。

那天晚上10点到11点之间,刚带甘棠逛完了大学,送她回酒店,正歇着呢,就听到隔壁房间有人在敲门查房。

敲门查房问的是:你们为什么同宿在一起?你从哪里来的?你身份证学生证拿出来。

我在隔壁一听,我晕倒一万次,还有这种事,还要查房啊。

接下来隔壁就开始进行登记处理之类的。

我想,这都什么事啊,啥都没干呢就查房,我都快拿博士学位证了,如果今晚学校保安也查我们的房间,那可就麻烦了。

所幸的是,我们两个衣服都穿着呢,我们正在躺着休息,毕竟那时活力超旺外出逛了一天,在湖光山色中逛吃逛吃,回到酒店就累趴澡都没洗。

然后隔壁敲门查房,当时我们这边两人给听得是又惊又恼,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居然查房这么不讲人权,而且隔壁对话一清二楚。

可是毕竟这酒店是在大学里面,归大学管,能拿它怎么着,难道还提着裤子去行政楼吵架吗?

小不忍则乱不大谋,所以当场我就在琢磨撤退路线了。

女朋友当即推我,说赶紧躲进厕所里。我想这不行,他们会进厕所查。

房间在三楼,我也不能跳下去,跳下去说不定明天上新闻了。

不躲,明天上校方和系里要搞出一些啰嗦的事情来,躲的话,也不能跳下去。

也不能躲床下,查房的经验丰富,知道要往床下看,也不能躲窗帘后,肯定被发现。

所以脑子飞快转了一圈,等查房的敲门时,我已经安全撤离了。

范哲当时听我讲到这,就立马跟我说出他的机智:那你就主动开门出去,嘴上来一句,就送到这把,注意安全,我先走了。

我想了想,回答他道:这种基本不可能,只能存在你假想里,你知道的,房间是横着一排溜一间隔一间的,晚上靠近11点时,凡是这个时候从房里出去的人都会被他们堵住,真不知道想查什么业绩,反正是查有没有同宿。

电视剧《司藤》里面有这么一句台词:世人皆为情所困,为了友情两肋插刀,为了亲情赴汤蹈火,为了爱情不顾一切,可这世间哪来这么多情啊!

的确,世界万物皆有情,最热烈、最奔放、最难舍的就是男女之情。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我当时紧急想的最可行方案是,我扮女朋友姐姐在浴室里洗着澡。

当时我想,他们在查异性同宿,然后逮到一个就问是外校的吗、知不知道不允许异性同宿。我想30秒内把男性痕迹消掉全部变成女性姐妹的伪装,能做到。

当年不知道是不是智力和体力巅峰,30秒内,我布置了现场,把女朋友的高跟鞋放在浴室门外,自己的鞋穿在脚上,把自己的背包带进了浴室,同时还在浴室门口摆了张椅子,把女朋友穿的内衣和衣裤搭在这张椅子上。让甘棠再拿了双女鞋放在她床边。浴室里水流哗哗地在响。

我当时构思了最差的结局,就是被查异性留宿的查房保安拆穿,但我死活只认自己是女的,我被从浴室出来的结果一定是我穿着异装,不管是异装癖还是非男性,反正让他们都晕都懵逼。

不多久,查房的就敲我女朋友的房门了。其实是大学保卫处的,不是保安,等同于大学一个很大片区派出所的警察。警察敲门分两步,第一步是使劲敲门,开了门就询问,刚才隔壁的是被质询和登记以及没收证件,另外一步是敲门敲不开,就让酒店用钥匙开门。

我这边开了门后,警察问:谁在洗澡,甘棠说:我姐。

警察说:你们谁订的房间。

甘棠说:我订的。

警察(语气强硬):你把身份证拿出来查一下。

我心想:警察在门外要做什么?

警察没进门,但一伙人在门外守着堵着,气势汹汹。

甘棠磨磨蹭蹭去包里翻身份证。

这个时候浴室里面发了一句女声,是我问甘棠:外面怎么了?

外面的人一听里面声音,身份证也没要看,就说不用看了,打扰你们休息了,走了。

那天跟范哲一起喝他的失恋酒时,卢晓也在一起,他抬了抬眼镜架,睁大好奇的圆眼睛问:关键是,你怎么能装女声的呢?还能把外面的人给以假乱真过去了。

我说,卢晓你问到核心问题了。

也不是我的口技或有能力模仿女声。我是为帮助大学话剧团配音,拟了甘棠的录音,又把她的音调和频率做了不同方向的调整,使得她温柔的嗓音听起来硬一些短促一些但仍然听得出是女声,我打开哗哗的水流声中,把拟合她说话的上海话沪语语音,含混地问了句——外头囊能啦,啥事体嘎吵啊。外面是会真相信里面是个美女在洗澡的。(我专业方向偏重于信号处理,如今是变声器横行的时代,但我当年做的变声效果更拟合真人更有混叠效果。)

范哲和卢晓两人听了面面相觑,向着夜空大叹:科技改变人生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