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只泪流满面的猪(五)

(2021-08-23 12:16:50) 下一个

说来神奇,我和我清华的师兄相识于茫茫的网络:清华BBS空间,那时叫水木年华BBS,后来改名叫水木社区,是偶然也好,是机缘也罢,我们在信号处理和算法等几个版讨论专业问题,争论、辩解、对问题一层层抽丝剥茧剖析,彼此惺惺相惜,讨论了几周后就成了知己。

人生难得一知己,何况是否红颜乎!双方是知己兄弟,一来二去就无话不谈,我和师兄面都没见过,连长相都不知道,却到了能互相信任毫不自私的份上。我偷偷地了解了一下他的经济情况。我那时在中科院拿到的补贴是每月八百多人民币,加上大学给的生活补助两百多,加起来一个月是一千出头的生活费,当然饭费和住宿费是单位给免除了,这样的生活费一个人生活是没什么问题,但要一出门就面临学生消费捉襟见肘的窘境了:肯德基一顿套餐是25元,电影票是40,地铁票是3元/5站,出租车差头是11元/3公里起步,更何况要出去消费其他的都涉及到费用了。所以我们所里的其他研究生感叹上海大都市恩格尔系数比较高,去超市都得算着账过,都指望着什么时候能够超市自由——就是在超市买东西不用看价格。当然,值得庆幸的是,那时的房价平均才3、4千一平米。

清华师兄比我年长几年,博士终于苦熬快出头了。他接受了美国加州一业内有名的高科技公司offer,争取半年内过去,和他女朋友的爱情长跑也快跑完,准备在出国前先结了婚再过去。我想清华在读博士生的收入可能还不一定如我,而且还要结婚,我要帮他想办法准备点现金以备接下来的生活和工作了。

我有把握来操作这件事的原因,是因为有次我刚好在BBS上看到一个需求贴,我最初也不知道我们做的语音识别和语音合成有如此的市场,该贴主说他们的多媒体机器人上需要完成一套非特定人语音处理的系统,要得比较急,希望一个月内能完成,报酬是5万元,条件是功能和性能达标后还要交付稳定源码和文档。我一看一拍大腿哎呀这不就是我们才能做嘛。

我师兄刚好做的硕士和博士间方向是这个,而且还是特定人和非特定人都有,更巧的是他还捎带研究了方言版本,他是这个方向的大拿,在之前就积累了丰富的算法经验,又通过实验室项目实战,做了好几个模式的版本,以供不同机器人语音处理的需求。按理说博士论文的突破是在人类的认知极限中突破一个小点,我师兄是突破了这一小点后,还顺便准备了一捆集束炸弹,以便在需要的时候时不时地扔一个出去轰一下爆炸开。换个更神的比方,就好比西游记中孙悟空被困一只巨大圆形的金钵,亢金龙用自己的金角在钵体的极限圆边突破了一个小点让孙悟空得以逃脱,我师兄就好比在这个极限圆边噗噗噗钻出了两三个透亮的孔,让光线穿透,而且还顺手在外边鼓捣了几样厉害的法器,以便必要时还能更神。

我负责业务需求对接、方案谈判,然后把外围方案做些切割和划分,做外围APP的集成,对我来说大概是两天的工作量,我师兄是负责里面的算法框架和系统实现,对他来说调试测试大概也要三~四天的工作量。我初始时拍了下脑袋说师兄咱们三七开,我三你七,你看合适不?师兄说就这么干。

第一次拿到5万元现金时我的手都是抖的,在我以前的人生中我没有一次性拿这么多钱,以前身上揣一万块钱都会很小心翼翼地藏得很深,生怕出了银行门被哪个歹徒盯上产生不必要的麻烦。

我拿着现金给师兄转账,那时我们叫存汇,或者叫汇存,最初的时候我是去邮局汇给他的,老土了,我把一万五千元存在我的工商银行卡上,然后把三万五千元往他清华的中国邮政卡存,那个地址是:中国邮政(清华大学邮电局),邮编是:100000,因为存了好几次,所以地址和邮编到现在还记得。

我师兄拿到钱也很开心,我们俩特别开心都想击掌祝贺一下,可毕竟隔着茫茫的网线,也不能伸出手到对方的电脑前击个掌,我师兄用一贯严谨的风格像发电报一样在BBS上给我留了站内信:款已收讫,谢!

我拿起我的存折,看着上面多出的15,000这样的数字,读了好几遍,我想这是不是意味着我能在上海市区像五角场或徐汇区或者浦东新区花木地区买至少三个平方的空间呢,这是快速收入的第一步,但绝对不会仅仅是第一步。

男怕有钱女怕闲,我想我现在有钱能做些啥呢?嗯,找个机会请同学们朋友们吃饭吧,也要偷偷地不显山露水地搓一顿,不能告诉他们我做项目的事情。再然后呢?干点啥?要不要找个女朋友谈恋爱一起花,找个地方去花天酒地?那时对物质的需求真地挺低,整体物价的恩格尔系数也比较低,完全想不到去哪里买买买。

接下来我想,既然市场上有这种需求存在,那我主动吆喝一下,发几个帖子问询还有谁或哪家有这样的刚需,看都有多少需求。于是我在几个重要的社区和论坛发了一个供方的帖子,告知我们在机器人或机器系统上能提供完整精准且效率很高的语音分析处理系统,除了我们将使系统的功能和性能达标后还会交付稳定源码和文档,如果要测试我们可以让需方测试一段时间(一般是两周,带密钥期限),如果过期需方没购买就不能再使用了。

一套软件系统,重复地被购买,我们要做的,就是根据不同的几个需求,调整我们的应用模板和APP,我们还用国际最先进密钥进行了期限管理,以保障时限和交付及收款流程的顺利进行。

第二个客户来自于某个机器系统研究所,他们的需求是带了一个方言版本,我当然就提出了要加收方言版本包的费用,初始我想增加一万元也就是总报价六万,对方派他们单位的副总工跟我沟通了半个小时,谈下了5千元。我爽快地答应了。

我把这一单的需求跟师兄说了,还有谈的价格和谈判的简单过程,师兄那端非常信任我,我说,这个方言版本包有没有问题,师兄答复,做过的,调试一下就可以,到时要麻烦你去现场再测试一下可靠性。我说,好。

这次,我除了每天白天在忙自己的课题任务,晚上就在赶忙做着这个机器系统语音处理项目,我仍然是做接口交互,以及外围程序的集成,每天从晚上7点忙到凌晨一点,然后回去睡觉。我师兄则忙着他里面系统的实现和测试,从第一次交付给客户时的结果来看,他的系统完成地非常稳定,高效稳定且比预定的性能指标略高,所以我在做我这部分准备的时候心里是非常地踏实,我想大神就是大神,大神的特点就是不用别人操心总能把自己这部分完成地超过预定指标,就好比我们看奥运会的跳高,正常的运动员是刚刚好堪堪高出一点点跳过去,而大神师兄是完全不用担心,他稳稳当当比指标还要高出一拳甚至可以用身轻如燕来形容他,他就是天生为这份又窄又特定的超高难度的活所生的。

除了业务能力,我和师兄最佳的配合在于我们的相互信任,我们谈事情从来都不会发生争执乃至争吵,如果我有想法我就提出来,拿个解决方案,他一听就明白一下就OK了。我后来才明白,我们是在一个高速增量的市场上出现,在这个高速增量市场上,价格只是一个锚定,如果我们可以和需方拉锯的话,当然我们的要价可以更高,可是我们没有拉锯,是因为每隔两周左右就会有一封站内信躺在我的信箱里等我去阅读,等我去跟他们沟通需求。

第二个客户的交付出了些问题,他们对我交付的系统要求很严,在一个酷热的周末我整整测和展演了一天,才通过他们那些交付表格。

于是在积累到第三个客户时,我发现我这边的工作量还是挺麻烦的,磕磕碰碰完成后我就跟师兄提出来,我说我这边工作量和交付压力还是蛮大的,我们改一下分成比例改成四六开,我四他六,我原以为这样一个提法师兄会诧异一下然后再跟我讨论一下,没想到师兄仍然是电报般地惜字如金:合适。

第二个客户和第三个客户的钱我是差不多同时拿到的,第三个客户也跟我讨价还价了一番,总共加起来是十万,我给师兄寄七万。寄这第二笔的时候我手仍然是有些抖抖哗哗,我想这能差不多买20平米的房子了吧,师兄在北京和上海的房价也差不多,也是这么多吧,我和一个素未谋面的师兄、兄长,能达到如此的默契程度和信任程度,这辈子以后不知道还能有不?

第四个客户是在浙江,于是我就乘着周末跑了一趟浙江,还好高铁挺方便的,一天来回,这次我还预收了定金,给了收据给对方。在前面三次操作中,我发现客户都需要刻光盘,留磁介质资料。于是我跟师兄说,之前我都用自己的刻录机,太慢了,我动用公用资金买一台当时的最高速刻录机,以及一堆最好的刻录盘吧,师兄说:没问题,辛苦你了。这些东西全部买完,也就一千元多一些,我想就从接下来的回款中扣吧。

其实,项目是越来越难的,我也开始做得有些倦了。因为毕竟每次面临不同的客户,提出的需求、时限、回款方式都完全不同,好在回款很快,前面我们两个月就是15万回款,而且还是纯收入。刚开始我的软件APP开发工作量还有,后面基本就是在增改删了,晚上占用的时间也从7点到凌晨1点,改到了晚上9点到11点,其他时间还能玩个四国大战和看会影片。我想,请同学们兄弟姐妹们吃饭的事情要抓紧了,现在账上多了四万五,请几次客最多能花掉一千五就了不得了。

第四个客户要求也有些特殊,还增加了语音合成功能,我师兄照样能提供,于是价格又回到了6万元。我照例又在周六的时候过去了一趟,在一个风景秀丽的研究所,地方特别大,也有站岗的执勤兵。这次我住在了外面的四星酒店里,离得不远,第二天上午一早过去交割,说是交割其实是他们已经测试了两周了,对性能表现也满意,而且已经提前把款项准备好了,由于银行在通存通兑上流通性还不像现在这么轻松和便利,所以我再一次把崭新的现金揣在背包里带出了所。

我把这次的钱扣除了两千元,其中预留了三百多元,准备做下一次的交通费等备用,我把5万8千乘以60%,给师兄凑了个整,列了个明细,然后就去邮局给师兄汇3万5千了。

这段日子特别忙,但正经事一点没耽误,白天做课题任务,还和导师一起忙活,到了晚上还有时间休息玩会,再看看论坛收收信,但好像缘分天空的信件都忘了收忘了回了。

师兄跟我说,这样的挣钱模式可能长久不了,我问为什么,他说他所实现的这些核心算法,有些可能会和别家商业单位在发明专利中所阐明的或保护发生一定冲突,得亏现在这些还没有开始授权公布。我说发明专利不是看市面上如果已有的就不能被申请要被驳回仫?师兄说,那要两年以上的,现在这时间几乎是先后或同时发生的。我问,那现在已经交付给需求方的会给需求方带来知识产权的麻烦吗?他说,不会,因为他查过,他的系统算法和实现都和别家不一样,绕开的、不会发生冲突和打架。于是我又开始绕了,我说既然这样,你还怕人家告你侵犯它的知识产权?他回复,这事说起来比较复杂,毕竟这里面有商业利益,如果人家跟你搞诉讼,即使你占理,可毕竟我们没有申请发明专利,也只能由着他们来搞事,即便胜诉,也搭进去不少时间。

从他的话语中我已听出他可能会在出国前停止这个业务,我想自己也同意,毕竟有很多事情要做,于是我就问,那我们什么时候停呢?他回复,等碰到核心发明专利授权公布起。我接受了这个情况,于是在接下来的公开贴中也略微说明了这个情况,凡是不涉及到商业公开的产品,可以和我们来完成对接这样的系统,价格仍然没有发生改变。

我照例打开缘分天空的网站,我的邮箱里躺满了各地女孩的信件,照例是艺术照或全身照或无照片的各种信件罗列在我面前,等待我去挑选。我想,之前我是奔着灵魂伴侣、志同道合去挑选的,有点像挑好友,挑谈得来的朋友,现在我好像有点改主意了,想从里面挑到一位未来能走在一起的姑娘,我的初心没变,如果能挑到一位灵魂伴侣加优质良妻就好了。我对外貌照例没有把它作为第一首选,我对内心世界的境界仍然要求颇高。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