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Land between Lakes (13)—— 高兴的一天

(2020-10-25 12:26:07) 下一个

 

我把鱼留在Gary的营地挂着,然后抽出我的Gerber在地上划了歪歪扭扭的“Terri”字样。回头走向皮卡的时候,看到Carter正靠着车身看着这边,我就忍不住想——如果,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根线条,相互之间遇见、擦肩、交错、缠绕,甚至打结。那么,我们能不能pin point两个人的线条开始碰撞的那个精确时刻?或者,有没有机会,让我们能回头追溯,两根原本已经缠绕着的线,究竟从哪一刻开始向着不同的方向散开去?

可惜,我的这根线早已经断了,再想接也未必接得上。

我走回车边,对他摇摇头:“他不在,鱼留在他的钩子上了。”

“好,”Carter说:“走吧,我快饿死了。”

我也感觉到了饥肠辘辘,同时还有大半天不停甩杆子加划船的肌肉疲劳,迫不及待地想赶紧吃点点东西回去睡觉。

远远的,我就看见Charlie和Clare正在小餐厅门外说话。听到动静他们扭头看过来,Carter把胳膊伸出去舞动两下算是打招呼。Charlie无所谓地挥挥手示意,Clare一动不动。

我预料到她看见我们脸色肯定不会太好,尽管今天的事并不是我有意而为的,但是被她这样火辣辣的眼神注视,我禁不住感到一股类似内疚的情绪在滋长,低下头收拾我的包:“Clare要吃人了。”

Carter停了车,伸长了胳膊到后座上去抓他的夹克,在我耳边说:“Get used to it.”

“钓了多少?”Charlie远远地就问道。

“数不过来了,”Carter下车后套上夹克,戴上手套,去车斗里卸货,说:“你明天真应该去一次。”

Charlie踱步过来伸头看了看水桶,点头道:“嗯,好,我可以带Laura去一趟。”说着,他转头问我:“周末去Maple loop,你都准备好了?缺什么装备,仓库都有备用的。”

“谢谢,基本上我都有,应该不需要。”我说:“我跟Todd已经交流过了,你放心吧。”

“放心?哼,看看再说吧,”Charlie哼了一声,关照我:“观察、聆听和学习,别给我想什么奇葩的事情。”

“比如?”我反问他。

“我怎么知道你脑袋里的东西?反正,我会问Todd的,有事你瞒不了。”Charlie假装吼我:“还有!明天来我办公室把waver签了。山上温度比较低,你要是带那个垃圾袋帐篷上去,冻死了我不管你。”

“那个‘垃圾袋’帐篷,”Carter忍不住笑道:“她没有告诉过你是Zpack吗?”

“Zpack!Zpack!每次说得好像我应该知道那个是什么鬼东西一样的。”Charlie气呼呼地说:“What is a Zpack?”

“只是超轻量的徒步帐篷品牌,”我耐心地说:“虽然它看起来很脆弱,其实只要不是太恶劣或者极寒的天气,它都可以的。”

“哦,那就是说,”Charlie反应还挺快的,想了想道:“其实第一天我就不必把你拉回来,是吧?”说着,他指着Carter问:“你既然知道,为什么那天跟我说有人撑了一张塑料皮在露营?”

我也颇为意外地看着Carter,一直以来我都认为Charlie那天瞧见我是路过碰巧。

“我当时以为是塑料皮,这有什么讨论的必要呢?”Carter拎起水桶,说:“我去收拾一下它们。”

我也背上了我的包,对他们说:“我去吃饭了。”

桑切斯太太的厨房今天做了杂菜炖牛肉,竟然还有一小锅黑米饭,一看就是给我的。果然,听我说饿了,她装了满满一大碗给我,然后趴在窗台上笑着问我:“跟Carter出去钓鱼了?”

“嗯。”我把牛肉汤汁拌到米里,迫不及待地吞了一口,喊:“好烫啊!”

“早上我看着他在这里做了一个Bagel三明治,他还问我你平时喜欢吃什么,还特意自己切了新鲜火腿片和西红柿片。”桑切斯太太意味深长地问:“你们俩今天玩得好吗?”

“挺好的,钓了很多很多鱼,”我手上的动作慢了下来,说:“他正在收拾。”

“那就好,你应该多出去玩。”桑切斯太太从后面绕出来,坐到我身边,说:“我总觉得,你来我们这儿不像是找一份工作,反而像是来吃苦受罪的。但凡是别人不喜欢干的事情,你都是最喜欢。每天一个人来来去去,也不看见你跟谁说说话。Angel说你经常在马厩的干草堆上看书听音乐,大好的青春年华,你就准备跟马一起度过了?”

“Terri,你得过得像你这个年纪的人,别像根木桩一样。。。”桑切斯太太跟我嘀咕了好一会儿,直到Carter进来,她才匆匆忙忙地去给他装吃的。

Carter也是饿狠了,在我旁边坐下一言不发地狼吞虎咽了一阵,才有空瞧了瞧我的盘子,问:“这种米饭好吃吗?黑色的。”

“有点粗糙,”我说:“我觉得还不错。”

“那我尝一口?”Carter举着他的叉子示意,我点点头,他就在我盘子里挑了一些过去。被牛肉汤汁浸泡过之后,味道还是挺好的,他又过来挑了一点,随口问:“社交账号你准备发哪个?”

“啊?哦,你是说照片?”我反应过来,说:“IG”

“给我看看?”他看着我。

我把手机里的应用打开,递给他。他随手翻了翻,说:“新账号,刚开没多久。”

“来了这里以后才开的。”我说:“偶尔发一两张。”

“以前的呢?”Carter问我。

我没有回答,只是把手机拿了回来,重新塞进包里,问他:“你要不要喝点什么,我去给你拿?”

Carter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会儿,低头继续吃饭。我起身去给他拿了一罐姜汁汽水,放在桌上说:“你慢慢吃,我先回去了。谢谢你,今天super fun!”

“等一下,”Carter叫住我,问:“Clare好像在外面等着你,你会怎么说?”

“我们一起去钓了鱼,没有其他的。”我坐回椅子上,问他:“你还记不记得我讲过的那个故事?Jason的幸运饼干里小纸条上写的那句话?”

“记得。”Carter说:“You are not with the right person in your life.”

“对,”我深吸了一口气,说:“纸条的预言是对的,他当时就应该拒绝我。所以,你要相信我,I am not the right person。。。for anyone。也许有些东西让你觉得有意思,比如,我的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在这个环境里看起来与众不同;又比如,我刻意跟大家保持距离,说话也少,看起来挺酷的。但是,这些都是表面的东西,没有任何意义。”

“你问过我,来这里想找什么。”我接着道:“我也希望自己能改变,以前的那个人根本不是我现在这样的。只要是我喜欢的男生,我从来不会犹豫迟疑摇摆,就像Jason,是我主动追求的他。所以,要是搁在以前,我们俩现在应该在你的或者我的小屋子里,点上暖暖的火炉,喝酒聊天做爱。但是如今,根本不可能。”

“为什么?”Carter紧盯着我,问:“听起来很棒。”

“你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我说:“有些东西离我而去了,就再也没有了。说起来,我很感激你和Charlie。对你们来说我就是一个外来的陌生人而已,但是你们把我留下了。在这里的生活是我这两三年来过得最好的,每一天起床都有一个目标。有了目标,活下去就变得容易起来。”

“Jason发生了什么?”Carter单刀直入地问我:“病了?还是死了?跟pea soup lake有什么关系吗?”

“他已经死了,不是什么引人入胜或者感人肺腑的故事,你也别再问我了。”我拿起包背上,说:“以后,我还是会跟你保持一点距离,希望你理解。”

我没有等他回答就赶紧走了。

我去后厨找到桑切斯太太,向她要了一点面粉、玉米粉和baking powder。她一边用小袋子给我装,一边问我:“你要烘培什么东西吗?”

“嗯,去露营的时候想用。”我谢过她,把东西塞进包里。

“但是,吃的东西都有准备好的。”桑切斯太太告诉我说:“这几条热门的路线,沿途营地也是修整得很好的,还有小木屋专门存储吃的和木柴。”

“我知道,”我笑着说:“就是看餐单上没有我想要的,嘴巴馋想自己带一点儿。”

我出去并没有看到Clare,经过大露台的时候,顺便蹭个网把照片给上传了。

自拍的效果总是不那么理想,Carter的脸被拉得很大,我坐在后面跟他比例失调。大鳟鱼在为自己的自由而拼命扭动,我得费力气给它捏住,耸肩弓背脖子都快缩没了。但是我们俩脸上都有大大的笑容,龇牙咧嘴的表情。

可能真的是太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发完照片我才意识到自己哭了。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爱在春天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勤奋的瓶子!
leeyan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瓶儿,还以为你周日会休息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