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Land between Lakes (8)—— Gary

(2020-10-16 21:06:16) 下一个

 

Horseback riding tour的助理工作,我很快做得如鱼得水。加上我对cool down马儿格外有热情,每个人都喜欢跟我搭档。到了某个程度的时候,Charlie不得不在会议上宣布我不能连续接晚上最后一班。

我每周都对自己做一个总结,目前的状态使我觉得满意。跟爸妈连线的时候,看到我晒成麦色的肌肤显得健康有光泽,看到我肩膀和胳膊逐渐鼓胀的肌肉,看到我因为睡眠质量提高后而充满神采的目光,他们对我也是非常非常的满意。

当然,并不是说他们真希望我一直留在牧场做这些工作,只不过,凡事都是相对而言的。和之前比较起来,到了Moon dance ranch之后的我,让爸妈终于安下了心,他们终于也能睡着觉了。

虽说我的最终目标是去pea soup lake,但我开始工作以后一次都没有提起过,甚至没有要求去加入徒步露营团。我把所有的时间,留在了最弱的地方,那就是骑术。

一段时间后,Charlie把我单独留下来,问我:“为什么很少看见你休息?”

“跟马在一起就是我的休息。”我告诉他:“它们让我觉得放松,觉得安全。”

“Terri,跟你说实话,现在的你和刚认识时候的你,非常不一样。”Charlie看着我,认真地说:“你变得特别安静,不留意的话你几乎要隐身了。never ask for any attention。你这样躲在马厩里,是为什么?”

听到他用了“hide”,我不安地挪动了一下,说:“我在学习。”

Charlie似乎看出了我的情绪变化,转移话题道:“你的Breeches太大了,不是你的尺寸。”

“Laura找不到更小的。”我低头看了看我身上的马裤。

Laura是我们客房部的主管,也是Charlie的女朋友,他们在一起同居已经好多年了,就差一纸证书。我开始工作的时候她去仓库里找马裤,一边找一边说没有我的尺寸,这里的女孩子们都是corn-fed vigor,高大壮实。虽说订衣服的时候也有些小号的,但是用得少,慢慢都不知道随手塞哪儿去了。我是无所谓,大一号对我来说不影响什么,于是就这么凑合穿。

“我记得我侄女高中时候的比赛服装里有不少小的,是show pants,都只穿过一场。”Charlie琢磨着说:“等下我去找一找,你穿上应该会很不错。你别觉得自己小一号就是弱,其实身材娇小有娇小的好处,骑马显得轻盈优雅。”

“谢谢你,Charlie。”我有些诧异,他整天忙来忙去的,竟然还会留意我的衣服。

“不要谢我,”他赶紧摆手道:“Carter提醒我的。说你裤子大,马靴里不好塞,经常拽出来结果导致腿上被靴子磨破皮。”

我低着脑袋,没有说话。

“休息的时候,去镇上玩玩。”Charlie温和地说,好像我爸似的。

“好,我会的。”我随口答应。

“周末的时候,Todd会带一组6人的队徒步三天两晚Maple pass loop,你要愿意,跟着一起去一趟吧?”Charlie一边翻着时间表一边对我说:“上大学的孩子们过一段时间会走掉几个,我需要你熟悉熟悉这些tour。”

我坐直了身体,胸有成竹地说:“没有问题的,露营方面我有经验。”

“你今天晚上有什么事情吗?”Charlie看了看手表,问我:“能不能去送firewood?”

“当然。”我接过递过来的订单,起身出去。

“等等。”Charlie叫住我,加了一句:“湖边的Gary也送一捆。”

那个当初吓到我的怪男人Gary,后来经常见到,我也就不那么害怕了。但是,每次靠近他的时候,他的眼神和气势多少还会让我觉得紧张和不自然。

我把皮卡绕到他营地附近的时候,很高兴地发现他还没有回来。于是,我拎了一捆木头,踏着他的大靴子踩出来的小径走了进去。

他的营地并不是正式规划过的,而是一片自然形成的平坦草地。他的帐篷搭在一侧,另一侧有一套大树根打造出来的粗糙桌椅,一圈石头围出来的fire ring,还有一个发电机接着一个小冰柜。我把木头放下,突然瞟到冰柜旁边靠着一把黑黝黝的弓箭。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有人用这种电视剧或者电影里才见过的hunting弓箭,按捺不住一颗八卦又好奇的心,我过去把它拿起来瞧了瞧。

好重!这是我对它的第一印象。

我拿着它朝湖边走了两步,奋力托起来做瞄准状。

“放下它!”

身后突然发出一声低吼,把我吓得放声大叫。回头,我看到Gary拿着一把斧子,正冷冷地看着我。我丢下他的弓箭抬腿就跑,被他轻轻松松一手就揪住了。

“Sorry!Sorry!”我赶紧道歉。一边说,一边轻轻地打开腰上挂着的匕首皮套。

Gary把我揪到树根凳子上按住了坐下,丢下手里的斧子后捡起弓箭来,皱着眉头用大手擦拭。我瞧了瞧四周,没敢再跑,老老实实地说:“我第一次见这个东西,就是好奇,想看看。”

他没有理睬我,继续擦了一会儿才小心地放到旁边。然后,他拆开我送去的木头,准备在fire ring里面点火。

“木头五块钱。”我知道他付现金,凑上去问:“你要不要找零?”

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脱下外套,拿起斧子从大木头段上劈了几条小的下来,然后朝我伸手:“把刀拿出来。”

“你要引火啊?”我说:“我车上有starter,给你拿一块?”

“把你的刀拿出来。”Gary重复道。

我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掏出了我的Gerber,打开刀刃递给他。

他接过去在手心里掂量了一下,嗤笑一声:“Gerbers are for babies.”说着,他用刀在劈下来的小木条上一道一道削皮刨丝,给木条的一端刨出一点儿卷曲着的木花。打火机一点,这些展开的木花特别快地燃烧起来。再把它们塞到大木头底下,篝火就点燃了。

“你要不要喝点儿什么?”Gary问我:“能喝啤酒吗?”

“不要了,谢谢。”我摆手道:“还有一个营地没有去呢,我先走了哈。”

“喂!”Gary喊住我,突然问:“听说,你要去Pea Soup Lake?”

我停住脚步回头看他,他接着说:“Trail好几年没有人打理过了,Storms加上bushes overgrown,已经找不到路,上去的人需要off grid gps。”

“你去过,是吧?”我问他:“而且是最近?”

“你为什么要去?”Gary反问我:“Sightseeing?”

“Maybe.”我说:“听说,那儿非常美。”

“你走吧,去送木头吧。”Gary突然朝我挥挥手,转身就钻进了他的帐篷里。

我默默地站了一会儿,回到皮卡上发动了车子。等我送完了所有的木柴,再次把车绕了回来。

Gary的篝火熊熊燃烧着,远远地就能看见火光。走近一些,能看到他正在火上烤一个什么东西。我的靴子吱吱嘎嘎地踩进去,他听到了也没有特意回头看。

“我现在可以喝一杯。”我在他旁边坐下,问:“你还愿意请我吗?”

Gary去他的冰柜里拿了一罐啤酒给我,我打开罐子喝了一口,直截了当地说:“你下次再去的时候,能不能带上我?我自己背东西,不会给你添麻烦。”

“你为什么要去?”

“因为,我想亲眼去看一看那个地方。”我又喝了一口,说:“有人告诉我,那儿不出名却有绝世的美景,我想去看看。”

“一个湖,没有什么特别好看的地方。绝世美景,呵呵,都是广告说辞而已。”Gary转动手里的棍子,继续烤着。

我沉默了一会儿,问他:“你为什么去?”

Gary完全不理睬我。

我们俩默默地坐着,我喝完了啤酒,把罐子捏扁了塞进口袋里,对他说:“你考虑一下吧?我又不走,不用着急拒绝。”

回去小木屋的路上,我回想了一边刚才的谈话。既然Gary主动提起这个话题,不会是无缘无故的,我觉得这件事情出现了非常明确的希望。

我特别想去看一眼。

每次Jason提到它,脸上的表情都那么柔和,他说过,这是他认为最美的地方。

我把皮卡趴在它的车位里,熄了火下车,慢吞吞走回自己的屋子。

刚拧开房门,我看到Carter从旁边的小路过来,他沉重靴子的脚步声在晚上听起来格外响亮,叫了我一声,他说:“Charlie有东西让我交给你。”

我一眼就看到袋子里好几条灰色和浅米色的马裤,立刻就明白了,对他说:“谢谢你了。”

“No problem.”Carter把手插进裤兜里,站着没动,歪着脑袋问我:“你不锁门的吗?”

“不需要吧?”我摇摇头:“在这么安全的地方。”

Carter随意地靠在门廊的栏杆上,轻松地说:“你不会觉得这儿太安静了吗?城市里可不会这么静。”

“有时候会,”我坦白地说:“但是大部分时候我喜欢这里的安静。”

“你会想家吗?”Carter又问我:“你真正的家,有父母亲人的地方?”

“当然。”我垂下眼睛。

“跟我讲讲你爸爸妈妈?”Carter靠过来一点儿,看着我。

“改天吧?”我不落痕迹地退开一丁点儿,背靠着门,说:“运了好多firewood,有点累。”

“好。”Carter的嘴角弯起一个笑容,眼睛闪耀着光:“你别忘了就行。”

 


(未完待续)

 

大家周末愉快,我们下周一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善于观察生活并会讲故事的瓶子让我看到了我这个俗人一辈子都无法看到的生活形态。盼望通过瓶子的眼睛看到豆粥湖的美景。
暂无笔名 回复 悄悄话 惊喜看到瓶子更新!一口气可以读到这么多篇,感觉Ranch生活历历在目。 佩服佩服,瓶子写什么都很到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