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Land between Lakes (6)—— 鹌鹑蛋YoYo

(2020-10-14 12:10:08) 下一个

 

每天到了黄昏时分,Moon dance ranch会给各个营地和木屋送当晚的firewood柴火。

Jason总是说,篝火是露营生活的灵魂。他最大的乐趣,是每天晚上在营地生火,而我的最大乐趣,是看他生火。

我们一路在小径上漫步,他就一路留意着适合的材料。掉落的白桦树树皮,或者一小堆毛茸茸的植物,都是他可能收集的tinder。然后就是地上那些粗细不一的树枝,只要是干燥的他都会捡起来,扎成一捆挂在背包底部或者顶部带走。Jason喜欢把木柴从大到小从底部层层叠加出一个尖堆,点火的时候他既不用火柴也不用打火机,而是用Ferro rod擦火星,再趴着吹气把tinder点燃,然后tinder传递给kindle,kindle传递给柴禾。

这一整套的流程充满着仪式感,火光从火星到火焰跳跃舞蹈起来,仿佛是有生命在苏醒,把我带入远古时代的山林,男人点燃火堆,女人洗菜做饭。通常,点火后他就跟个大爷似的躺在椅子里取暖,我得先给他的tumbler倒上一点儿红酒,然后再忙活煮吃的。

多么美好的时光。

一声皮卡引擎发动的巨响,把我惊得一跳,赶紧爬起来赶过去,身轻如燕地飞进后面的车斗里,偷偷摸摸跟着Charlie去了营地。他停下车来取木柴的时候才看到我,表面上吃惊不小,但实际上我觉得他多少有点儿心理准备。

“我不需要帮忙,”Charlie面无表情地对我说:“谢谢你了。”

“我不是来帮忙送木头的。”我奋力掀开遮雨布,露出角落里的小雪柜来。这是Charlie吩咐Carter装木柴时候,我们俩偷偷运上去的,他还借给了我一个蓝牙小喇叭。我连接好了手机,开始播放动画片里冰激凌车的调子。

“What the——”Charlie一句话还没有说出口,已经有两个小孩子跑出来了。

“Hi!”我弯腰问他们:“要不要尝尝homemade ice cream?”

这种问题对孩子来说是多余的,很快,两个小孩就一人领了一个小球兴奋地奔回去了。他们的家长好奇地跟出来看,我也向他们推销了免费试食的冰激凌,同时递给他们一张宣传广告单:“限时特色晚餐野牛排,只在Moon dance ranch 餐厅供应,数量有限,售完即止。与此同时,还有纯手工冰激凌免费任吃!!!”

皮卡一路慢慢开,几乎每家的孩子都出来取了一个冰激凌球,带回去一张广告纸。不少感兴趣的客人过来问这个野牛排是怎么回事,我就按照Carter给我科普的情况回答了他们。每年的Bison management项目,按规定这些肉都是拨给原住民的,但是他们会转手卖给跟自己关系密切的牧场。

“Only the top restaurant gets the first pick.”我很骄傲地说:“希望你们不要错过。”

Charlie低声对我咕哝:“其实,我是完全不担心这些肉会卖不出去的。”

“Mr. Cleveland,牧场的生意这么好,我当然知道你不发愁,所以平时不需要推销。”我顺着他说:“不过呢,趁着有特色菜品,让我们的餐厅聚聚人气造造势,也不是坏事。你就不想看到露台上的躺椅坐满了拿着鸡尾酒等位的客人?人么,多少都有点从众心理的,时不时的,就得让人家觉得我们的餐厅很难订到位,饥饿营销一下,你说呢?”

Charlie撇了撇嘴,哼了一声。

我们一大圈转完以后,Charlie把我带回了老地方停下。Carter正坐在停车场边的长椅上抽烟,看到皮卡回来,很有默契地上来帮我一起把雪柜搬回厨房里。

Charlie冷眼旁观我们弄完,指着carter问道:“东西都是你给她的,雪柜也是你帮忙搬的,你到底在里面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Carter只是笑,也不回答。

我喘口气缓了缓,说:“Mr. Cleveland,虽然只有一天时间,但是你也看到了,Ranch的基本工作我都可以做。只是,你还是不愿意雇用我。说句不恰当的话,我想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所以我只能朝着我跟你的人种不同这个方向去理解了。”

Charlie立刻就弹跳了起来,瞪着眼睛道:“是什么原因?我昨天就说过了,你没有相关工作经验。我这里是ranch,把标准降到最低,他们每个人都至少会骑马,你能吗?”

“你怎么知道我不能?之前你也没有问过我能不能骑马啊!”我反问他:“你等着,我有东西给你看!”

我飞快地跑回去小木屋去,从背包里拿了一点儿东西,再跑回来。

Charlie并排跟Carter坐在一起,也点起了一根烟。看到我递过去一团宝蓝色的丝绸带子,他很是疑惑,伸手接了整理了一下,才发现是一个ribbon蝴蝶结奖状飘带。

我对他说:“你看看清楚,这是我骑马的赢回来的Ribbon!”

“你还学习过马术Dressage?”Charlie颇为意外,一边看Ribbon一边问我:“英式还是Western?等等,你的这个上面写着什么鬼东西?”

“鹌鹑蛋YoYo大赛,”我告诉他:“双人组一等奖。”

Charlie莫名其妙地看着我,Carter也听得糊涂,拿过去仔细认了半天,才问:“什么意思呢?是什么性质的比赛?”

“就是骑马走在特别泥泞的地里,然后用一个不锈钢小勺托着一个鹌鹑蛋,”我比划着说:“走完规定的长度把鹌鹑蛋交给自己的队员,他再走完剩下的泥地。不管马怎么晃动,鹌鹑蛋都不能掉下来的。”

Carter听到一半就懂了,强忍着笑,等我说到那些鹌鹑蛋是“slippery little suckers”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哈哈放声大笑起来。

“你说,”Charlie扭头去问Carter:“她怎么总有这种ridiculous的东西能拿出来的?”

“At least, she didn’t fall off the horse.”Carter帮我说话。

“I didn’t fall,”我赶紧跟着附和道:“鹌鹑蛋也didn’t fall.”

也许是想象到我端着鹌鹑蛋骑马的场景,Charlie也没有能憋到底,笑了出来。我们三个人都乐呵了一阵子,气氛很轻松愉快。但是笑归笑,最终回到正题上,他仍然没有同意雇用我做向导。

Charlie说得很实事求是,他目前缺的并不是送木头贴广告的杂工,他最需要fishing guide,然后就是骑马的向导。这些都是需要经过训练还需要时间积累经验的。他这儿是用人单位不是培训中心,他想找一个已经能熟练骑马的人,不然,太费时间。

他说完这些,我沉默了,我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来改变这个结果。

“Terri,我很抱歉。”Charlie望着我,看得出来,他多少有点不自在。

我捡起了我的Ribbon,把它的绸带再整理了一下,揣进夹克口袋里,说:“那,我只能跟你道晚安了。”

“Terri,”一直沉默着的Carter突然出声,问了我一个问题:“你离开这里后,准备去哪儿?”

我转身看他,他也正看着我,眼皮微微抬了一下。

“你想听真话?”我舔了舔嘴唇,说:“具体还没有想好,应该,去旁边别家的Ranch再试试运气吧。你们这儿不需要,也许其他地方能找到一个合适我的位置。”

Charlie明显愣了一愣,下意识地跟Carter对视了一下。

“我确实没有多少牧场经验,但是我可能会有很多不一样的ideas。你们不想用,未必别人不想用。”我接着说:“你们make fun of我的鹌鹑蛋YoYo奖牌,其实,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起点也很低的骑马项目。是个人就能玩,气氛又热闹又活泼,更能聚人气。我看,早上放养马的那片草就挺好,本来还想提议咱们也搞一个,光入场券就能有不少收入吧?外面路边打几个广告,说不定其他牧场也会有人来的。”

“你要是不喜欢鹌鹑蛋,”我一本正经地对Charlie说:“咱们可以用鸡蛋嘛!”

“Charlie,我就坦白说了吧,你和我都观察她一天了,”Carter不痛不痒地问他:“你确定你希望让她去别的牧场试试运气?我觉得,倒不如让她在我们这儿试试运气。”

Charlie嘴上没有答应,但是脑袋已经在微微点头,他琢磨着说:“Backpacking和Horseback ride tour她都可以试试做助理。。。”

“听着!”Charlie突然瞪着我,抬高声调道:“No Pea Soup Lake!”

“在没有找到合适的伙伴,没有足够的经验,没有详细的计划之前,”我淡定地说:“No pea soup lake.”

Carter拍拍他的肩膀,加了一句:“直到你给出官方的批准。”

Charlie突然回过味来,看了看我们俩,拿手指分别指了指我们,摇头道:“Slippery little suckers.”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MZY 回复 悄悄话 当时看我就隐约觉得博主是想写一点自己学骑马时牧场的灵感和故事背景了。
爱在春天 回复 悄悄话 机灵可爱的Terri终于留下来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