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Land between Lakes (1)—— Moon dance ranch

(2020-10-09 14:04:51) 下一个

 

Moon Dance Ranch主楼前宽阔的草坪至少有1/4英里长。

事实上,从湖边的沙滩旁就开始了,肥沃油绿的青草地一路平铺到门前的青砖红砖小径,跃过小径后草坪沿着万紫千红的玫瑰园继续奔向主楼,再一路抵达露台前的石头台阶。

主楼的正面除了粗大的原木柱子外,几乎全部是落地玻璃窗。其中几扇半开半闭,金色的斜晖被反射得闪闪发光。再走进几步,我能看到白色的轻窗纱迎着午后和煦的暖风微微荡漾,露台边缘面对湖景摆着一圈原木躺椅,三三两两坐着几拨人。

我背着大包,双手插在裤兜里,慢悠悠一步一步地走上台阶。侧面的玫瑰园相当壮观,空气中弥漫着玫瑰花香,馥郁芬芳。我皱着鼻子嗅了嗅,脑海里浮现出现Jason不屑一顾的表情,他会说:这不就是苯乙醇和香茅醇的味道么。

我正准备迈步进入大厅,旁边木椅上站起来一个女孩子。她一边拽了拽因为坐着而褶皱了的衬衣下摆,一边很客气地问我:“哈喽!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你预定了营地?”

我扫了一眼她胸前的名牌,写着“Clare”。

“我想找你们的老板。”我卸下背包,从顶部的小袋子里拿出几张纸来,说:“我是来应聘的。”

“Really?”Clare身边坐着的一个男人突然出声,我这才留意到他。他并没有站起来,两条长腿还搁在前面的脚凳上,小腿的肌肉把他的长筒马靴绷得很紧,胳膊也是一样,三头肌在薄薄的T恤下轻微抖动。

我看了两眼移开了自己不太礼貌的视线,不再去看他蛮横的身材,只是盯着自己手里的纸张,说:“Really.”

“进门后右侧走廊一直到底,”他告诉我:“左边的房间就是他的办公室。”

“谢谢你们。”我谢过他们俩,看到Clare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上,悠闲地拿起了饮料杯。

我暗想,这里的工作环境还不错,至少看着压力不大。

跟算得上“辉煌”的大厅相比,这个老板的办公室显得很简单。一张老板桌,后面一圈都是柜子,柜子里不是书,而是塞着满满当当的文件夹。墙上贴着一些海报,基本上都是牧场生意的广告,Horseback riding tour,Fly fishing Tour,Guided hikes,Boating events。

老板坐在硕大的办公桌后,大约六十岁上下的年纪,顶着一头半花白半栗色的头发,一张久经日晒风吹的红脸,目光炯炯有神。他也有着蛮横的身材,这种蛮横甚至延绵到了他脸上的表情,眉头纠结着看了看我的简历,问我:“这是什么东西?”

我愣了一愣,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已经继续自言自语地说:“UCLA精算专业,是什么玩意儿?我这里不需要会计。”

“我不是来申请会计工作的。”我赶紧解释道:“我其实是想——”

“听着,小姑娘,”他抬手做了一个手势打断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改口道:“年轻的女士,我不管你是来申请什么的,我都不需要。你这个玩意儿上面没有任何我可以用的东西。”

“这里是Cattle farm ranch,你明白不?我们养马养牛钓鱼打猎。我不需要你学的精什么算,投什么资,国际什么货币。”他飞快地起身,从旁边柜子的抽屉里拽出一堆金属的闪耀的东西抛到我的面前,说:“我需要的,是你能说得出来这些是什么鱼钩,什么鱼饵,在多深的水里用哪一种钓鱼。我需要的,是你能给母马接生,能放牛,能认山路出去做骑马活动的领队,也能看湖水的情况带客人去钓鱼。”

“你叫啥来着?噢,Terri,”他再看了一眼我的简历,抖了两下手里的纸,问:“你能吗?”

“我——”

“听着,听着,小姑娘。。。年轻的女士,”他再次阻止我,再次瞟了一眼简历,说:“你穿着小裙子高跟鞋,踩在办公楼大理石的地面上,嗒嗒嗒,听起来看起来很美。在我这里,没有大理石,没有自动水龙头的洗手间,只有马粪牛屎烂泥,会脏了你的衣服鞋子。”

“美林证券需要你,我不需要你。”

“姑娘,Terri,没有贬低你的意思,我知道你肯定是一个聪明能干的孩子,但是,你没有我需要的东西,你理解的吧?”

话说到这儿,我已经看出来他压根没有想过让我说几句或者多了解我一下。于是,我主动站起来朝他伸手道:“完全理解,谢谢你给我的宝贵时间。”

他轻轻地握了一下我的手,没有立刻松开,而是把另一只手也伸过来裹住我的手掌,说:“我很抱歉,Terri,让你白跑一趟。”

“没有白跑,”我很认真地对他说:“你的牧场非常美,一路都是美景。”

“你喜欢骑马还是钓鱼,我送你一张打折券吧?”他松开我,飞快地在抽屉里翻动,说:“不着急走的话,留下来度个假。”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说:“我喜欢骑马。”

“噢噢,骑马好,骑马好,很多乐趣的,我保证。”他一边说一边递给我一张小纸。

我拿着这张小纸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关好门的时候我看了一眼门上的牌子,小老头叫Charlie Cleveland。我在大学里有个经济学教授也叫这个名字,人很温和,特别好说话,跟这个蛮横的版本完全不同。

走出大厅,我找到了Clare,问她:“你们今天还有没有多余的营地?”

“你没有预定?”她挑起了眉毛道:“周末的话,这里都是爆满的。”

“噢,没关系。”我耸肩道:“没关系。”

“Clare,给她C27吧!”

我扭头,看到是刚才的那个男人在说话,听起来像是还有一个空位。

“真的不是我不给你,”Clare冲着我解释道:“C27就不是一个营地,不适合的位置,它太差了。。。”

“给她呗,她能接受就住,不能接受就算了。”那个男人无所谓地态度,看着我道:“比没有好吧?不收你的钱。”

“谢谢,”我说:“我看一下再决定。”

Clare撕给我一张简易地图,用荧光笔在上面画出一个位置,说:“就是这里。不过,说真的,我不建议你用它。去了,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我再次谢了他们俩,拿着地图按位置寻找过去。果然,这是一处偏远的洼地,在厕所的附近。地势是自然倾斜着的,不平整不算还只能勉强容纳我的小帐篷,也没有点篝火用的铁圈。很明显,这是无法按照普通营地向客人收费的地方,事实上,它就如Clare说的那样,根本不是一个营地。

但是,它是今天唯一一个能够接受我的地方,我只希望不要下雨。

支好帐篷之后,我到湖边走了走,找了一个有树荫的大石头,坐着一边吃橘子一边看游客们兴致勃勃地划小船和桨板。“这里浓缩了整个落基山脉的美,而且还不太为世人所知”是Jason对它的评价。我扯掉橘子上白色的经脉,把橘子塞进嘴里,低声道:水草丰美,草甸芬芳,真心漂亮。

暮色降临的时候我回到营地,用小炉子烧开水准备泡面吃。四周的营地陆续有人回来,点起了篝火,烤肉的香味一阵阵飘来,我忍不住也给自己开了一小罐Spam。用小刀挑出来一块尝了尝,真咸,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Jason这么喜欢吃。

正当我刚享受完红烧牛肉面准备吃一个布朗尼的时候,突然听到熟悉的粗重嗓音远远传来:“喂!喂!谁让你在这里搭帐篷的?”

我起身朝后面看过去,Charlie开着红色的皮卡停在路边,他已经从车上下来冲着我走过来。等他看清楚是我的时候,脚步停了停,说:“噢,怎么是你?”

“是我,Mr. Cleveland,”我对他挥手,道:“他们告诉我这是唯一可以用的营地了。”

“明天早上可能会下雨的。”他抬头看天空,稍稍有些云,他用手电照了照我的帐篷,接着道:“你搭的是个什么玩意儿?塑料袋?”

“是Z-pack,”我告诉他:“只要雨不大,应该没事的。”

“你的车呢?”他问我。

“我没有车,我搭顺风车进来的。”

“Jesus Christ,你这是要弄死我!”Charlie拍着额头道:“你进来的时候以为我一定会给你一份工作了是吧?就带着这么点东西来了?现在呢,搭了一个塑料袋准备睡在水坑里?”

“这是Z-pack。”我再次解释:“这个——”

“听着,听着,小姑娘,你这是要弄死我,这样很不好。”Charlie习惯性地打断我,随后低头翻动自己手里的钥匙串,低声嘀咕了一会儿,我只能听清楚他又说了“塑料袋”。

“收吧收吧!”Charlie抬头,很不高兴地对我说:“收起来你的东西,我带你去找地方住。”

“真的不需要,Mr. Cleveland,”我对他摆手道:“我可以的,我有经验。”

“你能不能不要耽误我的时间?”他更不高兴了,说:“我还有很多营地要去送柴禾,都等着。你快一点,我不想等下还要绕回来这里。”

我叹了一口气,很快地收拾了我的东西,塞进背包里。Charlie帮我把包放到后座,整理了一下副驾驶的位置,示意我上去。他交给我一张表格,对我说:“正好,你帮我看着营地号码,念给我听,这些都是预定了柴禾的。”

“C12。”我大声朗读。

“OK!”Charlie发动引擎:“C12 it is.”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终于找到了第一集!坐下来,听瓶子讲故事!
虫儿 回复 悄悄话 这个故事与众不同,好抓人!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