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芭蕉不展丁香结(17)—— 绝版未必珍贵

(2015-07-01 20:54:54) 下一个




喝过水,檐滴依旧抱着麦胧胧,轻轻地在她胳膊上上下抚摸,渐渐地往她胸口上移动。麦胧胧抓了他的手,问:“你不去洗洗?”

“懒得动,”檐滴另一只手又攀上来,不安分地在她身上四处游移了一阵子,贴着她的耳朵说:“宝贝我还想要。”

麦胧胧回头去看他,他飞快地含住她的嘴唇,含糊不清地说:“刚才怕你疼,我都没敢怎么动。”

檐滴绵绵地吻了她好一会儿才松开,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问她:“我还想再来一次,行么?”

“假如我要是说不行,”麦胧胧摸摸他的脸,笑着反问他:“你能放过我么?”

“不能。”檐滴毫不犹豫地回答,顿了顿又说:“我就缠着你不给你睡。”

“那你还问?”麦胧胧拧了他一把。

檐滴把她推开一些,在她后背和肩膀上细细密密地啃了一排,说:“我就想看你肯不肯。”

麦胧胧觉得酥酥麻麻的痒,左右躲了几次没躲掉,索性转身趴到他胸口扒住他,说:“只要你想要,我就肯。你第一次来我家,我不就已经肯了么,后来是你自己走掉的。”

檐滴愣了一愣,似乎没想过麦胧胧会这样回答,脱口而出问道:“为什么?那时候我们都不熟。”

“还能为什么?”麦胧胧也学他,在他胸口一小口一小口细密地轻咬,说:“因为我喜欢你,你想要什么我都愿意给。”顿了顿她又说:“也没打算过要你给我负什么责。”

檐滴没有说话,但是胸口的起伏变得明显,呼吸也有些急促。麦胧胧把耳朵贴着他胸口听他强劲有力的心跳,手指沿着他手臂上的刺青边缘慢慢地画,淡淡地说:“虽然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图案,可我觉得还挺好看的,蛮称你的,所以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忍不住多看了好几眼。”

檐滴下意识地缩了缩手,问她:“你在乎么?我身上有这个。”

“不在乎,没什么感觉。”麦胧胧说:“三十岁的大老爷们了,多少有点过去的。”

“装!”檐滴拧她一下脸颊,说:“不在乎你还总看总看总看!”

麦胧胧“扑哧”笑出来,问他:“那你愿意为我也去刺一个不?”

“不愿意。”檐滴回答得斩钉截铁。

麦胧胧扁了扁嘴,檐滴搂住她翻了个身把她压在底下,看着她的眼睛问:“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做过傻事,我有。傻到现在回头看看都忍不住想骂:我操!我他妈傻逼死了才会干出那种事!而如今已经过了那个阶段,怎么还会想回头再做一次傻逼?”

不是所有绝版了的东西,都是珍贵的。

比如为了所谓爱情的那些无谓的疯狂,大部分都是无用功,没有实际的意义。

“道理我明白,”麦胧胧搂住他的脖子,细声细气地说:“就是觉得男人为了女人那么疯狂一次,好像很酷的样子。”

“酷什么酷?在身上画个乱七八糟的图就是酷了?”檐滴捏捏她的鼻子,说:“我跟你大概说过以前的一些事。其实,我一直都有点离经叛道愤世嫉俗的态度,觉得自己不能跟别人活得一样无聊,总喜欢去闹出点事情来刷刷存在感。人家看不起我,我更看不起人家。后来遇上我师傅,教我修车也教我做人,就是一些做父母应该教我而又从来没教我的东西。”

麦胧胧圈住他脖子的手臂紧了紧,想抱他,檐滴挣开了,说:“你让我说完。”

“我独来独往惯了,不喜欢被束缚。在沃尔沃那里我不是正式员工,是按单子收费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的那种。打球也是业余的,高兴了每周都报名不高兴了几个月都不打。我已经差不多养成了这付德性,觉得我为了我自己一个人活就够了,不想去给自己找麻烦也不愿意去拖累别人。”檐滴用手指顺着麦胧胧的眉毛一笔一笔地画,说:“所以,那天你说了那些话之后,我真的很犹豫。”

“你不是什么都给不了,”麦胧胧说:“其实是你心里不想给。”

“打Pro挣钱多,但是要到处跑,时不时还飞外地。”檐滴自顾自地说:“我不想丢下车行,所以就跟老板申请转正了。这往后,我也得要过朝九晚五的日子了!你说,我为你做了以前想都不愿意去想的事情,是不是比在身上纹朵花难多了?”

真正成熟的人会明白,一个时刻准备着为她去死的男人,其实远不如一个默默努力让她能活得更好的男人。

有些时候,不顾一切未见得是真爱,瞻前顾后才是。

檐滴愿意为自己去承担责任带来的那些压力,真实非常的不容易,她才不必去跟过去做什么比对,根本没有意义。

麦胧胧不好意思地笑了,重重地点点头,夸他:“你说话真好听!”

“别说这些没用的!”檐滴在她腰上掐一把,说:“给点实际的奖励!”

“其他的我也不会,”麦胧胧想了想说:“以前经常给我姥姥按摩,我给你按按?”

她把檐滴按趴下后在他肩头后背上敲敲打打了一会儿,又抓住他的肌肉捏了捏。

“你手上能不能给点力?”檐滴哼了两声,不满地说:“跟猫爪子挠痒痒似的,你这是在炼我呢?!”

麦胧胧狠狠掐了他一把,给他疼得“嘶”了一声,一个挺身起来就把她按倒了,凶巴巴地说:“这小细胳膊小细腿的,看着就烦,恨不得捏死!”

檐滴捏着捏着就跟麦胧胧捏一块儿去了,带着她在床上滚来滚去地纠缠。因为要打球的缘故,他有健身的习惯,到底是皮实很多,兴致勃勃地在一个不紧不慢地状态里沉溺了很久。

麦胧胧忍不住说:“我累了!”

“你感觉来了没有?”檐滴停下来问她:“别不好意思跟我说。”

“不知道,”麦胧胧偏过头,说:“别问我。”

“不问你我问谁去?”檐滴把她的脸扳过来,盯着她看:“到底怎么样啊?”

麦胧胧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檐滴的手机响了,他摸起来瞧了一眼,说:“是邓超,不理他。”

檐滴不接,邓超就一个接着一个地打,最后给他弄烦了,接了。邓超在那头匆匆地说了几句,然后檐滴就报了麦胧胧的地址给他。

“他又搞不定了,非要现在过来,”檐滴丢了电话,说:“咱们得抓紧时间。”

他扑下来抱紧麦胧胧的时候,她能明显感觉到他身上又是一层薄薄的汗,头发都有些湿了。可他到底是年轻,浑身都是劲,掐住她的腰折腾好久才折腾明白了。

“我去客厅等他,”檐滴随便抽了纸巾擦了擦,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你乖乖地睡觉。”



(未完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春暖花开2014 回复 悄悄话 喜欢檐滴!瞻前顾后才是真爱,非常同意!
IJKL 回复 悄悄话 瞻前顾后才是真爱 是的 成熟男人的一个标准
rongrongrong 回复 悄悄话 : )
wenhao1 回复 悄悄话 floor!
xiaobaitu88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
LightLing 回复 悄悄话 真的负责任,真的专注了!坦诚是一切一切的基础,祝福!
camel-5 回复 悄悄话 谢!感谢瓶子妈咪教育瓶子做事情要持之以恒!
西风杨柳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