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ka

宁静淡泊,人生如茶
个人资料
羊脂玉净瓶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任是无情也动人(71)—— 出事了

(2015-03-31 19:53:04) 下一个



趁他闭着眼睛,我仔细地端详了他一会儿。

李九一长得一点都不出众,走在人群里不会让人想要多看一眼。可他真的就像是棵小草,在我心里播下种子,不管有没有雨水阳光,照样顽强地生长着。

地铁很快就进站了,他听到声音,睁开眼起身来拉着我走进去,找了两个空座位坐下。我试图把手抽出来,李九一却张开手指跟我的手指交错,紧紧握住。他没有说话,就是倔强地不肯放手,闭起眼睛扭过头靠在车窗上装睡。

我看看他脸颊上的伤痕,咬咬牙没吭气。我知道这样让他拉着手肯定不好,可要我在这个时候甩开他又真的于心不忍。李九一是个实实在在的机会主义者,他知道搁在平时我早就摔脸给他看了,但是今天我肯定不会。表面越是坚强的人,内心也许越是脆弱。我姥姥总是说,会疼的伤口就得轻轻地揉。

跟他比一比,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每次遇上挫折的时候,身边总是有人陪着。而他在这茫茫人海之中谁都靠不上,身上的担子再重,也只能从一个肩头移到另一个肩头。

李九一握着我的手一路走到了我家楼下,我停下了脚步。他反应过来后松开我的手,抬头向上看了看,问:“这就到了?”

我点点头:“嗯,离地铁特别近。”

“哦,挺好的。”李九一对我笑笑,说:“今天,谢谢你。”

我明白他的意思,也故作轻松地咧开嘴对他笑笑,说:“也谢谢你。”

李九一把手插在裤袋里,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我以为他想对我说点什么,可最后他什么都没有说,挺突兀地转身就离开了。

我看着他拐过小路才开门上楼,想着,他跟沈吟久差不多高,可背影没有沈吟久那么宽阔,看着有几分瘦弱。

之后的日子一切都恢复了原样,我跟李九一井水不犯河水,没有任何交集。




公司把第二次培训的日期定下来后,我立刻就告诉了沈吟久。

他那电话那头有些沮丧地说:“日子倒是刚刚好,可看目前的讨论进展,像是要去伊斯坦布尔。”

“那也没事,”我安慰他说:“你争取在德国转个机,我想办法过去机场见你一面。”

沈吟久说:“见一面哪儿够啊!我想了一下,可以有两种办法。一是等学校的事情办完后,我过去看你,住个一周;二是我提前走,先去看了你再过去伊斯坦布尔。了不起一程的机票我自己买就是了。”

我听了非常高兴,使劲撺掇他多在我这里停留几天。反正住宿又不花钱,吃饭在家里自己做,就是一张机票而已,咱们还能出不起么?

沈吟久深吸一口气,说:“我突然特别特别想见你,都等不及了。”

“我也是!”我握着手机,觉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慢吞吞地说:“你不说要来,我压根没想过。现在知道你要来,我觉得想你想得受不了了。”

这些日夜的思念慢慢地聚集起来,就像是无色无味的可燃气体,一旦遇上火星子,那就立刻要炸了。

于是,沈吟久去找他导师商量具体的细节,最后决定提前一周到欧洲先看我。他说:“我还是早点去你那里,万一收尾的时候被耽搁,可怎么办?”

我很赞同他的决定,说:“这样其实最好。虽然是早了点,但是我可以休假提前过去,趁着培训没有开始那几天,我全天候陪着你。不然我一整天都要在公司,你一个人等在家里多无聊!”

我用最快的速度订了机票,跟瑞士那边联系好的住宿。有过上一次的交往,大家都算是熟识,我老板没必要跟我计较这三五天的时间,很痛快地就给我批了,她让我去了之后找她把钥匙拿了就可以。

想到很快就能见面,我和沈吟久都格外激动。




走之前,我给李九一打了个电话,他可能在值班没有接。我就编了条短信给他,大意就是知会他一下我要走的事情。我不知道他跟其他医院联系得怎么样了,想着要真安排妥当,他或许说走就走了。

等了两天,他没有给我回电话,也没有给我回短信,我便没再打扰他。

就在我走之前那天的晚上,丁晓松突然半夜打电话给我。我看到是他的号码,以为想找我出去喝酒玩,就没有接。可丁晓松连续不断地给我拨打,实在是让我受不了了,便接起来冲他喊:“三更半夜你不知道啊?你不睡,我要睡觉的!”

“叶曈你他妈给我起来!”丁晓松喊得比我还响:“出事儿了!”

我吓了一跳,问他:“出什么事了?”

“李九一出事儿了!”丁晓松那头呼吸沉重,说:“快点,来医院!快点!”

我的脑子立刻就是嗡得一声,闪过一个很不吉利的念头:李九一是不是死了?!

我连滚带爬地起来,换衣服的时候手都有点儿抖。我跑到大街上,地铁早就没有了,四处都看不到出租车,我只能打电话给强生叫了辆车来。到了医院门口,我看到那个大大的猩红色的“急诊”字样,心里突然就特别害怕。

丁晓松正站在正门口抽烟等着我,见到我来摔了烟头迎上来,说:“正抢救着呢,急性酒精中毒,重度昏迷了,各项体征都不是太好。”

我心里头一阵急火攻心,用力捶了他一拳,说:“喝喝喝,你们就知道喝!喝死他了你们全都去坐牢去!”

“我操!关我屁事啊!”丁晓松推了我一把,赶紧揉他被我捶痛的胳膊,说:“不是我们找他喝的,是他自己喝的!”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地问他:“出什么事了吗?”

丁晓松叹了口气,慢慢地点了点头,说:“是小正,前几天走了。”

我的心脏一下子紧缩起来,眼泪控制不住地就涌出来,赶紧拿了张纸巾出来捂住我的眼睛擦了擦。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丁晓松说:“小正确实病情恶化了,但是死因却是医疗事故。在救治他的过程中,因为人为造成的错误,把原本该静脉注射的药物打进他的脊髓里去了。院方在处理这起事故的时候,有点黑幕,最后的责任人并不是真正该负责的那个人。”

他顿了一顿,说:“事发太突然,李九一可能接受不了,所以才连续大量饮酒的。”



(未完待续,原创作品,请勿转载)



在这里特别感谢一下为我提供素材的朋友,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4)
评论
zhangmichael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2010march' 的评论 : 真聪明,先占了SF再回过头来看.
羊脂玉净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ainBamboo' 的评论 : 100%真实
牧野静弓 回复 悄悄话 RainBamboo2015-04-01 16:28:34 “把原本该静脉注射的药物打进他的脊椎里去了” ---- 这也太离奇了吧,从没听说过在脊椎里用药的,怎么错也不会错成那样。
------------------------------------------------
澳洲 4-5 年前曾有一起把消毒皮肤的药打进脊椎里。
RainBamboo 回复 悄悄话 “把原本该静脉注射的药物打进他的脊椎里去了” ---- 这也太离奇了吧,从没听说过在脊椎里用药的,怎么错也不会错成那样。
floatingforever 回复 悄悄话 瓶子写得真好。
IJKL 回复 悄悄话 真是出事了!
妞她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悄悄话 有点不敢看。害怕一切的突变,害怕会出现成全一个人的感情是以牺牲另一个人的为代价
牧野静弓 回复 悄悄话 不知咋的, 想起了陆澎说的金刚手段, 但愿李不是用苦肉计。 李粉们请拍轻点。小正是白血病, 应住血液内科, 估计是那个吸毒的宝马女医生出的错。顶缸的一般是本科的, 而李是心科的, 可能性很小。
海岛冰轮 回复 悄悄话 这个世界 真的是美好大过阴暗吗?

我不知道。但好像如果你本来就占有一个朝南的阳台,阳光自然多。如果你住的朝北,或者是地下室。。

想起老舍写的骆驼祥子。健康的茁壮的希望会慢慢在晦暗的现实中枯萎。

李医生显然是不愿枯萎的。但他要的药引子是小叶子的移情别恋。

小叶子显然也是心疼李的。我猜发生了这样的事,故事里会不会发展到需要小叶子留下来帮李医生疗伤。于是就直接跟沈哥哥见面冲突了。好为难。人生确实会有你不想选择,但又不得不选择的事情。
忘憂草 回复 悄悄话 讓人心痛, 小正......
有志竟成 回复 悄悄话 院方在处理这起事故的时候,有点黑幕,最后的责任人并不是真正该负责的那个人。

会不会因为李九一没有后台,而被冤枉成了肇事者?
zhangmichael 回复 悄悄话 生活,人生,!.....
柳叶菲菲 回复 悄悄话 在现实的不公平面前,感觉我们是那么的渺小和无力抗争。也是在无奈的现实面前,才意识到平日里平淡无奇的生活其实是一种幸运。
BabyAndy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是栩栩如生!

从什么时候开始,瓶子把最后的狮子座几个字去掉了?故意的?
禾之 回复 悄悄话 心痛,无奈。。。
xiaobaitu88 回复 悄悄话 唉,人生有时真的很无奈,也很不公平。赞瓶子写得好
顶顶牛 回复 悄悄话 像李九一这样没有背景和家庭支持的孩子,在上海打拼确实是很艰难。虽然他是这么倔强重情义的人,在爱情无望,小朋友去世,可能事业不顺,但是还是难以想象他喝得会酒精中毒
百合 回复 悄悄话 心疼李九一
purplebamboo 回复 悄悄话 刚看到两人要见面了,好开心,就出事了。 天啊,停在这,太让人担心了!
阿措 回复 悄悄话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板凳!
2010march 回复 悄悄话 一直跟读,这一篇看得太揪心了。
瓶子写得越来越好了!
2010march 回复 悄悄话 sf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