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笔会

亚特兰大笔会是由一群居住在亚特兰大的中文写作爱好者组成。笔会提倡中英文写作,互相交流提高。欢迎有兴趣的人士加入。
个人资料
亚特兰大笔会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宵枚:纽约州,结束了一百一十一天的“地狱般”的生活;佛洛里达州,会成为第二个纽约吗?

(2020-06-22 08:46:52) 下一个

六月十九号,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做了自防疫以来的最后一次每日电视新冠COVID简报,他不无感慨地说,纽约州终于结束了一百一十一天的“地狱般”的生活。是啊,在三月底四月份以来,纽约州,特别是纽约市生活在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地狱里:COVID-19大爆发,医疗挤兑,PPE紧缺,永远热闹非凡的纽约市好几个月安静得像地狱,40多万人从纽约市大逃亡,奔向东海岸的四面八方,六月初,又来了一轮丧心病狂的打、砸、抢。作为州长,可以想象这段时间他每天都可能生活在刀尖上。

从纽约垂直向下,向南,就是美丽的严冬天堂的佛罗里达州。纽约、佛罗里达都在美国的东海岸,乘飞机两个小时就到。开车也不过十几个小时,年轻人一口气就开车到了。纽约市的房子是天价,在纽约卖掉一个小公寓的钱,在佛罗里达乡下,可以用来买一个庄园。所以纽约人退休来佛州养老,顺理成章。佛罗里达中部的奥兰多有举世闻名的迪斯尼乐园,纽约人拖儿带女到佛州旅游也是首选。有一个说法,说迈阿密地区,就是纽约市的第六个区(纽约市有曼哈顿区,布朗尼克区,布鲁克林区,皇后区和司坦登区)。三月份,纽约春寒料峭,疫情严重,几十万人开车、乘飞机大逃亡,逃出纽约市。很多人跑向春暖花开的佛罗里达州成了必然。一位朋友告诉我,二月份时她还有多栋出租房卡在手上租不出去,到了三月底,所有的房子一抢而空。其中就有纽约客。洪水来了,快堵啊!三月二十三日,佛洛里达州长迪桑蒂斯下达了令纽约人心寒的行政命令。该命令要求来自纽约,新泽西或康涅狄格州的任何人到了佛洛里达州以后都要进行14天的自我隔离。其实这个行政命令很有必要,因为佛洛里达州住着很多高龄退休居民,他们是新冠病毒的易感人群。这个行政命令降低了佛洛里达州的感染率,也降低了美国全国的感染率。而且在执行的过程中,也只是要求14天的自我隔离,没有听说强迫命令,也没听说不遵守的极端事例。但是这个行政命令极大地伤害了纽约人的玻璃心。好啊,平常你们树在路边的“佛州欢迎您”,原来都是欢迎我们的钱包啊!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跑到你们门上来的时候,要关我们14天!这当然都是气话。搞笑的是最近纽约防控得很好,阳性病例和死亡人数直线下降,而佛州自从6月5号二期复工以来,阳性病例和住院病例直线上升。六月十九号,佛罗里达州破纪录地出现了一天3,822例新冠状病毒阳性病例。费城儿童医院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科学家不无忧虑地预测,在本周新出现的创纪录的Covid-19病例的10个州中,佛罗里达州被选为可能成为“下一个冠状病毒传播的下一个大震中”的州。

六月十九号,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在电视上他的最后一次冠状病毒简报会上,不太厚道的幽了佛州一默,说他准备好了把佛州州长的“蛋糕卷儿”,也就是14天禁足令,扔回去,送给从佛州到纽约旅行的人。纽约人听到这个说法哈哈大笑,说这些政治家真像小孩儿。

是啊,三月四月时,纽约州纽约市就像是疫情的震中地段。迄今为止(到6月20日),纽约市因为COVID-19死亡人数达22,652人。其中,75岁以上的占48.8%,几乎是两个死亡的人中就有一个是75岁以上;65岁到74岁的占25.7%,超过四分之一;45岁到64岁的人有21.7%,差不多是四分之一,这个年龄群可都是工作人群啊;18岁到44岁的有828人,他们都很年轻啊。这个群体的死亡造成了有的家庭白发人送黑发人,有的家庭,年幼子女丧失了父母。

六月五号,佛州进入复工二期,佛洛里达州长迪桑蒂斯下达了长达20页的行政命令。纸上的命令应该把所有可能造成感染的漏洞都堵上了。可惜广大没读过法学院的老百姓读不懂这些条文啊。于是乎,不戴口罩,不保持社交距离像一阵台风一样,像赶时髦一样,刮遍了佛州。这下子,COVID-19阳性的案例蹭蹭地上攀。观察观察各家商店,COSTCO防疫做得最好,他们要求员工和顾客都戴口罩,那里的员工看上去素质也高,没有假模假样地把口罩挂到下巴上的。顾客如果不戴口罩,他们就会奉上一只。不过他们的做法听说还是惹了一位石头脑壳的顾客不高兴,这位顾客被当班经理请出了商店。还好这位顾客只有石头脑壳,没有枪。WALMART员工也不错,都戴口罩。但是那里的顾客就不敢恭维了。许多年轻的顾客拖家带口地不戴口罩。他们真该仔细看看纽约的疫情通报。总之,只要是在屋檐下,在封闭的环境中,又不是仅有你的家人在这个大屋子之下,现在都应该戴口罩。

我以前的一位同事,一位退休的护理学院教授传来了一则英文劝慰信,语气就像这位令人尊敬的教授一样,温和又坚定,我放在这里作为结尾。

When I wear a mask in public:
--I want you to know that I am educated enough to know that I could be asymptomatic and still give you the virus.
--No, I don’t “live in fear” of the virus; I just want to be part of the solution, not the problem.
--I don’t feel like the “government is controlling me;” I feel like I’m being a contributing adult to society and I want to teach others the same.
--The world doesn’t revolve around me. It’s not all about me and my comfort.
--If we all could live with other people's consideration in mind, this whole world would be a much better place.
--Wearing a mask doesn’t make me weak, scared, stupid, or even “controlled.” It makes me considerate.
--When you think about how you look, how uncomfortable it is, or what others think of you, just imagine someone close to you - a child, a father, a mother, grandparent, aunt, or uncle - choking on a respirator , alone without you or any family member allowed at bedside.
--Ask yourself if you could have sucked it up a little for them.
--Copied and posted. Can you do the same?

我把它译成中文---

当我在公共场合戴口罩时:
--我想让你知道我受过的教育足以让我知道尽管我无症状,但也可能是带菌者,给别人病毒。
--不,我不“生活在病毒恐惧中”;我只是想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不是问题的一部分。
--我不觉得“政府在控制我”,我觉得我是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成年人。我也想这样教导别人。
--这个世界不是围着我转的,也不全是关于我和我的舒适而存在的。
--如果我们都能把关心别人记在心里,这个世界将会变得更加美好。
--戴上口罩并不会让我变得软弱,害怕,愚蠢,显得“控制 ”别人。这只会显示我关心体贴别人。
--当你想到你戴上口罩的样子,是多么不舒服,或者别人会怎么看你,你换位思考一下,你想过你的亲人——孩子,父亲,母亲,祖父母,阿姨,叔叔——如果他们不得不用呼吸机,因此不能说话,而且因为传染,没有你或任何家人在床边,你想过这个景象吗?
--扪心自问,你是否可以为他们多做一点?
请复制并传播,可以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亚特兰大笔会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宵枚:谢谢阅读和快手评论。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希望一切安好,祝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乐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