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他们又回来要工

(2019-06-19 00:05:59) 下一个

自从那个墨西哥小伙子贾斯汀走了以后,我和老板自己干,也有两年了。

那天,一边和老板说着时间过得真快,一边就看见俩人穿过停车场,从那边儿走过来。

一转身儿,那俩人进屋了。哦,原来是阿林和她老公阿祥!

这俩人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我和老板对视半秒,心领神会。就看他们怎么说吧!

阿祥是从来不会直接要工的。他架子大着呢!要等着老板们都求他。

这回怎么上我门上来了?

阿祥,在哪儿高就呢?

操着广东话的阿祥,不肯自己回答。一旁的阿林就替他说,在哪儿哪儿哪儿了。

其实早知道他给不少餐馆干过了。在哪儿都干不长。

想起那次给我们玩的花样。该上班的日子,忽然说跑去加州了。事先不请假,突然袭击。

到了周末还不回。当时他老婆阿林也在我这干,我就对阿林说,他到底想要什么?直接说!搞什么鬼?

不好意思地说,这波广东移民真爱捣鼓鬼。一肚子小算盘。

他真实的意思是,借着他缺席,造成急需用人的境况,使得老板着急,抓瞎。从而主动积极上赶着给他加薪涨钱。

小儿科!

坦白说,做工的都想要钱。要高的钱,多多的钱。可是,要钱的基础是你为老板挣到钱。先把活儿干好,关键位置顶起来。老板还真情愿给你出钱。这是最基本的一点,小商店儿大公司一个道理。

像阿祥这样,一脑子浆糊,生粉面粉分不清,一忙就乱套的人,放哪儿哪儿不行,还摆谱拿把,谁吃你呀!

这样的花样,他玩了不止一次。最后一次离开的时候,我就对老板说,你看着吧,早晚他还得回来。

果不其然,两年以后,真的又回来了。(两年的时间才来,已经坚持很久了。他在外面逛遍了附近大小餐馆。碰到过另外一个老板同行,用过他的,直说干活好差,人很怪。)

我说,我们不用人。

啊?怎么可能?两口子瞪大了眼睛,一副绝不相信的表情。

我告诉他,我们现在只开六天,只干九个小时。每隔几个月就去度假,休息的时候,把门儿一关。省心极了!既不用担心员工生气,也不用白付冤枉钱。是最佳境界!

阿祥拐弯抹角隐含地说人家别的老板都给他出三千八一个月了,白说了。

俩人垂头丧气地走了。这个钉子碰的有些意想不到。下一个目标,还不知是哪个呢?

看着他俩的背影渐渐走远,忽然生出些许同情。这么没本事的人,还要硬硬用拿捏要挟的方法追求金钱目的,是不是真的不自量力呢?

我不想嘲笑他,只想他能够掂量准自己的分量,塌下心来老老实实学本事。稳在一个地方好好做工,比这样四处流浪似地急功近利好很多。

就好像是开了一个头。没几天,墨西哥小子贾斯汀也来。

一辆车停在前门口,我去开锁的时候,他走下来。咦,你不是去弗罗里达了吗?

没有。一直在这儿。在店门口等了好久了,才看到你开门。上个星期我也来过。

有工给我做吗?

没有。

嗯~ ???

多么惊讶啊?

俩人撑着一个店,不要人?

不要。不要。坚决不要。

贾斯汀摇摇头,叹一口气。

他和老婆还有老婆的几个孩子都被房东赶出来,住大车里了。

急需工作!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实在说这小子是个很能干的人。他十岁不到跟父亲偷渡来美国,一路在中餐馆混。厨房里的十八般活计样样难不倒他,能力比广东佬阿祥强到不知哪里去了。

但是,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偷懒磨滑都学会了。不忙的时候,他就慢。我规定他,下午五点之前,要完成切肉炸鸡等工作。晚餐忙碌时段,到灶台来帮炒。

从来没有按时过。越到忙的时候,他越忙。一催,捂住肚子跑厕所去了。

不舒服,不能顶班了。

好,请你回家吧。好了也不用来了。

最后他就是这么走的。

实际同时他还吊着另外一家中餐厅的老板娘,一会儿给我说,那个老板娘给他多少钱,一会儿又给那个老板娘说我们付他多少钱。他就在两家店之间摇摆,从中获取他最大的利益。

谁说老墨傻?不缺心眼儿!和华人混久了,不学都难。

我们老板给了他一个招工信息,是本地华人群里一个中餐厅请人的信息,让他去碰碰运气。

 

最近一个回来要工的,是老刘。

他可明显又老了!本来就老了,这回看着头前两科门牙都不见了,就更老。

这位天津大学的高材生,一身书生气。又傲慢又清高,又不谙世事。不光活儿一塌糊涂,为人也不懂。恃才傲物的人,以前我总仰望。现在知道这种不食人间烟火却必须活在人间的人,多半下场悲催。而悲催,他本人是有责任的。

他已经接近无家可归的边缘了。在我这儿做的时候,和我合作其实还是不错的。但最终,由于另外一个老板介入的原因(这个故事,日后另叙),迫使他出走。

当时我们老板给他客气一下,说以后有机会再合作云云。谁知老刘一口回绝。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见我了呢!

差不多两年半的时间(他比墨西哥小伙子早走半年多), 老刘同志还是回来了。

一脸灰尘,头发凌乱,腰弯背驼。假如当年做了著名歌唱家的老公,会是这个结果吗?

据他说当年风流倜谠风华正茂的年月,有人牵线给他和一位天津正红的女中音歌唱家联姻未成。

男人的落魄,与自己的放纵有关。不是女色,就是赌博。老刘沾了赌,欲罢不能。

我问他,那你这阵子都在哪儿干呢?

上海酒楼。不行,他们可坏了。也在鹰老板那。

住哪儿呢?

鹰老板的宿舍。

忽地想起鹰的事,在用人上的作为。

他不是养你老的吗?

老刘顿时窘。

你要不要我做工?半工也行。

半工也不要。小时工都不要。

那我走了。

好运。

六十多岁的人,三十多年在美国,混了个三无。无家无妻无归途。

看着他踽踽独行的背影,想到他也曾有个幸福的家庭。如今太太去世,女儿不来往,只剩他打个零工,不知未来。他自己也清楚,后果很严重。但是已经这样了,回头没有路。

我只能转身对老板说,唉,咱们开的也不是慈善。不然真的要想想,怎么帮他呢?

这,就是三个回头来要工的故事。

人心都是难填满。早早在一个地方,稳稳地待着,不是这山望着那山高,不去不自量力地胡乱跳槽,是不是就不必再像个没头苍蝇似地找饭吃呢?

但愿他们都能找到合适的地方,发挥特长,赚到大钱。

 【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2)
评论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wangmsn' 的评论 : 是的。只会读书的人,降到实际生活层面,无所适从。必须迫使自己重新起步才行。可惜......谢谢你阅读!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赤裸裸的生活。没办法。谢谢你来!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Mu' 的评论 : 谢谢!你的文艺帖很喜欢。
gwangmsn 回复 悄悄话 这位天津大学的高材生,一身书生气。又傲慢又清高,又不谙世事。不光活儿一塌糊涂,为人也不懂。恃才傲物的人,以前我总仰望。现在知道这种不食人间烟火却必须活在人间的人,多半下场悲催。而悲催,他本人是有责任的。
好,百无一用是书生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很真实。
LinMu 回复 悄悄话 很生活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生活着' 的评论 : 基本上可以说是最不容易的一部分。问好同行!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只好自己干。干了才知道好处。
美丽的人生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尔上午好!昨晚又熬到不早。是的啊,开生意啥人都见识。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请到好员工不容易呀!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人不会改变自己,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就自己干吧。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形形色色的人都有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