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他为什么这么坏?

(2015-03-21 21:46:26) 下一个

这几天在想以前的事儿。想到某个场景,来了灵感,就写出一篇小文,投给世界日报。然后,又有一个。如此一来就冷落了自己的博客。

 

今天想起的这件事,有着极强的情绪色彩,就算写出来,也不能给报纸投去。就算投去,他们多半也不会给我刊登。所以,干脆放开写吧。

 

新来的打工者,常常询问这家餐馆的历史,来龙去脉。我们在介绍工作的时候,也经常引用老厨师的经验,指导新人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这样,就不可避免地提到在这里做过事的种种人。

 

每个人都有他的专长特点,每个人都有值得汲取学习之处。但有一个人,不管跟谁提起,我都是一个结论:他,是最坏最坏的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四川成都的小唐。

 

想到他刚来的那天,早上六点钟我和先生两人去灰狗站接他。接到以后,一起去附近的麦当劳吃早餐。那时候看起来,这个矮小微胖的中年男人没任何出奇之处。走在街上,像一般普通的中国男人一样,结实,沉默。你看不出他是个好人,也看不出他是个坏人。与他相处的时候,一定会对待他像对待一个好人。

 

刚来,什么也不会。小唐谦虚地说,我不懂,你们告诉我怎么做。我们答说,他们会教给你。那时候,还是越南老头掌管,厨房里的事情,我们基本不过问。

 

小唐是个能干的人,以前在国内也开过小饭店,因而上手很快。从打杂,到油锅,两个月下来,俨然熟手。而且,经他处理过的东西,质量明显高于别人,客人回头率高。越南大厨对他赞赏有加,我们对他也十分器重。

 

又过了几个月大厨离开,便决定重点培养他上位。这时候的他,已经不是外表看起来老实巴交的样子了。在经过了一段心事重重的阶段之后,他好像掌握住了权利,稳坐了江山。对二号工人不再放在眼里,对我们也愈发过分了。

 

过分的表现有三。先是抱怨新来的打杂不好,做事差劲,无法合作(纯属鸡蛋里头挑骨头);再是牢骚分工不匀,和同事挑起事端吵架(唯恐天下不乱)。然后就是摆出一副要走的架势,让老板心慌(拿把)。

 

他想走,我认为是不可能的。偏偏那位就紧张。初来并没有多久,得到一个炒锅的位置,不容易。一旦走开,到外面闯,不知碰到怎样的好运,才能拿到这个机会。况且我们给出的薪水已经足够高,比同类餐厅高出至少两三百块钱。那个时候,美金兑换还是接近一比八的时代。

 

他就这样摔着砸着抗着,一面非常认真地完成他的本职工作。这是个诡计多端的家伙,知道我们需要的是什么,看重的又是什么。摔摔打打在一定范围内,只好假装不理。几次三番,我跟先生说,他这样变脸,究竟想要什么?除了要钱,没有别的理由。先生却坚决地说,他从没提过。

 

直到有一天,他终于自己跳出来,明白了当要求再加薪水。我们答应再加一百。这样可以消停了吧?

 

不。更离谱。后面的花样他翻得更快,也更过分。应他的要求,换了好几个打杂帮手。有一个沈阳人被他挤兑走,差点揍了他。后来找来一个他的老乡,在周五最忙的时候,他找茬吵架,被我压下。他说我偏向新来的,不放老大在眼里,威胁说不干了。

 

当我真的去请新的厨师,他又托另外一个广西同事向我暗示。那人说,老板娘,其实唐师傅不想走。不想走闹什么?!我拿着新厨师打来的电话,当面质问小唐,今天你给我说个明白,干还是不干?干你他妈给我老老实实干,不想干就他妈滚蛋。再跟我闹,劈了你!

 

这下他又厚起脸皮来,说得一本正经。老板娘,反正我需要一份工,你也需要一个人做工。还不如就留下来做了。早干嘛去了?妈的老娘敬着你捧着你,敬你敬出狗屎来了!你怎么这么不吃好粮食呢?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

 

他人虽然留下来,但本性难易。我观察他的态度,越南老头儿对他也产生了极坏的影响。因为我们放权太多了,老头儿利用当老大的机会,问下手借钱赌博。借着向新手传递经验,教授技术,敛取利益。谁借钱给他,谁就是好人。老头儿没在中国大陆生活过,但大陆国人的毛病一样不少——源于人性。他经常对下属强调打工者和老板的对立立场,一边吹嘘堂吃店的薪水高,鼓动能干的人出去找钱多的工。

 

其实,这是老头儿的一个计俩。我曾经无意中称赞一个河北人,是做炒锅的材料。不曾想戳了他的小心胸。没多久,他就挑起矛盾,让那个走道了。走过之后,回头一想,才恍然大悟,那完全是越南老头的阴谋啊。年轻能干的人走了,他的位置就不受威胁了。 

 

 

小唐在越南老头让给他老大的位置之后,仍然和他保持联系。每天电话,张长李短,是非不断。后来,我觉得总是不对。直接打电话给老头,把我们给他佩的手机要了回来。你人走了,还拿着我们的电话,住着我们的宿舍,开着我们的车。还要挑唆现有的人人心不稳。这不是你不对了,是我们自己不对了。——怎么还能容忍他?

 

多少次我跟先生提议,轰小唐走。他都不肯。我这个书呆子的老公,十六岁以高考头魁进入顶尖学府,二十四岁从研究所直接来美国读书。他哪里见识过人心的黑暗,社会的险恶?哪里知道世道的复杂,江湖的深奥?他只知道一味地对人好,对人好,有求必应,有忙必帮。殊不知,这样为人,要碰到好人才行啊。碰到坏人,或者碰到不必很坏,但内心有鬼的人。这样做法,只能激发起人心里的魔鬼,帮他打开魔鬼的盒子,最后失控。我常说他这样的人要是不出国,在国内怎么混呀,早让人坑惨了。熟悉的人也说,全美国没有这样做老板的。

 

为了维护他做老板的面子,很多事我干脆不过问不插手,任由他们去搞。后来实在忍受不住,站出来,大吼一声,你们给我住手!你们给我滚蛋!

 

小唐终究给我踢走。在老板老板娘都不懂出餐的情况下,必须先暗地找好一个潜在的人选。慢慢培养他成为炒锅。一旦他能独立操作了,立刻把那个王八蛋撵走。这中间也面临诸多阻力。小唐不是傻子,所以他什么也不让新来的小王学习,锅子不让他摸,灶台不许他接近。我说,那不行,你休息,他来。

 

终于有一天,这个王八蛋给我弄走,一家人好好松了一口气!反思整个过程,自己有不可饶恕的失误。第一不该放权过多。一旦放权,别人就会及时利用。用来满足他个人的需要,而不是你的需要。利用来谋求他的利益,而不是你的利益。这种贪婪狭隘的人,不懂得雇佣双方有共同的利益,有共同的合作点,不懂双赢,只知斗争斗争。第二不该造成一种非他莫属的形势。即便这个人真的很能干,很重要,也不能坦白直言。对成长于文革时期的国人,正义和真诚,就是他们拿来欺压你的资本。

 

做个小生意,还要搞政治,真是悲哀。就这么个小小的中餐馆,都充满阶级斗争,充满动荡不安。那要整个国家,真的难整啊!——所以我是不看好中国搞民主的。独裁高压不好,但国人就吃这一套。

 

小唐走后,我给他在成都的老婆打电话。因为以前我帮他往中国寄过很多东西,和他老婆有过交流。那是一个怯懦的女人,听声音也是一个善良普通的人。我把小唐做的坏事,一桩桩一件件,通通数落给她。我说,原本我不想告诉你,不想伤害你,但我想让你知道你丈夫的行径,要是他在外面再如此胡来的话,后果难料。话说回来,在外面,也没有什么餐馆允许他如此胡搞。也就是我们这种不会板起脸来做管理的人,才给这种烂人机会。害人害己,悔恨不已。

 

接触过这个人以后,完全信服了基督教里人性丑恶的观点(中国人不信神,没有救赎)。他哪里是十恶不赦,也非穷凶极恶,外表看起来朴实厚道,无异于常人。但内心深处的阴险恶毒丝毫不为人知。一旦机会来了,那坏,就会滋生出来,泛滥出来,像细菌一样扩散出来。

 

这种人,把他放在文革会怎样?位居高官又会怎样?想到国内那些买凶杀人,明争暗斗;想到那些挑拨离间,背后告密;想到那些坑蒙拐骗,假药假酒,真是绝望。还有,文革又是怎么造出来?文革里打砸抢的难道都是恶魔吗?难道不是街上走的,车上坐的,学校里的家长,街道上的邻居吗?

 

回到主题,他为什么这么坏?一个是人的贪婪的本性就是坏。二是从小的家庭环境社会环境没有教育他做好人。那是一个做好人吃亏耻辱,做坏人荣耀光鲜的畸形变态的国度。一个好人无法活命,坏人升官发财的地方。一个好人窒息,坏人快活的地方。三是文革对道德传统的摧毁,人文教育的缺失,金钱的追逐加剧了他的坏。最后是我们的宽容软弱,给了他施展的土壤,更让他的坏得以发挥。

 

现在,还有人来找工的时候说尽好话,极尽讨好,说有缘分,做朋友之类的话。我就笑笑,本人只需要人工,不需要朋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