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顾剑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折戟沉沙铁未销—博物馆里的哈布斯堡帝国战争史 (5/5) 结语

(2019-04-26 06:33:04) 下一个


折戟沉沙铁未销—博物馆里的哈布斯堡帝国战争史

顾剑

结语

哈布斯堡帝国的历史脱胎于中世纪的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极盛于近代欧洲的皇权时代,在民族主义的时代洪流中灰飞烟灭。它的五百年历史是欧洲建立统一的多民族帝国梦想的延续。自从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和罗马帝国以后,这个梦想从来没有实现过,但一直有人在尝试。也许,如今维也纳市中心霍夫堡皇宫和皇家墓室两个博物馆,是从头到尾回顾哈布斯堡帝国最好的地方。

在霍夫堡皇宫里有专门的珍宝馆,里面保存的是哈布斯堡皇室的皇冠珠宝,所谓“皇冠珠宝”是个约定俗成的说法,其实并非珠宝首饰,而是象征皇家权力来源和正统的礼仪重器,包括皇冠、宝剑、袍服、古圣先贤的遗骨等等。笔者在欧洲参观过的各国王冠珠宝中,以伦敦塔城堡里英国王室珠宝最华贵,拥有库里南一号二号钻石镶嵌的王冠和权杖。爱丁堡城堡里的苏格兰王室珠宝以失而复得的王冠和宝座基石为主,比较简单。匈牙利的王冠珠宝是今天议会大厦圆拱顶正下方的圣斯蒂芬王冠。克里姆林宫珍宝馆里沙皇的皇家珠宝则最有异域风情。法国的王冠珠宝虽然历史悠久,可惜在大革命当中被暴徒冲进王宫抢劫,所有礼器上镶嵌的宝石都被洗劫一空,今天在卢浮宫还能看到王冠佩剑等少量王冠珠宝,都是后来用假的宝石修复的。奥地利帝国的皇冠珠宝是历史最悠久的,其中最早最珍贵的几件来源已经近于神话,真实性并不可靠,但反映了皇家权力的正统性。比如里面有一件独角兽的长角,就是作为君权神授的祥瑞之物,其实肯定是假的,因为世上根本没有独角兽这种生物,那只是极为少见的一种生长在北极的鲸鱼的牙而已。这是查理曼大帝的皇冠

这是查理曼大帝镶满宝石的手套

这是查理曼大帝佩剑

为了显示天赐皇权的正统性,珍宝馆里还有传说中钉死耶稣基督的真十字架上的一块残片,上面有一个钉子眼

这是传说中的“龙津努斯之矛”,也叫圣矛,传说中耶稣基督钉在十字架上,罗马士兵龙津努斯用长矛刺戳基督肋下,试探他死了没有。这柄矛头折断以后中间用纯金补过

除了这些或真或假的神级文物,皇室珠宝里还有好几顶奥地利皇冠、佩剑、绣金长袍,甚至有拿破仑皇帝和奥地利玛利亚-路易莎公主的儿子小时候的摇篮。

如果说霍夫堡皇宫珍宝馆的皇家珠宝见证了哈布斯堡帝国的肇始,那么皇宫正门对面广场上,卡普钦派修道院教堂地下的皇家墓室,向后人展示的,是无论皇权多么威威赫赫,最终都必然归于尘土,不禁令人唏嘘。皇室墓穴叫做Kaisergruft,这里始建于1618年,从德意志三十年战争以后300年的历代哈布斯堡皇帝的棺材全都停放在这里。最早的一位是三十年战争开始时的马提亚斯皇帝,这场战争彻底粉碎了以皇帝为核心统一德意志诸邦的希望。德意志山河残破,分裂成三百个小邦国。但对奥地利本土的破坏并不严重。皇帝夫妇的青铜棺还是很简朴的,雕饰不多

这是1683年维也纳围城战期间的利奥波德一世皇帝的青铜棺,维也纳围城战的胜利是哈布斯堡帝国再次走向强盛的起点。

皇帝们喜欢用戴皇冠的骷髅头装饰墓穴,这是源自基督教的传统,主教和教皇们也常用戴主教冠的骷髅装饰教堂和墓穴,寓意为生前浮华和权力无非是梦一场。玛利亚-泰蕾莎女皇和丈夫弗兰西斯一世皇帝的合葬棺非常宽大,棺顶上两人相拥的铜像是典型的巴罗克式繁复华丽的风格。这毕竟是帝国最富强的时代。

拿破仑战争时代,弗兰西斯二世皇帝被迫解散了千年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另组奥地利帝国,改称奥地利皇帝弗兰西斯一世。所以他的棺顶有青铜的新皇冠模型。这是哈布斯堡帝国衰落的开始

这是老皇帝弗兰茨-约瑟夫的棺材,也是皇家墓室里最后一位皇帝。他把奥地利帝国改组为奥匈二元帝国。

皇帝的妻子伊丽莎白皇后,也就是茜茜公主,和他们唯一的儿子鲁道夫的棺材,都在皇帝棺材两边。这是茜茜公主的墓。他们一家至今深受人民爱戴,墓前鲜花不断。

弗兰茨-约瑟夫的二弟马克西米利安大公去墨西哥当皇帝,3年以后被枪毙,他的墓也在这里。

在这个墓室里可以一眼看尽哈布斯堡帝国三百年的沧桑,对熟悉欧洲史的朋友来说,是维也纳城中不容错过的一处冷门博物馆。

拿欧洲分裂的历史和中国历史对比,中原王朝绝大多数时期都是单一民族的,即便多民族的汉唐帝国也是汉族占绝大多数,而且地理环境相对封闭,在封闭环境里汉族文化又占优势,所以中国历史的主流是大一统的局面。但欧洲没有这些有利因素。理论上,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帝国会给境内各个民族带来的好处,主要在维持内部统一和安全并抵御外来侵略,这样帝国统治下的各民族降低维护自身安全的成本,把高风险的对外贸易转化成安全稳定的帝国内部贸易。因此境内各个民族才有意愿向帝国政府让渡主权作为代价。而帝国对境内不同民族除了保护的义务,还有尽量少干涉内部行政和宗教自由的义务。因为多民族统一的帝国有这些优点,所以历史上欧洲的大一统实践虽不成功,但从未停止过,尽管有时候方式会很迂回。欧洲历史上在5世纪以后,蛮族入侵和封建制的确立决定大一统不可能实现,此后基督教教会站出来,试图用另一种方式,从精神世界出发来统一欧洲。两次世界大战之后也是一样: 当民族主义的觉醒击溃了传统的帝国以后,欧洲从经济手段出发,逐渐确立起了另一种形式的统一,那就是欧盟的实践。

欧洲的历史,在统一和分裂的交替和斗争之中继续。

(全文结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尘之极 回复 悄悄话 我之前提到的这个小镇就叫Habsburg, 里面至今屹立着Habsburg Castle 的一部分。而Habsburg Castle 是“originating family seat of the House of Habsburg“!
尘之极 回复 悄悄话 上乘之作!
多年前在瑞士的一个小城访友,曾参观一个哈布斯堡的遗迹。回来后恶补了一些哈布斯堡的历史。
georgegan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谢谢!保存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