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开喵

苗苗苗苗 淼淼淼淼 藐藐藐藐藐
个人资料
sansemao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金门之雾 (8)

(2009-03-27 11:58:48) 下一个

刘新平的公寓在望海的山上,天晴的时候能够看见大海。当初刘新平看房的时候天晴气爽,她被这美丽的海景深深吸引,毫不犹豫地签订了1年租约。哪曾想,搬入后阴天雾天,刘新平才知道能看到海景是一年里的奢侈。湾区的大雾就从这里开始,绵绵延延,可以覆盖真个湾区。夏天本是出汗的季节,在这阴湿的山顶公寓,刘新平不得不用暖气取暖。

好在工作在旧金山,多少有些阳光。刘新平聪明伶俐,进公司不久,老板同事都喜欢,事业也开始蒸蒸日上。白天的日子好打发,工作忙碌,心情愉快。到了晚上,刘新平就举目无亲,孤独一人。在国内的时候,同事朋友,经常通宵达旦,在外聚餐;到了美国,下班一到点,同事拎包走人,连打招呼都吝啬。傍晚6点从公司开回家,从此之后,刘新平在屋子里悠悠荡荡,就像一个有形的鬼魂。

当初决定来湾区,刘新平知道无亲无故,并非没有心理准备。但是没有想到这孤独的夜晚竟如此孤寂如此难熬,环忘四周,只有自己的影子,对镜说话竟自然而然。这浓重的夜幕厚厚的大雾造就的孤独寂寞,就像一个深深的黑洞,扔下一个石头,没有一丝回音。这个黑洞无边无棱无角,却把她打击的丢盔弃甲,体无完肤,身心疲惫。她在沉沦中不停地无望挣扎,但是她越挣扎,却越陷越深,无法自拔。孤独和欲望,就像这蒙蒙的大雾,铺天盖地,无声无息地将她吞噬。

她本来就对这桩不伦的感情感到羞耻,计划着有了工作,好好休整,重新开始人生一页。当得知孟伯凡重新回到妻子身边,她恼怒万分,但又看到希望,本想就此斩断孽缘,一切从头。但是每每的夜幕降临,重重大雾,又让孤身一人的她思念起孟伯凡无微不至的宠爱和关怀,这些都是她多年渴望,但一直无法从陈钢那里得到的。还有那些疯狂的不眠之夜,不得不让她意识到自己已是年过30的成年女人,斩断欲望,并不是像她想像的简单明了。她需要性,特别是在经历了那些疯狂淋漓的高潮之后,她不能无视不能否认自己的肉体需求,更不能无视不能否认孟伯凡给她所带来的高潮时的无我和激情后的片刻温存。

就这样,她一边背负着偷情的不伦十字架,另一方面又被自己对温暖和关怀的渴望和对性的欲望折磨着。当那丝温暖在电话的那头隐隐闪烁时,软弱孤独的她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份温暖,无论这温暖来得多么苟且,多么残缺,多么不耻。她觉得自己是一只人狼。当太阳升起,她是一轻快丽人,享受工作和生活,但当夜深人静,她不得不痛苦地撕去完美的人皮,变成一只受欲望驾驭的母狼,在暗黑的大雾里堕落挣扎,仰天嗷叫,凄厉哭泣。这只母兽会不由自主地拨响了那个纽约的号码,听着电话那头的喘息,她自渎,她高潮。然而,每次身体欢愉的极度抽搐后,她并没有收获往日的甜蜜和温存,只剩下深深的自悔自恨和痛苦的泪水。

终于,孟伯凡抵不住思念和诱惑,趁假期背着妻子来湾区探望刘新平,过了数日的夫妻生活,小别胜新婚,那短暂的日子好不温馨快乐,让两人暂时忘却羞耻和龌龊。刘新平也抗不住寂寞和欲望,趁东部出差机会,到DC与孟伯凡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充斥着汗水,撞击,嘶叫和缠绵。当肉体搏击的热度褪去,委身在孟伯凡怀中的刘新平,流下了眼泪,是甜蜜,是欣慰,是悔恨,是负疚,她不得而知,她只觉得一丝淡淡的苦味。过了今夜吧,她这么想,我只要今夜。

就这样,孟伯凡忙着应付老婆,学业和刘新平,倒也轻松。但是刘新平却在痛苦寂寞中度日如年。两人就在这种不清不楚的状态下胶着着。

这种浑浑噩噩的日子过了数月,刘新平日渐憔悴,精神恍惚,甚至开始自闭自毁,除了孟伯凡,她没有任何朋友,也无心无力去认识湾区这个崭新世界,她的世界只有白天的工作和夜晚的纵欲。她本能地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但她能做的好像只有愈发地放纵下去,在欲望的挣扎中逃避孤寂现实,就像一个海洛因上瘾者,不停地向自己的血管注射毒剂,换取片刻的轻松和欢愉,以忘却来自内心和现实的巨大孤独感。

刘新平在欲望,寂寞和羞愧的挣扎中生不如死,她心里清楚这样下去,她除了自我毁灭外别无选择。情急之下,她给万里之外的好友肖蕾拨通了电话,向她哭诉这些年的委屈,不堪和羞耻,说她恨陈钢,如果陈钢当初没有伤害她,她也不会失去爱情,不会如此渴望温暖,不会为了一些温存,落得如此卑贱的下场。她说她恨孟伯凡,他在寂寞的黑夜里给了些灯光,但是忽明忽暗,忽远忽近,她不如不要;她恨她的父亲,对她呵护有加,却没有告诉她情路可以是如此艰辛和不堪,男人可以如此卑鄙,她觉得自己已经堕落成一个丑陋软弱的欲望动物,活着一点意义都没有。

肖蕾跟刘新平一起长大,情同姐妹,听着刘新平凄惨嚎啕,心如刀绞。她好言相劝后,说:宝贝,你要想想,你活着为什么就不能没有男人?你聪明,你漂亮,你独立,你的生活不缺任何东西,你需要男人做啥?做依靠?你不需要依靠,依靠什么?钱?权还是感情?亲爱的,其实这些你都有,你靠你自己就足够。退一步说,恋爱的会失恋,结婚的会出轨,除了父母,谁能给你真正的依靠?寻找安全感?谁有能给你100%的安全感?只有你自己。安全感,你没有,别人给不了。你有了,别人拿不走。

放下电话,刘新平细想肖蕾的话,觉得不无道理。从小到大,她这路上一时一刻就没少过男人,小时候,父亲宠她如掌上明珠,严厉的管教却也让她隔绝男女之情。长大后,离开父亲护卫的翅膀,没多久,带着少女的纯情和期待,她爱上了陈钢,没成想自己的引以为傲的单纯和诚实,却让她饱受最爱的人的羞辱和责难,她流血的心到现在仍未痊愈。然后就碰到孟伯凡,她感觉到了他能给予的温暖,虽然这份温暖大大地打了折扣,因为他的自私和不堪。她一直在感情的漩涡里被动地坐着碰碰车,一个接着一个,没有停过,更从未安静冷静地独处过,想想这些人这些年和这些事。其实,她要的很简单,她想寻找的就是像父亲那样巨大温暖宽容的翅膀,给自己挡风遮雨,却总也不能如意。但是她回头又想,这有什么错呢,她有钱,有事业,独立能干,但她是个女人,要人疼爱,要人关怀,要人依靠,这丁点的要求过分吗?天下女人不都是要找个依靠吗?天下真的就没有人依靠吗?如果这样,她真的会孤独一辈子,这不是很可悲吗?想到这里,她不免缩紧身体,不能再想。

刘新平想不通,但是仍然在想。她不想永远生活在阴郁和羞耻之中,她要找到解决办法。

就在这时候,刘新平发现自己怀孕了。刘新平又惊又急,不知所措。30岁以前,刘新平从来没想过孩子,甚至想跟陈钢做对丁克夫妻。30岁之后,她清楚地意识到生物钟加快,危机感升起,她出乎意料地爱起了孩子。只是感叹孩子的父亲是如此难寻,到此尚没有哪个男人让她死心塌地。但是这个孩子却在这个时候来临,是上天指示她从此跟从孟伯凡,还是要传递什么其他信息?她想要这个孩子,但是她不能肯定自己的未来。

这次她必须给孟伯凡打电话,她要跟他好好地谈一谈。

以上原创版权为三色猫(sansemao)所有,未经本人允许,不得转载或出版。

8章后记——此章写得步履维艰,但是也是本小说至关重要的一章。在此感谢跨坛众姐妹读者的帮助和提示,特别鸣谢两个月亮和试霜。没有你们,此章大概会成为这篇小说的遗憾。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雾起时分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 等待下篇.:)
回到原点 回复 悄悄话 下一篇, 下一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