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开喵

苗苗苗苗 淼淼淼淼 藐藐藐藐藐
个人资料
sansemao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金门之雾 (6)

(2009-03-25 12:38:59) 下一个

林英对于很多中国男人来说,是个清秀美人,白亮的皮肤,大大的眼睛,乌黑直顺的头发齐刷刷地剪到耳根。她生在北方,却有着南方姑娘娇小的身材,一对鼓鼓的胸脯,把不是很细的腰衬托得玲珑有致。只可惜,她依然穿着7年前从国内带来的衣服,遮住了她的美丽,在实验室里,更像个发育过头的中学生。

林英从小由姥姥带大,10岁回到父母身边,与父母感情极淡,沉默寡言,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课内课外,无所不及。读书学习从来不是难事,甚至连进北大化学系,她都记不清,只记得轻松考了试,轻松进了系。大学期间,她仍然埋头看书,中文不够,看英文。大三的时候,室友的哥哥来访,看中这个羞涩的小姑娘,就把孟伯凡介绍给她。见面后,看人忠厚老实,没啥思考,同意交往。交往一阵,孟伯凡开始要求亲密接触。林英拗不过,同意共居一室,原还是希望把贞洁留到结婚,没想到,某个夏日午睡,孟伯凡趁她睡熟,强行进入,那撕裂之痛仍然记忆犹新。考虑到两人谈婚论嫁,林英只有哭泣,没有变脸,但从此对性事不感兴趣。秋天没到,两人悄悄地领了结婚证,林英把学退了,跟孟伯凡共赴美国。

林英学术上非常聪明,别人花三月两月搞懂的问题,她一下便能抓住要领。她知道自己聪明,于是不用功。研究生的课程在美国轻松度过,顺手挑个博士专业,跟从导师走下去。没想到,导师成为这个生化领域的学术头羊,她也跟着沾光不少。在博士课程里,她晃了4年,终日上网,看小说,导师催得紧,才做课题和实验。别人有意见,也无用,即使她懒惰,成果不比别人少。

对于生活,她更是闲散。从小姥姥照顾,大些父母照顾,再大些,孟伯凡照顾。她压根就不用担心任何事情,也不想担心。天大的事,有人担着,但不是她。她活在这世上的目的就是看小说,搞课题,偶尔过过夫妻生活。别的女人喜欢购物旅游,她一概不感兴趣,最惬意的事,就是抱着她的电脑看三天三夜。

能跟上孟伯凡,她觉得幸运。这个男人老实能干,这么多年来,他关照她,爱护她,就像爱护自己的女儿,其他的事一概不用她担心,童年时感情欠缺对于她来说好像都被孟伯凡补齐了。只要孟伯凡让她看小说,其他的事她都不在意。

这周末,孟伯凡要回来,她默默地欣喜激动.她早早地离开实验室,回家等着好饭好菜,还有那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但是她没有想到,孟伯凡带来了美食佳肴,也带来了她最最不想要的成人的烦恼。孟伯凡告诉她,他想分居,但是仍然会照顾她,每两周回来给她做饭做菜。她知道他外面有了人,不知所措,嘤嘤地哭着把孟伯凡的手机愤然扔入抽水马桶,然后扑打撕咬着孟伯凡。打累了哭累了,她沉沉靠着孟伯凡睡去。

孟伯凡早上起床,看着熟睡中林英稚气的脸,像个孩子。他心里内疚难忍,后悔昨晚把话挑明,赶紧起身收拾屋子,洗净林英两周未洗的碗筷,查看了下将要枯死的花草,准备下一周林英的饭菜。中午1点,孟伯凡唤醒林英,把早餐端到床上。林英呆坐着,没有眼泪,机械地吃着早餐,一声不言。孟伯凡无趣,重新忙起家务,时不时地上网解闷。

林英吃罢早饭,端起电脑,开始上网,一天没有言语。

晚饭时辰,孟伯凡呼唤林英。林英走出卧室,面无表情,蓬头垢面地坐到餐桌前。孟伯凡本想当晚去纽约,见到这种情况,不敢提离开的事。

吃罢晚饭,林英没有挪地,还是坐着。孟伯凡问了下论文进展,林英轻声应了答。这是好迹象,孟伯凡想,心里琢磨着下个话题。没想到林英这时开了口:你不是好人。孟伯凡一惊,忙说:这……她好像很在意我,比你更在意我。对我事业也有帮助。林英说:不是她的错。你要知道选择谁。孟伯凡还想再说,林英已经起身回卧室看起电脑。

孟伯凡第二天 一路内疚开回纽约,心里嘀咕如何处理两边的关系。进门看到刘新平兴奋的脸,不免有些安慰。他告诉刘新平上州的情况,只说林英说都是他的错。刘新平惊讶孟伯凡毕竟说破,同时也替林英嘘吁,便说道:她是对的。你这样不了断,是害了两个女人。

此后连续3天,林英不接电话,孟伯凡不知她是死是活。再三犹豫,还是驱车回到上州,进门就见林英坐在床上,抱着电脑,衣冠不整。孟伯凡很是心痛,催促林英梳洗打扮,开始生灶做饭。

孟伯凡此去,让刘新平明白十分。有时无能的女人,更能博取男人的同情。跟林英拼,她只有输,不会赢,因为她不是弱者,不需要人照顾。

以上原创版权为三色猫(sansemao)所有,未经本人允许,不得转载或出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