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开喵

苗苗苗苗 淼淼淼淼 藐藐藐藐藐
个人资料
sansemao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金门之雾 (5)

(2009-03-23 12:47:48) 下一个

商校的生活自然紧张,这也正是刘新平所需。个把星期后,刘新平逐渐习惯,美丽的波士顿秋色又让她寂寞的心蠢蠢欲动。

孟伯凡也不是闲人,见刘新平心情转好,便不失时机地去波士顿探视。他自己知道不是什么富人,也没有什么浪漫想法,最实在的事就是到法拉盛拉一车中国菜,开到波士顿探望刘新平。他总是告诉自己:被人需要,是件好事。

刘新平做得一手好菜,自然对远道而来的中国菜甚是感激。如此一来一往,就把孟伯凡送到了刘新平的床上。刘新平虽然对他有诸多不满,感情真空,身体需求,有聊胜于无。

就这样,两人在糊涂的状态里过了2年。刘新平一心学习,成绩不错,业余时间有孟伯凡调剂,也算填补了寂寞,虽说丧失了跟其他男人活动认识的机会。刘新平倒不后悔,她知道,毕业找工才是最后安顿下来的时候。

时间久了,草木都生情。刘新平嘴上不说,心里在意,看孟伯凡也没有那么不顺。孟伯凡虽说来波士顿的次数频繁,却还是会每两周回去纽约上州看望林英。刘新平倒不在乎他去看林英,她知道林英除了煮方便面,不会做其他家务,孟伯凡两周回去煮饭烧菜,犒劳林英。令刘新平烦心的是孟伯凡当初并未实话实说,他所说的分居只是地理分居。所以每次回去,除了家务之事,还要行夫妻之事。跟另个女人共享一个男人,是刘新平怎么也不能听之任之的,因为商校功课紧,刘新平也只偶尔拉下脸,给个态度,毕竟人家是合法夫妻。

毕业典礼过后,刘新平工作没有着落。房租到期,存款也快见底。在波士顿耗着不是办法,耐不住孟伯凡的劝,刘新平搬到纽约法拉盛孟伯凡的住处。她心里个硬,觉得跟一个有妇之夫同居一室,与情理不容,却为寂寞所迫,不得不屈尊暂住。

刘新平的到来,让孟伯凡很是高兴,张罗着换洗床单,打扫房间,就象迎娶新娘。对于室友,他也小恩小惠有了交代,就说是女友来住,大家心知肚明。对于林英,他知道她单纯懒惰,就是有事也向无事想,只要他两周回上州一次,当牛做马,就一切搞定。至于刘新平的感情需求,他倒没有细想,一夫二妻的生活早已让他忘乎所以。

在一个星期的不眠春宵之后,生活归于平静。刘新平开始找工作,而孟伯凡此时也丢了工,在家找事。这时的刘新平有了闲,就有了事,她开始要求孟伯凡就感情的事给她一个交代,毕竟长此以往,做人情妇,她内心羞愧,自己的未来也不定。孟伯凡完全不愿想这些,逼迫之下,只能说:这么多年,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我离开她,名声就臭了。刘新平听罢恼羞成怒,这2年的不清不楚不干不净竟换来如此的答案。她羞愧难忍,愤然指着孟伯凡的鼻子,骂出了她这辈子最难听的粗话:你跟我在一起,就是想免费操我。我是什么东西?娼妓不如!你问我你的名声?我倒要问你:我的名声在哪里?!

孟伯凡左哄右哄,总算平息了刘新平的怒气。孟伯凡心里怕了刘新平的咆哮,也不得不考虑何去何从的问题。

一件事让孟伯凡改变了想法。本来就对办网站感兴趣的孟伯凡,现全职在家,此时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办起了中文网,希望将来能与北美的大型中文网站抗衡,争夺广告收入。孟伯凡把这个想法同时告诉了刘新平和林英。刘新平觉得想法不错,既然无人给钱,还不如自救,闲着也是闲着。而林英的想法则相当消极,她 不想思考柴米油盐,那些都是孟伯凡的事,但是全家的收入都靠她1000出头的工资和丈夫的微薄积蓄,让她心烦。她建议孟伯凡找份正式工作,甚至抱怨他当初不该辍学。

这个不同一下子把孟伯凡推到了刘新平身边。他甚至开始设想两人的将来,包括说服林英离婚。毕竟找个志同道合的女人,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事。但另一方面,他又担心,聪明能干的刘新平,现在是虎落平川,乖巧贤惠,哪日羽毛渐丰,定会寻找更好的男人。而朴实忠厚的林英,虽只会读书,不会任何家务,但不到万不得以,是不会迈出离婚这一步,毕竟她没有孟伯凡,无法生活。

刘新平也在想未来。孟伯凡除了床上功夫,也不是没有可爱之处。至少他时时刻刻地关照刘新平,宠爱刘新平,生怕刘新平哪天不高兴,一走了之。这让刘新平很温暖。女人就是用来宠的,她老想着这句话,觉得不清不白地跟着这个男人,受宠是自然。

但是另一方面,刘新平也不傻,这么一个男人,没钱没工作,智商情商都不如自己,平时就是公司中国超市住家三点一线,与纽约的大都市生活基本绝缘,虽说大众长相,却总梦想一夫多妻,婚姻状态稀里糊涂,不给交代,精神生活方面相差太远,两人更多的时候要靠上床来解决交流问题。床上久了,花样就那些,新奇感消失后,剩下的就是程序和日常。热爱生活的刘新平很难想象日后精神生活和谐。她本能地觉得还是事业第一,走完这步再看。

以上原创版权为三色猫(sansemao)所有,未经本人允许,不得转载或出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高英姬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文采真好。
很理解此时的刘新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