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开喵

苗苗苗苗 淼淼淼淼 藐藐藐藐藐
个人资料
sansemao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金门之雾 (4)

(2009-03-18 12:35:37) 下一个

冬天很快过去,刘新平陆续收到几所学校的入学通知。这边厢,刘新平无法忘却那个疯狂的北京冬日,一直跟孟伯凡联系着,感情似有似无。

选来选去,刘新平决定去波士顿,一是名校聚集,二是欧味古城,三是能跟孟伯凡保持一些距离,有些空间。孟伯凡对于刘新平的决定感到不解。这个女人似远非远,似近非近,琢磨不透,放着纽约离他近的学校不进,非要去波士顿,让他无法天天见面。“好在没有去加州。”孟伯凡想,也就释然。

夏天来到,刘新平一边交代孟伯凡在波士顿寻找住房,一方面张罗辞职搬家的事。

陈钢目睹着刘新平有条不紊地安排出国,感觉到她离自己越来越远,开始还有些心痛,看着刘新平平静地按部就班,慢慢地也麻木起来,开始自己的生活。

那个女销售自长谈之后,并未走远。人回广州,仍然不断嘘寒问暖。需要关怀的陈钢感情真空,结婚多年,从来没有感受到女人的顶礼膜拜,他吃不了软,三小两下便乱了阵脚,快速地陷了进去,隔三岔五地往广州飞。他知道这段感情不会有结果,因为对方已婚,还有一子。但是有总比无好,无微不至的关怀对于心细的他,任何时候都不嫌多。

刘新平专心出国之事,完全忽略了陈钢周末的频繁外出。陈钢如此深陷,甚至连侄女来探访之事也一并交给刘新平处理。刘新平心里纳闷,并无多虑,接下来照办。

出国前三天,刘新平和陈钢紧张打包。陈钢看着刘新平忙碌的背影,鼻子一酸,眼红地走到卧室帮刘新平收拾行装。这时电话打来,是广州情人。陈钢突然觉得对不住刘新平,哽咽地说:“出去一下就回。”转身出门接电话。这次刘新平没有忽略,静悄悄踱到门口,听得几分。

待陈钢返回时,她已经坐定,悠悠地说:“不要这么急吧,也就三天。等三天这么难吗?你我夫妻一场,她就猴急得连三天都吃不住?!三天后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何必相逼?陈钢呀陈钢,你也是我看好的男人,不至于这么苟且,这么急不可耐吧?!”陈钢一时没了言语,看着刘新平,眼泪流了出来。

事后陈钢说,刘新平的宽容和镇定让他无地自容,同时也提醒了自己感情之事不能苟且,人还是有层次差别。

就这样,刘新平离开了中国,走的时候有些黯然和不平。本来想跟陈钢平静地走完夫妻生活,也算有好有散,那曾想陈钢的情人时时来电,如小鬼催命般让人心痛。陈钢脸上无光,刘新平更自觉多余。在黑暗的机舱里,刘新平泪水不止。她突然不明确自己为何出国,为何抛弃业已建好的家园,一人漂泊万里,拱手把培养成熟的好男人让给另个女人。

到了纽约,刘新平的泪水也流完了,但是心情仍然抑郁。见到孟伯凡,看着他眯缝的小眼睛,坐进他满是蒜味的Toyota,更是一千个不平衡。这样的男人,虽说都是农村出身,除了床上,哪样比过陈钢?毕竟是自己亲手调教10多年,感觉就是不一样。当晚,刘新平就跟孟伯凡说明,从此只做朋友,肉体之事不要再想。刘新平在纽约小憩两天,便去波士顿开始了全新生活。

 

以上原创版权为三色猫(sansemao)所有,未经本人允许,不得转载或出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