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猫开喵

苗苗苗苗 淼淼淼淼 藐藐藐藐藐
个人资料
sansemao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金门之雾 (3)

(2009-03-17 14:37:03) 下一个


此时的刘新平盯着电话,想着的不是陈钢,而是另一个男人——孟伯凡。

刘新平是在2000年申请学校的时候在网上认识的孟伯凡。远在纽约的孟伯凡注意到这个深夜游荡的女人,她的落寞和无奈在言辞中一览无余。

孟伯凡最最见不得女人落寞。他动了情,不时地用温心的言语安慰鼓励刘新平,让刘新平孤寂的心在暗黑的深夜有个照应。

孟伯凡知道,自己这么做,未免有点触线。老婆林英,小他8岁,大学没有毕业,就随他来到美国。头三年,小夫妻还在一起攻博。没曾想,孟伯凡突然厌倦了经济博士课程,辍学经商,做点贸易。生意没有起色,损失了积蓄,孟伯凡离开老婆到纽约大苹果寻找机会。多年过去,在互联网经济的高潮期总算在一家小网络公司里谋份职位。想当初在国内著名外企做采购总经理要车有车要房有房的风光日子,看看今朝在法拉盛的一间肮脏阴暗的屋子里与其他人合租,夫妻分居两地,孟伯凡多少有些郁闷,时常琢磨着当初为啥要一往无前地奔向美国。

好在网上这个刘新平,能够给他烦闷的生活带来些亮色。他觉着自己有人需要,就是件好事。

两人网上你来我往,成了无所不谈的挚友,自然会谈到感情问题。对于自己婚姻状态,刘新平倒是毫无保留,如实相告。而孟伯凡却打了埋伏,只说到夫妻分居,感情不合。

这年,只因林英懒惰,孟伯凡独自一人回国探亲,很是郁卒。临行前想起刘新平,便顺便告知探亲计划。碰巧,刘新平在北京有会要赴。两人欣喜之余,商定网下见面。

刘新平办完公事,重新定了酒店,避开同事,说在北京多待两日。她隐隐地感觉到这不会是一般的见面。孟伯凡则从河北老家搭车直奔酒店。

咋见面,刘新平甚是失望,孟伯凡并不如照片上来的英武,脸方眼小,带着80年代的金属框眼镜,身材不高,但是肩宽体厚,是一个放入人海就消失的人。孟伯凡则非常满意,这个女人虽说聪明,还是城府不深,网上网下区别不大,别有风韵。

两人进了刘新平的房,喝了半杯热茶,寒暄两句,孟伯凡轻轻按住刘新平的肩膀,刘新平抑制不住浑身颤抖,突然间两人干柴烈火,久旱甘霖,不顾一切地做起了男女之事。

这一切来的如此之快,让刘新平始料不及。更让刘新平出乎意料的是,孟伯凡雄壮的男人之根,娴熟的床上技巧,持久的做爱精力,让她一次次高潮后,仍然欲罢不能。两人就像一对困了千年的公兽母兽放出牢笼,低吼着厮打在一起,从天明到天黑。

热情销退之后,孟伯凡想起了妻子林英。这是他结婚以来,第二次体验另一个女人的身体,仍然是如此销魂,如此无我。出国之前,秘书阿娜的体温似乎还在他的肌肤缠绵,这次刘新平的疯狂则让他见识了女人的爆炸威力。为什么这种感觉,林英就没有呢?每次进入林英的身体,林英总说疼,做的时候也默无声息,像似享受,又像似没有感觉。想到这里,他情不自禁地抚摸起刘新平温润的身躯,又一次地想进入探求。“让女人享受,是件好事。”他想。

经过这次邂逅,刘新平觉得异常满足。她知道对方的婚姻状况,也明白自己现在只是分居。虽说是肉体出了轨,她劝慰自己婚姻早已名存实亡,这样的性爱,不枉此行,她敢做敢当。

 

以上原创版权为三色猫(sansemao)所有,未经本人允许,不得转载或出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