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悉采心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主席让他当部长,他拒绝,主席用车送他回去 (多图)

(2022-10-23 16:56:51) 下一个

主席让他当部长,他拒绝,主席用车送他回去   (多图)   ——听黎锦扬先生说往事(1 )

 

几天前,从美丽和善的“千万(点击)富姐”菲儿那里(https://blog.wenxuecity.com/myoverview/25182/), 得以观赏北师大120周年校庆时上映的、演绎其百年校史的艺术片:不负今日。看片前我问菲儿,有没有曾在文学院做院长的黎锦熙先生的片段。菲儿说有,刚开始就是,他在给学生上课,鲁迅走了进来……

哇,黎锦熙+鲁迅,真是双倍的惊喜。开片有鸿儒,甘愿做白丁。感谢菲儿的贴心链接,让我不用东搜西找,想看就看。我潜伏在她的博里,按键放映,眼睛睁得贼大,彷佛刚做完开眼角手术。当然,因为前贤们都已作古,肯定需要“替身演员”,那么到底是谁、谁谁,来扮演那些既是满腹诗书、又敢于吐故纳新的民国大文豪呢?

 

音乐轻启,几分像“长亭外古道边”;老树古楼,引人入似水流年。镜头带我进入1925年的老北京。我在意境悠远的画面中,全心期待。近几年来,因更喜欢静下来翻书,影视剧看得有限,所以脑中的民国文人造型,一直停留在陈道明的那副其貌不扬却清高寡淡的模样,没更。

书声朗朗,正片开场。女生们齐念鲁迅的《故乡》。

随着镜头进入教室,在全班都扎着麻花辫的后脑勺中,一位戴眼镜的长衫大帅哥立于讲台。大帅哥玉树临风,侃侃而谈,仅侧面特写,就吊打了陈道明的大长脸。

我亦遭“侧颜杀”,走神儿了。正想他是不是某家眼镜店橱窗里的超级男模,屏幕出现白色正楷:黎锦熙。这仨字加起来50来划,每一划都似浓度饱满的白色涂改液,硬是把我从黎锦熙最小的胞弟——黎锦扬先生的口中所认知的那位沉静内敛、被毛主席一直称为“邵西先生”的黎锦熙,给盖了。

好在,随后进到教室的,是相貌比较贴近人物原型的“鲁迅”。“鲁迅”演得也好,既有“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倔犟,也有“俯首甘为孺子牛”的谦和,双重气质糅合得不错。

后来二人在校园中走路,边走边聊,通过鲁迅的赞赏之言,向观众交待了黎锦熙的改革之书——《新著国语文法》。这让那些对黎锦熙不熟的后人,明白了为什么他可以同鲁迅并肩而行,原来当年黎的手中,也握有自己写的、可以与《故乡》比试比试的重著。虽然不是小说,但《新著国语文法》在民国时代的重要性,正如鲁迅所讲的那样:于白话文推广之路,立的是大功。

随后的桥段更加耐人寻味。黎邀请鲁迅去操场听任公(梁启超)的讲演,鲁迅倔劲儿上来,唧歪歪地回道:不去。借口呢,是梁启超欠他一碗答应了两年都没让他吃到的“陈皮绿豆粥”。

在我看来,编导是不得不用这碗粥,意味深长地淡化了鲁迅不可能去听梁讲演的理由。据史料记载,早在十几年前的191?年,鲁迅还在被袁世凯篡权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心怀愤懑地做教育部佥事时,就对屈于现实而拥戴过袁的梁启超,颇为厌恶。

所以看到那里,我也替编导乃至做监制的莫言、余华感到为难:要是鲁迅真去了,往下还怎么演呢?——啥?该咋演就咋演?那请问莫老师余老师,你俩在片尾的所谓的“本色”演出,怎么都说了不少让人听得似懂非懂、非懂似懂的不保底的台词儿呢?

 

呵呵,跑题了,回到片中。鲁迅不去,而作为比鲁迅小10来岁的黎锦熙,当时还是对改良运动抱有单纯热望的小青年,因而两人白白后,他一个人蹬着破旧的自行车,去粉任公去了。

在会场的人群后,黎锦熙碰到同来听讲的钱玄同。接下来影片对会场做了虚化处理,只见众生,不闻众声,以凸显黎、钱二人所讨论的宏图大志。就听黎对钱说(大概其):简省汉字、厘清文法之后,要大范围地推行注音,这样白话运动方可真得成效。钱随后一拍脑门儿,从兜里掏出一黄信封,上面写着“邵西兄 收”。黎打开看,落款是“数人会”。钱这时告诉黎(大概其):拼音的推行,非一日之功,更非一人之力,这是半农的意思。除了你我,赵元任、林语堂都在。黎此时大得鼓舞,真诚发愿:众人同在,愿为星光。

随着越来越多的民国大家牵入剧情,真实的过往在诗意中演进,片中的“邵西”,亦于人物勾连中不断深化,同黎锦扬先生口中的长兄渐渐对接了。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有关黎锦熙的情节,也基本告一段落,令我非常不舍。

 

退出了影片的邵西,并没有退出历史。更多可观可叹之处,还在后续,那包括他如何矢志不渝,拒绝了后来已经成为一国之君的毛主席的重用。

1949年春天,北京和平解放后,毛亲自去北师范大宿舍看望昔日于长沙读书时的师长和同窗。而这位师长,正是当时在文学院做院长的黎锦熙。关于主席同这位比他仅大3岁的“邵西兄”之间亦师亦友的情谊,百度百科和维基里都有详细说明,此不赘述。若一言以蔽之,可以摘一句黎离湘至京教书后、两人于通信中毛写给黎的一句话:得吾兄恨晚,甚愿日日趋前请教。

而这次北师大的聚晤,是两人阔别三十年后的重逢。这三十年里,毛南征北战夺得天下,黎则一直专注于大众国语的推广与改革,已修为至国宝级的人物。此前,国民政府教育部曾邀他一道南下,可心中自有定夺的他,不为所动,告诉家人,我要在这里等一位唐宗宋祖都稍逊风骚的伟人……

因而,当毛主席下车后,从一行人中走出,握着他的手眼眶湿润地唤了一声“黎老师”,年近花甲的黎锦熙,一双老眼立时泪目。

 

倘若平常人,置身于这样感天地泣鬼神的动人场面,接下来就是两肋插刀了。更何况昔日的师生,已经被岁月颠覆成今日的臣君。

餐叙间,毛主席说话了,请老师出任新中国的教育部长。不想从政的黎锦熙,既没被彼此的泪水软化,也没被千年的礼教禁锢,直接婉拒了毛,理由是他更想从事中文改革及教书工作。

毛主席也算大气,被拒后没有计较,仍用汽车送黎锦熙回家。日后还将各族人民献给他的礼物,包括好吃好喝的,派手下的干事,分给邵西老师一份。

 

作为吃货的我,这时打断了跟我闲聊往事的黎锦扬先生,问好吃好喝的都有啥。黎老酸楚地一笑,回我道:当时我在美国穷困潦倒,正在努力拼搏以挣得属于自己的那口饭,没顾上问呢。

那么,主席到底给他的邵西老师送了些啥,以及黎家的幺弟黎锦扬,后来怎么在美国找到了“铁饭碗”,都是特别有趣的故事。希望看君不弃不离,听我下回分解。

 

(待续)

 

黎锦熙 (照片来自网络)

 

毛主席与黎锦熙 (照片来自网络)

 

扮演黎锦熙的乔振宇 (影片截图)

 

采心与忘年交笔友——黎锦扬先生 (摄于黎老的家,2016年。两年后,“黎家八骏”的老幺——黎锦扬先生,在美辞世长眠 。)

 

感谢大家的阅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3)
评论
x潇潇 回复 悄悄话 采心好文笔!好作家写的好故事!
我和黎锦扬先生也很熟,听他讲故事是一种享受,百听不厌。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刚看到,是的,菲菲那里是友谊之家:))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我是从菲儿那里得知采心的,进来一看,采心的文章和经历真是太棒了。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nowOwl' 的评论 :

谢谢支持!
SnowOwl 回复 悄悄话 拒绝毛,有勇气!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tworry' 的评论 :

没事没事,是我没说明白。等会儿我把“本文作者”直接改成我的名字,就更清楚了。谢无忧!
dontworry 回复 悄悄话 恕我愚钝,上次看这篇的时候觉得照片像采心,可是读文章以为是以第一人称缩要。我好后知后觉啊。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菲谬赞了,折煞我也:)

你博文的包罗万象,自由灵动,以及其他城友们千姿百态的摇曳文姿,都是我正在学习和感悟的,收获很多呢。

感谢!!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回复 '二胡一刀' 的评论 : 二胡,不用担心,我担保采心不是五毛。

哈哈哈,我也可以担保采心不是五毛。:)

花花来了,采心惊艳吧,气质也棒,最主要的是有才!沙沙,采心是真正的有才,我等不能相比!:)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嗯,是挺幸运的。在他生命的后十年我和先生总去看他,听他讲故事。谢谢莎莎!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羡慕你有这些经历,祝好。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啊呀莎莎,太多果酱了,哈哈。菲菲应该当之无愧,我则受之赧然。我也不是北师大的,就是为了看黎锦熙才去看得片。

谢莎莎谬赞!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莎莎,是姐6年前在黎老家,我家孩子爹给照的。因为这篇需要,就让他找出来了:)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采心,敬仰啊,又才又谦虚,真是中国文人风骨展现,原来是和那些文字大家在一起熏陶的结果啊,北师大就是牛,菲儿也牛,你们俩都有才华,又谦以待人的行为方式差不多,是不是校风所致呢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好文,赞,最后一张照片就是你本人吗?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民国知识分子的风骨,算是中国现代文人的天花板了”。————可可一语中的!

那是六年前的照片,一般般吧。黎老走的同年,我母亲也走了。那之后我就蔫巴儿了。。。

感谢!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民国知识分子的风骨,算是中国现代文人的天花板了。
采心好美!有这样的忘年交缘分实为可贵啊!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见你回来好开心,先谢谢花妹帮俺“验明正身”~~

上次帮你占座没见你,就知道你可能出门了。花妹一定不会白走一趟,跷脚等你的新篇:))

那张照片是6年前拍的,惊艳谈不上,因为写到黎锦熙的幺弟黎老,就找出来摆上了:))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出门回来发现漏看了好几篇,我慢慢补看。
终于见到了采心姐的真容,相当惊艳。故事也讲得引人入胜,坐等下集。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二胡一刀' 的评论 : 二胡,不用担心,我担保采心不是五毛。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梧桐之丘' 的评论 :

谢谢给俺加油,正在写呢。一定把你的每一条肯定当成标杆,好好努力:))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就喜欢采心的文笔,风趣泼辣知识点多信息量大不虚夸似闲谈却引人入胜,咱就静等下篇再下篇!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二胡一刀' 的评论 :

二胡你好! 这篇主要是想讲,一个人怎样在君王和高官位置面前、敢于做出忠于自己内心的选择,以及这种选择对其后命运的影响。欢迎你接着看:))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亲爱的菲菲,本来暂没计划写这篇,谢谢你激发了我!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亦缘' 的评论 :

哈哈,亲爱的缘妹,我眼梢比较吊,但眼眉后面比较淡,是描了下才那么飞。咱就一般人长相,没威胁感,“杀”不了谁。。。谢谢妹妹的果酱!!
二胡一刀 回复 悄悄话 毛腊肉的老师啊,应该以此为耻。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亦缘' 的评论 : +1

哇塞,大赞采心和好文,开眼界,有历史意义!
亦缘 回复 悄悄话 哈,看到福利了!照片里的采心侧面,最引人注目的是眉毛,剑眉,英气!
这是“侧颜杀”吗:)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调皮:)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不对呀,你写错字了,你应该是“下巴很美的文化人”,哈哈哈

这篇就是临时有感而发,就写了:)

谢谢娜娜!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哎呦,采心是文化人啊!俺是下里巴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tworry' 的评论 :

给无忧端茶倒水!

我不是北师大的,只是为了看黎锦熙的片段才去看了这部片。“做开眼角手术”是现在最流行的变大眼妹的方式呀,写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哈哈

谢谢无忧的鼓励!!
dontworry 回复 悄悄话 采心是北师大的呀?你的介绍吸引得我也想去看了。“好像刚做了开眼角手术”,呵呵,怎么给你想出来的,太妙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