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老友记第一部) 奔着出轨去遛弯儿 (5 )

(2022-06-27 16:44:05) 下一个

 

(老友记第一部) 奔着出轨去遛弯儿 (5)

 

小白望着眼前这一人一狗,心生欢喜,竟也忘了再去顾望老陈。哪知此刻,分别躲在不远处暗影中的陈家夫妇,已把这一切尽收眼底。

 

此刻,大野正掏出裤兜里的手机,伸开肌肉杠杠的的长臂,搂着大黑又拍照又录像,之后在机屏上敲敲打打,划来划去。一阵忙碌后,他抬手搂了一把脸。混着汗水的雨水被擦去后,露出了他轧钢机轧出来一般的侧轮廓,咋瞅咋不含糊,咋看咋想黏糊。

小白舔舔嘴唇,忍不住问,你折腾啥呢。大野答:正把片片放进附近社区的宠物招领网站,以便失主见照后,马上联系我。

小白略微迟疑,支支吾吾:我……我认识狗主人,你,你不用上网费那劲了。

大野霍地抬起头,目光直射小白。

小白一扽,仿佛身体的某个部位,被大野那带着冲击力的目光戳中。

一股电流窜遍全身,令她浑身发软,魂不守舍。她忽然感到,自己好想成为他怀中的那只爱犬,被他抚摸,被他呵护,被他拂去风雨中的凄惶无助。

大野见她嘎巴着嘴说不出话,就问:你刚说,你认识狗主人?

小白回过味来,了然是因为自己认识狗主人,才被眼前的肌肉男所重视。她敛了敛神,嗯呐一声,没头没脑地解释道:我认识狗主人,也认识狗主人的狗……就是,就是你怀里的这只,还见他出来溜过它……不过,这会儿一直,一直等不到他,估计是雨太大,把他隔在哪里,今晚……今晚别指望他能过来了。待会儿这样吧,你……你先把狗……帮我整到我家,明儿我遛弯儿时,会亲自把狗还给……还给狗主人。

大野盯着小白白净净的脸,又问:你说的狗主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大概是为了吊他的胃口,小白故意口气暧昧地反问:男的,又怎么样?

大野却追问:我可是在认真地提问,你没有唬我吧?

小白烦了,干脆回道:看你浇成这德行,我唬你不是更缺德嘛。实话告诉你,我和狗主人在饭后遛弯儿那段时间,天天都能碰上,屡见不爽呢!

大野石化了,骇到无语,耳边莫名其妙地荡起陈太太的话:伞下那丁香一样的姑娘,也许正在别的街上吧……

 

而比大野更惊骇的,是此时躲在不远处屋檐下的老陈。心有戚戚的他,搞不清找到狗的小白,怎么会同大野在一起。

虽然不能完全听清两人的对话,但他已从大野石化的表情中,猜出七八分。他缩在阴影中,任凭小白望穿秋雨,不敢过来认狗。因为认狗就得认小白,认小白就得认小白所说的,那一切加起来等于认账。而在老婆的“马路情人”面前,他又怎么能承认这一切?!

 

无独有偶的是,在斜对个儿一处他根本没注意到的雨搭下,同样藏着看见大野后、不敢现身的陈太。

她一开始比老陈更蒙,躲在雨搭下的暗处,不明白跑过来买绿项圈的大野,怎么就同大黑和小白搞到一起。然而随后,借着斜风捎来的对话,以及二人脸上的表情,还有在突发变故前她那犹如章鱼爪下吸盘一般的捕捉力,她渐渐推断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雨点如鼓槌一般地敲打伞面,与陈太急促跳动的心脏里应外合。她紧紧的捏住伞把儿,在暗中洞察一切,前思后想,费尽思量:大野遇上小白,很可能已经猜到或早晚会知道,小白就是另条街上的“丁香姑娘”,——那位正让自己的夫君痴迷缱绻的漂亮寡妇。那么如果再见到大野,自己在他面前要怎么面对这份难堪,怎么诠释这份愁怨呢?

他会不会在悉知这一切后,产生电光石火般的顿悟:原来陈太你,你所期待的全绿狗项圈,并不见得是因为你有多么热爱山野绿,也许深藏于其中的更大的动机,是怎么借助于山野绿,去抵抗和消灭那另一半白……

陈太连连自问,双眸在两人一狗身上不停地转动,转动,最后终于落在大黑的狗项圈上。

她倏忽间感到,它把自己给骗了。她曾看到的“白绿各占半边圈”之对立,在大野同小白汇合在雨伞下的这一刻,向她还原了它的本相:那是怎样一圈清新而圆满的对接呢,——而与此同时,它很可能已为她的“遛弯儿”,画上了残酷的句点。

她因而百感交集,泪眼婆娑,不知是为遛弯儿遛到失去大野而伤心,还是为遛弯儿遛到夺回老陈而喜泣。毕竟,她在她与夫君合力打拼的这个家中,投入太多。那是她舍不得撒手的‘沉没成本“,埋葬着两人永劫不复的青春。

更有就是,面对云波诡谲的百变人生,谁又能告诉她,如果大野将老陈取代,会不会再次发生亟待止损的“成本沉没”?

 

阵雨过去后,陈家夫妇先后回到家。二人皆一惊一乍地找大黑,扮演丢狗后心急如焚的狗主人。

房前院后找个遍回来后,陈太太怨陈先生没关好门,陈先生就马上回忆找证据:我从玄关壁橱往外拿雨衣时,你到厨房取伞。玄关到房门要比厨房到房门近一大截,很难说不是你收的尾。

陈太太回怼:谁收尾不能只凭距离,还要看速度。我拎起伞就走了,你却非得把脑袋扎进橱柜一顿乱拱,找你那件很久没穿的旧雨衣,真是好奇怪。

老陈反驳:再奇怪也属于穿衣服,而穿衣服,是懂得遮盖自己的文明人,天天要做的事儿,有啥大惊小怪的。

陈太激辩:既然要遮盖,新买的那件会遮得更体面,为啥你还偏要找你那件“白不呲咧”的旧货?

老陈一听“白不呲咧”,赶紧打住,回归主题:哎,我说那口子,咱要找的不是大黑吗,怎么扯到扔了都没人捡的旧雨衣上?

陈太叫号:你扔噢,你扔了我眼不见心不烦,也好过个清静日。不然呢,就跟你吵个没完!

 

(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瓜苏' 的评论 :

不好意思呱呱,家里来了客人,昨天陪他们出去转回来得很晚,今天才回你。你归纳的“中心思想”很精准,就是“中年危机下不甘寂寞的故事。”

谢呱呱。晚点到你家补课啊:)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雨点如鼓槌一般地敲打伞面,与陈太急促跳动的心脏里应外合。采心的语言灵动有趣,太喜欢了。也非常喜欢这个故事,中年危机下的不甘寂寞。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是啊是啊,娃小的时候挺危险,没娃也不行。你看老陈两口子,没娃养狗,结果狗狗成了“狗媒人”,为别人做了嫁衣裳,唉。。。

谢娜娜百忙中来支持!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采心这篇,我从半路追的,写的就是实打实的中年人或中老年人婚姻现状啊。我经常想,人必须忙一些,夫妻俩工作越忙,狗血越少。一是养狗,还有一个就是娃小的时候在家带娃,这两个阶段其实挺“危险”的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谢谢可可的支持!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啊,期待更为精彩的尾声!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请姐看QQ话。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花妹,好高兴你来!上次菲菲来俺家做客,是随着你的花香来的。好感激啊!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 被他拂去风雨中的凄惶无助”,喜欢这句,特别精准。也喜欢“成本沉没”,可能因为投入太多,很多人不忍离开。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亲爱的可可,还有一集是尾声,这集算是进入尾声吧。嗯,我尝试把“成本沉没”用在婚姻里,不知道搞金融经济的回不回笑话我。先用再说啦!

谢谢可可!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尾声很精彩,“沉没成本”和“成本沉没”,太有趣了。结尾是撒娇也是警告呢!采心的这个短篇很有意思,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