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连载:女孩辛露(65.割舍)

(2009-12-01 19:12:41) 下一个


 二月初的后海,一池的坚冰。

 秃枝枯椏在风中打着颤,用发抖的笔触,把一湖的肃杀画到了绝顶。

  不是每个地方都有早春二月。——时不我予,阴差阳错,搭错车的旅程上,目的地是永远也到不了的花季。

  我站在岸边,望着远处空寂的冰面,想着几个月前在那里滑野冰的红衣女孩。——那岂止是一场衣袂翻飞的燕式旋转呢?——那团流动的红色,经由时间的打磨,光阴的定影,已成为远方的一片殷红的印记,一种血缘的呼唤。

 “南希是谁呢?”——于是,那天我接过周姐的手机,把自已关进了里屋,对着电话里的欧,说了第一句。

  “为什么突然这样问?——这就是你一整天都不接我电话的原因吗?”——欧震惊地探询我。

 “杰,你回到家了?——对了,顺路去找了小杨是不是?”——我岔开。

 “知道我要去找小杨,为什么不拦住我?——早就巴不得我赶快出门,你好得以胜利大逃亡,对不对?”——他声音抑郁。

  我顿了顿,说杰,我想你已经知道了,昨天你出门后不久,小杨就把那封法院的信送过来了,——为了一段良辰美景,我后来藏了它,这会儿把它放在了家里电脑房里的书桌上。

  “你看了信了?”——他似乎在往那里走。

 “是的,——开庭时间是在下礼拜三,只剩下一周的时间,我们来不及出去玩了,——不过,还是想谢谢你,所以早上特意用你留给我的那张要出去度假的字条,叠了个纸鹤,压在了信的上面,——昔人已乘黄鹤去,——就当我旅游去了……”——我停住,心中酸涩。

 “辛露,你不要怕。——我对纪英英的人品早有准备,只是没想到金这家伙会动手这么快,——电话里不便多说,我有事要跟你商量,快回家吧,啊?”——他柔声低语。

 我不讲话,——兜里的手紧攥着一张纸,——那是我到京京家前从蛋糕店取回来的法院的传票,我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听上去似乎还不知道的欧。

“露露,你有没有听到我的话?”——他切切地追问。

  我说杰,过两天吧,周姐病了,需要人照顾她。

  不想他接得很干脆,说露露,那你就把她接到家里来照顾,反正今晚上我无论如何要看到你,——不如这样吧,你把周京家的地址给我,我这就开车过去接你们。

 我顿了顿,就说杰,你真的要今晚再见面吗?——如果我当着京京的面,一不不小心忘了形,拽着你的右手,指着阁楼间大吵着让你讲有关那张画的故事,你要怎么面对大家呢?

 他听了就沉默,过了半晌就一字一字地说:“露露,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再度想抛弃我?!”

 我咽了咽阻塞的喉咙,说杰,让我们冷静下来,回到开始的问题吧,——如果南希是我的妹妹,我必须割舍你,别无选择。

 他就恶狠狠地低吼起来,说如果不是呢?——你凭什么确知她就是你的妹妹,凭什么?!

 我也麻利,说欧先生,那你呢?——你凭什么能证实南希并不是我的妹妹?——是不是为了说服我,早已做好了去验DNA 的准备?!

 我说完,慢慢地合上了电话。

 ——那天晚上,伴着京京服药后的轻轻鼾声,我一个人坐在窗前,任凭着欧那一个又一个急切的短讯,在时间中无声地流逝。

 我不回答,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是答案。——告诉他“别时容易见时难”,还是要说“两处茫茫皆不见”?——语言在此时是何等的苍白薄弱,它难以涵盖我心中的万千情结,——那是红色的血缘、蓝色的爱情和黑色的绝望。

 ……

 兜里的手机响起了彩玲声,——是京京帮我下载的,当然是美丽的“薇奥列塔”,以她细碎绵邈的女高音,把后海的这个严冬的午后,唱得更加的清冷和荒芜。

 是京京的电话。——我打开,喂喂了两声就开始抗议,说京京你怎么不讲话,——快说,是想听薇奥列塔的声音还是想跟我说话?

 还是没有回答,我猜想是掉了线,刚想挂断,就听她在那端着急地说,露露啊,我是周姐,刚才按完了你的号码后就接到了个插拨,——对了,晚上要去见一个重要的朋友,会晚些回家,你自己吃饭,别管我。

 我说告诉你啊,悠着点儿疯,你的感冒可没全好呢。

 不想她听了就咯咯地笑,说巴不得细菌通过口水传到他的口中,让他及时地得到传染!

 口水?——我皱了皱眉,忽然就笑了,说京京,原来你背着我谈恋爱了?——对了,趁着我这两天住在你家,要不要带回来给我看看,也好让我帮你拿捏拿捏。

 不想她听了,就忽然止住了笑,说露露,下周就要开庭了,你还有闲心帮我拿捏?!

 这会儿我就笑了,说京京,我这闲心还真大呢,不只要帮你拿捏,还要帮着纪英英拿捏,——告诉你吧,我这会儿没在家,正在后海呢,待会儿就要跟纪英英碰面开会去。

 “露露你说什么?——你疯了吗?!”——她高声地质疑着。

 我说京京你别急,听我说,——早上你走后,我在家里正洗碗时,接到了赵导直接打给我——“甘小珠”的电话,激昂地宣布说‘小甘你被录用了’!——所以说京京,打那会儿起,我便以一位正式编剧的身份,加入了你们《五十春秋》的剧组……

 “美什么美?!”——京京生气地打断了我:“这事我早有所料,所以当初在介绍你入组时,才喜忧参半地给你起了‘甘小珠’的名字,——当时就是想要借此掩人耳目,以避开纪英英对你的注意,没想到你今天怎么这样,要明目张胆地往她跟前凑合?!”

 我笑笑,说京京,这善缘孽缘都是缘,——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那场“大茶缸“的戏吗?——赵导后来在电话中说,当纪英英得知了这段剧情的设计后,非常的吃惊,再三要他替她约我,说戏往下拍之前,她一定要见到这位小甘才行。

 “约你?约你你就去啊你?!——哦,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露露,是不是这两天你在我家吃的不好,营养跟不上去,就变成了武松那样的弱智?!”

 我听了后想了想,然后抬起头,望着湖面空旷的远方,说京京,别为我担心,我精明着呢,——纪英英现在怕的,也许并不是什么打虎英雄,而正是一只我这样的替罪羔羊。——下周就要开庭了,我想试试看,能不能在那之前和她见面摊牌,以使得欧在开庭的那天,得以虎口脱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6)
评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青花瓷,我最后咬咬牙,争取让他俩在一起——谢谢你,美丽而浪漫的妹妹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韵妹妹,——怎么那么神,一连三个拷贝

跟妹妹的爸爸在一起能行吗?——辛露获得真累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无衣,完工了?这么快?

崔莺莺经过时间的进化,可能变成刘巧儿了,不喜欢包办——郑恒不用急,嘿嘿
azureblueceleste 回复 悄悄话 这小说,写的牵人肠挂人肚整一个“好”字了得。期末考实验双重压力下,俺都割舍不了辛露,辛露能割舍掉这人间难得的爱侣吗?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死都不怕,妹妹算什么大碍ne? 这份深情是说能割舍就能割舍得吗?
林韵 回复 悄悄话 露露怎么会为了妹妹就轻易割舍自己来之不易,历尽千辛的爱情呢?不过她倒是很果断的

问好采心

林韵 回复 悄悄话 露露怎么会为了妹妹就轻易割舍自己来之不易,历尽千辛的爱情呢?不过她倒是很果断的

问好采心

林韵 回复 悄悄话 露露怎么会为了妹妹就轻易割舍自己来之不易,历尽千辛的爱情呢?不过她倒是很果断的

问好采心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摔了四十万个耳光。看起来还精炼。多谢提示!
这两天崔莺莺来了,郑恒又得忙了。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无衣,才子佳人 + 勾心斗角 + 刀光剑影 + 马革裹尸?——留几个大故事当噱头

*********

幸运的女人更适合写东西。寸草春晖,寸木岑楼,仰望着感谢你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删的还好。依你意见,主要是浈娘,红歌的线路了。
觉得聪明的女人更适合写东西。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阿远的褒奖之言。俺不当真地当真了,戒骄戒躁地珍惜你的鼓励,好好努力

再次问候我蕾丝的朋友!
孟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采心,决不是你写得不好,而是常常读出字里行间的心血。随着你的人物一同悲喜着,有时候那种感受哽在喉里不知说点儿什么好(只有边读边掉泪的份儿)。

非常佩服你对情节、人物个性和心理起伏的刻画,一定向你好好学习。原谅我不常留言,以后一定努力改进。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无衣,当然有,——赤子牌的精神奶酪

晚一点上玫瑰

长篇删的顺利吗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今天有没有奶水?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对了,红尘雪儿,今天晚一点会上玫瑰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红妹,“暗涌”越来越抢眼,白天上班晚上码字,辛苦你了

再次感谢你的美帖,让辛露爽爽地在首页“潇洒走一回”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雪儿,向你学习,跑步前进,争取圣诞前完工

等着你来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心心,南希会不会是辛露的妹妹,但不是杰的女儿呢?

——他就恶狠狠地低吼起来,说如果不是呢?——你凭什么确知她就是你的妹妹,凭什么?!——直觉让我相信杰的这句话!!!!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不是每个地方都有早春二月。——时不我予,阴差阳错,搭错车的旅程上,目的地是永远也到不了的花季。

——那岂止是一场衣袂翻飞的燕式旋转呢?——那团流动的红色,经由时间的打磨,光阴的定影,已成为远方的一片殷红的印记,一种血缘的呼唤。

——那是红色的血缘、蓝色的爱情和黑色的绝望。

强顶!

这是否就是他们爱情的结局?爱情很美,让人陶醉,却总让人绝望——那永远也到不了的花季!痛彻心腑!

心心的文笔总让人有揪心的疼!伤感的美!

心心好!问候心心的朋友!



qianqiuxue 回复 悄悄话 割舍其实因为爱得太深,辛露的爱也许会因为发现血缘的真相而更为沉重,但真希望她能冲破那些阻碍,和欧在一起。

“秃枝枯椏在风中打着颤,用发抖的笔触,把一湖的肃杀画到了绝顶。

不是每个地方都有早春二月。——时不我予,阴差阳错,搭错车的旅程上,目的地是永远也到不了的花季。

我站在岸边,望着远处空寂的冰面,想着几个月前在那里滑野冰的红衣女孩。——那岂止是一场衣袂翻飞的燕式旋转呢?——那团流动的红色,经由时间的打磨,光阴的定影,已成为远方的一片殷红的印记,一种血缘的呼唤。”——顶心心这诗一般动人心弦的语言。

五弟五哥 回复 悄悄话 这故事要有大的转折了,对吗?
“这善缘孽缘都是缘”,人生好像都离不开这个“缘”字。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孟远——以前不常来,看来俺前面那些段子写得不好,今后一定好好努力

问候,我蕾丝的朋友!
孟远 回复 悄悄话 Sofa. 采心你写得真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