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英国脱欧实则闹剧一场?各方学者意见不一

(2016-06-25 00:07:19) 下一个

      中评社香港6月25日电(记者 黄博宁)脱欧派在昨日中午结束的英国脱欧公投中获胜,从此英国脱离欧盟,双方漫长的谈判即将展开。英国为何脱欧?会否加速英帝国瓦解?对世界经济格局有何影响?不断上涨的分离主义对港台有何影响?在重大问题上,用全民公投决定国家命运是否合理?

      中评社昨日就此问题采访了香港资深时事评论员邱逸、南开大学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助理教授田飞龙。邱逸以香港学者的角度看,认为英国实质上不会真正脱离欧盟;李晓兵从北京的视角出发,探讨中国应该从中获得什么启示;田飞龙则以法律学者的视角进行探讨。三位的意见不尽一致,罗列如下,供读者参考。

      邱逸:英国脱欧是闹剧一场

      香港资深时事评论员邱逸接受中评社采访时,对英国脱欧提供了几点反思。第一,英国愈来愈江河日下,愈来愈内缩,将从二流国家下降成三流国家。第二,从经济上看,未来两三年,英国和欧盟将陷入漫长的谈判,重新就贸易、关税等协定作出安排,市场存在很大不确定性,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不可避免受到影响。第三,英国现在作为欧盟国家,却没有加入申根条约、不用欧元,从某种意义上说,本身也没有完全融入;反过来说,即使投票脱欧,相信英国精英也会继续与欧洲在某种程度上保持联系,毕竟这个大家庭太大,又一衣带水,难以真正走出去。第四,这次投票可能使港独、台独的自决的情绪有所高涨,但政治是现实的,在中国复兴的大背境下,两独都绝没有实现的可能。第五,英国脱欧表现了社会的分裂,是精英和平民的分裂,这和美国的特朗普很像,所以,的客观上可能长特朗普的士气,助其成为美国总统。

      这场公投引发的另一思考是,公投决定国家未来是否应该。“公投表面很神圣,实情却是很情绪性。如果决定的权力在公民,那么政府有何用?代议制的意义不是把权力委托给合适人物,让他们做出合适决定吗?”邱逸表示,民主机制允许人民选择领袖,但不应该替领袖作出重要的决定,由民粹来决定兹事体大的事,绝不合适。从政治学的角度看,一旦实行投票民主制度,就会有一个矛盾:假设人民所有决定都是对的,但现实是人民又多是平庸的。结果是明知做了蠢事,还不得不尊重。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中国实施精英集体领导的可取之处。 

      英国脱欧以后,未来或有多米诺骨牌效应,导致其他想脱欧的国家跟风。邱逸认为,欧盟这一松散的国家联盟,真正威胁是福利制度和伊斯兰化,内部成员的真实心态是“既要分又要和”、“大而不破”,英国闹着脱欧,实质上也不可能完全脱离,无非是一场闹剧,演员都在卖力演出而已。

      李晓兵:中国应抵制解构主义冲击波

      南开大学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国欧洲法研究会常务理事李晓兵认为,英国的脱欧,从世界大趋势看是世界整体经济不景气,难民潮冲击的背景下,英国作为传统大国,在欧盟中话语权少,自认付出多回报少而退出。中国从中得到的启示是,大国在国际力量的博弈中,必须占领潮头。

      英国脱欧,是欧洲扩张、走向一体化的重要挫折,这一苗头始于2005年《欧盟宪法条约》草案未能得到通过。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欧洲整体经济没有起色,英国又希望独善其身。脱欧之后,中欧美三角中,欧洲信心和分量降低。李晓兵认为,中国在这一变动中可获得更多战略空间,从国际政治博弈看,中国处在整体有利的位置。

      事实上,英国当年加入欧共体,法国对此曾通过公投的表示同意,如今离开欧盟,英国自己也以全民公投的方式进行决定。结合国际形势的发展,公投在西方国家似乎成为一个基本潮流,港台的一些极端政治势力对此也念念不忘。李晓兵表示,西方社会有公投的实践和传统,其程序、操作已经有了基本的法律依据,这一状况与西方社会后工业化发展阶段有一定的关系。而中国仍然处于实现国家战略发展目标的关键阶段,要通过发展瓦解这样的冲击波。另一方面,中国的民族性格也与西方不同,追求大一统仍然是主流。

      田飞龙:英国会加速衰落 成内核化标准民主国家

      第一,英国脱欧是其政治文化变异的结果。一方面,表示英国代议制和精英政治的衰败,政治家不愿意承担责任,将国家事务推给充满不确定性且无法问责的人民;另一方面,英帝国的尊严思维超越了利益理性思维,保持自我独立性与帝国荣誉的诉求超越了融入欧洲及一体化的诉求。

      第二,英国脱欧是欧盟一体化和欧洲梦的重大挫折。欧盟管治表现出行政主导、民主赤字和少数国家决策的特征,英国不愿意在此体系中成为被动接受政策的参与者,也看不到欧盟政治进一步国家化的希望。此外,难民危机、集体财政危机和恐怖主义也是脱欧重要因素。

      第三,脱欧将直接刺激苏格兰再启独立公投程序,引发北爱尔兰公投分离及完成爱尔兰完全统一的进程。英国内部治理将延续代议制、普通法和保守主义精英政治传统,逐步内敛收缩为一个“内核化”的标准民族国家,整体上将加速衰落,强国地位面临严重危机。

      第四,脱欧公投对公投正当性产生正反双重影响。一方面,公投日益成为一种处理国内分离主义和国际体系归属问题的正当程序,这对港独、台独等有一定影响,对其他有着分离主义问题的多民族国家也是重要挑战;另一方面,公投表现出的公众盲目和精英衰败也会引发政治反思,重新激活代议政治和精英政治的正当性与活力,公投的正当性及各国政府与人民对待公投的态度可能发生重要变迁。

      第五,国际政治上,脱欧会加重美国协调西方内部团结的政治负担,刺激欧盟内部的退欧冲动,分散了美国重返聚焦亚太遏制中国的战略定力和实施能力,客观上为中国内政改革、外交格局及国际体系建构努力提供了战略缓冲期和重要机遇。

      第六,卡梅伦辞职为脱欧派执政带来契机,但脱欧派并无关于新英国如何建设及构建新体系的成熟规划,英国政治将进入空前困难的混乱期,充满不确定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