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阜阳白宫案再调查 探寻“官场痼疾”切入点(图)

(2008-06-29 15:29:01) 下一个

安徽阜阳花费3000万元建造的政府办公楼酷似美国白宫,引发争议。



与“白宫”遥望的学校非常简陋。



  阜阳“白宫”举报人蹊跷死亡事件又有新进展,6月5日,“白宫书记”阜阳市颍泉区委书记张治安在其办公室被安徽省纪委、省检察院联合调查组带走。号称“白宫”的颍泉区新办公大楼从其诞生之日起,即引发舆论的激烈声讨。而今年3月13日凌晨,“白宫”举报人李国福在安徽省第一监狱医院蹊跷死亡,使该事件更受世人关注。为何被举报者屹立不倒,举报者反而身陷囹圄,又离奇地死在监狱之中?究竟“白宫”案背后隐藏着多深的腐败黑幕?本社汇选有关论点,供读者参考。(评论员:季实)

一、善恶到头终有报 “白宫主人”停职受查

1、张治安领政引争议 建得起白宫建不起学校
  日前,阜阳“白宫”事件有了续集,6月5日,“白宫主人”、阜阳市颍泉区委书记张治安被安徽省纪委、省人民检察院联合调查组从他的办公室中带走,配合调查“白宫”举报人李国福死亡事件,至今未回。此前被停职审查的还有颍泉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汪诚、反贪局局长郑涛。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这位元因“五大工程”名震阜阳的“白宫”官员,终于到了报应临头的时候。(北京《中国青年报》)

  在安徽省阜阳市区外105国道北不远处,就是该市颍泉区新建的办公大楼。该建筑为欧式风格,外型错落有致,富于变化。因为与美国总统府有些相似,当地的老百姓形象地称之为“白宫”。他们说,这是阜阳市最漂亮的建筑,“如果不是挂着国旗,真不知道是在美国还是中国”。(湖北《楚天都市报》)

  这座大楼在当地引起了极大争议。争议的焦点在于,颖泉区是省级贫困县(县级区),其年财政收入也不过刚刚过亿,就投入3000万元(不算土地成本)盖起了如此奢侈的办公楼,当地就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要办了吗?为了盖这座楼,建在原址上的一所学校被“安置”在一个破旧不堪的院子里,教室门上的木板已经松动脱落,只好从外面再钉上一块木板;窗户上也不见玻璃,用透明度极差的塑胶布遮住。(北京《北京青年报》)

  2006年春天,日本人水谷准来到安徽省阜阳市颍泉区杨庄小学考察,看是否对这个学校进行国际援助。他看到这座被庄稼包围的小学,校舍都是危房,房顶和墙壁到处是裂痕,桌椅破旧,而距杨庄小学十几公里之处,就是颍泉区政府外表豪华的欧式办公楼。一边是破桌烂凳的简陋教室,一边是气派不凡的办公大楼,这样的反差让人心酸。水谷准不明白,这栋政府大楼的豪华程度堪比巴黎凡尔赛宫,建设资金足以翻建数百所小学,为什么当地政府有钱建办公楼,却无力改善一所农村小学?今年6月,日本《产经新闻》刊登了水谷准阜阳之行的调查报告,并引发舆论强烈批评,有线民称,“丢了安徽人的脸”。(广东《南方都市报》)

2、“带病提拔”早有前科 舆论媒体轰不倒张治安
  在颍泉区制作的一本册子里,介绍阜阳五大工程(包括“白宫”、阜阳科技生态园、回圈经济园、皖西北商贸城以及工业园)时称“颍泉区委主要领导,果敢行动,奏响发展最强音”。这些占地千亩或投资千万以上的工程,都是区委书记张治安任期内的大专案,被认为是颍泉经济发展的标志,但其引发的上访及争议始终不断。(北京《新京报》)

  在李国福的举报信《数千农民在流泪万亩良田被糟蹋》中,列举了张治安的数条罪状,其头条罪状是:张治安自2001年至今开始搞圈地开发,把阜城西北颍泉办事处的6个行政村7000余亩的肥沃土地一分3块,把周棚镇至阜阳沿路两旁5000亩土地搞所谓的回圈经济园。第一块1000亩,建皖西北商贸城和区政府大楼;第二块1300亩,搞生态园、高尔夫球场、跑马场等;第三块4000余亩搞所谓的工业园;第四块5000亩搞所谓的回圈经济园。这些土地均无任何审批手续。而这些“罪状”,另一方面恰恰成了张治安在其他干部眼中的政绩和有魄力与实干的例证。而一个省级贫困县(区),需要一个如此豪华的生态园吗?

  李国福列举的第二条罪状是:“张把原区委、区政府卖给开发商,把亲信王家山安排成工程总监,并拆除一个小学建成美国白宫样式的新大楼,耗资巨大”。这座被阜阳百姓称为“白宫”的区委区政府新大楼,已经被媒体多次曝光。2007年1月,《农村农业农民》杂志以“安徽贫困区建豪华办公楼,日本人来修小学危房”为主题曝光后,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南方都市报等媒体均对颍泉区豪华办公楼进行了报导。但作为“白宫”主人,张治安却没有在这次媒体的狂轰中“倒下”。(北京《中国青年报》)

  据阜阳市政法系统的一名官员透露,当时的人大常委会上,有代表称赞张治安“是个敢想敢干的干部,有魄力有胆识,干实事”。也有代表称,“这个人作风粗暴,大兴工程的背后诸多强制拆迁、征地引发群众上访”。据悉,为了给“白宫”建配套设施,附近高井村的很多人成了失地农民。在拿到一次性的补偿金后,区政府并没有如约把他们“农转非”,低保待遇就更是遥不可及。年轻人还能出门打工,一些无依无靠的老人只能成立了“老年搬运队”,在附近“商贸城”混口饭吃。盖办公大楼是为改善办公条件,改善条件是为了更好地为人民服务,现状却是本应被“服务”的人为了大楼而吃尽苦头。不知道安坐其中的工作人员想到那些学生和老人,可有一丝歉疚?而这种明显本末倒置的决策,又是通过怎样的程式做出的?(北京人民网)

  据《中国新闻周刊》报导,张治安还是一名“带病上岗”的官员,他曾向阜阳市颍上县委书记张华琪行贿10万元而得到升迁。曾因牵出行贿者最多而闻名的阜阳获罪官员张华琪,在其判决书中,确认了张家4人参与行贿的事实。张志勇(先后任八里河镇镇长、书记),张志刚(曾任汤店镇党委书记),姜辉(先后任南照镇镇长、书记和颍上县副县长)以及张治安本人均向张华琪行贿,其中张志勇和张志刚是张治安的堂弟,姜辉是张治安的妹夫。“张家的势力达到鼎盛时期,张家人在颍上县担任副县级干部的多达10人,而且都在要害部门。”一位元阜阳市委干部告诉记者。(山东《齐鲁晚报》)

3、贪图虚荣竞相攀比 一把手权力过大是根源
  就在张治安被省纪检部门带走之前,5月20日,张接受了《新京报》的专访,言语之间充满了不平和不公。他说:“一个区域经济发展了,配套的服务设施都要跟上去。我当书记这十年来,全区财政年收入由6000万到现在1亿多,区政府大楼也是政府的形象,也是一个城市的招牌。我们去上海考察,发现他们有个法院就建成这样,他们是产权置换来的,发达地区能搞,我们为什么不能搞?”(湖北荆楚网)

  其实,张治安所说的“发达地区能搞,我们为何不能搞”的言论更值得反思。当前官场的一种不良现象,那就是不切合实际的模仿和攀比。颍泉区农民人均收入才一千多元,不少乡镇的学校教室还是危房,有的学校甚至还是“泥巴凳泥巴台,里面一群泥巴孩”。但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地方上为了“充胖子”,肆意侵占农民耕地,强行拆迁。而这些人之所以热衷于“打农民的脸,充自己的胖子”,是尝到了这里面蕴藏的巨大甜头。这种“充出来的胖子”可以为自己的仕途加分,可以换来更大的权力,可以满足自己无尽的欲望。贫困地区往往能创出一些“世界之最”,大搞“形象工程”、“面子工程”,甚至不惜透支几年或几十年的财政收入修建办公楼,强占农民的庄稼地建设高尔夫球场,结果是重新把当地群众推回到贫困的边缘。(天津津报网)

  有着层层管理制度,严格的预决算、支出程式的公共财政,为什么就成了某些官员随意支出的“小金库”?一句话,这些官员的权力太大了!大到了一个人甚至是少数几个人随意“拍拍脑袋”,就可以决定数十万、数百万,甚至数亿元的支出,而相关的法律法规,相关的层层支出程式,相关的监督人员,都可以轻易地“应付”。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当“公权”成了“私权”,被某些官员所“垄断”的时候,一切的民意和监管就是如此苍白。(北京光明网)

二、举报未得好下场 李国福之死疑点多

1、究竟他杀还是自杀 权力涂改了死亡鉴定书
  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当天,另一条重要新闻被淹没了。当天的《中国青年报》披露,此前蹊跷死亡的阜阳“白宫”举报人李国福,其由阜阳市人民检察院出具的死亡鉴定书存在巨大缺陷。全国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委员会主任吴革说:“死亡鉴定书一定要有鉴定人的签名,只有法医才能作出这样的有效鉴定,仅加盖单位印章是不够的。只能说下的是政治结论,而不是技术结论。”而另一位法医说,鉴定书“自缢身亡”的结论下得太简单,法律上一般会将这类死亡描述为“机械性窒息死亡”或“外物勒颈死亡”。(湖南《潇湘晨报》)

  2008年3月13日凌晨4时55分,阜阳市颍泉区豪华办公楼“白宫”举报人李国福在安徽省第一监狱医院死亡。2007年8月26日,李国福返回阜阳市当天被颍泉区检察院带走,随后被拘留、逮捕。此前李国福曾多次到北京举报张治安违法占用耕地、修建豪华办公楼“白宫”等问题。而自从李国福被检察机关带走后,其家属中先后有4人因精神出现问题被送进精神病院治疗。(北京《中国青年报》)

  一般认为,李国福死得不明不白。其实说死者是“自缢”,从一开始就遭到包括死者家属、媒体和众线民的质疑。众所周知,自缢的人只要没有被强行封住嘴巴,缢死后一定会导致长长的舌头伸出,而且没有例外。然而,这位被当地司法机关“鉴定”为“自缢”者离开人世时竟是“紧闭着嘴巴”的。这种有违常情的情形,当地司法机关为何不能向家属包括媒体公开说明?而况且,当死者家属在当地公检法部门多人陪同下在殡仪馆见到死者遗体时发现,李国福“脖子两侧有很深的勒痕,正前方颜色很浅,双目紧闭,嘴巴紧闭,锁骨附近、后颈部和背部有大片青紫”。这些也都是有违常情之处。而阜阳市人民检察院好像并不顾忌这些,就是要将“有缺陷”的死亡鉴定书拿出来定案,真是匪夷所思。(河南《郑州日报》)

2、李国福之死有黑手 权力嚣张法律尊严何在
  豪华办公楼、腐败、举报、举报人被逮捕、举报人在狱中死亡、“自缢身亡”,这样一个时间序列和事件序列所形成的链条、所蕴涵的因果联系,引人深思,耐人寻味。其中有一点非常清楚:那就是先有李国福的举报,后有对李国福的贪污受贿的调查——公开的报复。李国福会不会又是一个绝对权力下的牺牲品,迫切需要中立和公正的调查。(河北《燕赵都市报》)

  李国福被检察机关逮捕的理由是犯贪污罪、受贿罪、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和印章罪、伪造公司印章罪四项罪名,李国福退休多年都没人查其经济问题,而偏偏在举报区委书记期间被发现了犯罪证据,这不得不让人怀疑有打击报复之嫌,只不过这种打击报复披上了合法的外衣。更为重要的是,作为区委书记的张治安,他控制了地方执法、司法机关的人财物,掌握了一地的绝对权力,他有权指挥着地方司法机关办案,举报人在他的“一亩三分地”上,又如何维护好自己的权利呢?(北京《法制日报》)

  且不说李国福死亡的细节破绽百出,受到了多方质疑,就这起事件本身也让人看到了权力的嚣张。举报未果反被捕入狱,李国福的女婿张俊豪也被检察机关带走,逮捕证上竟然没有公安局长的签名,原因何在?李国福死后,张治安说:“张俊豪的案子不再追究,无罪释放。”权力何其大也!难道当初就属“莫须有”?李国福死亡事件被媒体披露后,颍泉区法院约见张俊豪家属,要张俊豪认罪,称“案子要重新审理”,如此向当事人施压也未免太张狂了吧?(上海文新传媒网)

3、密室举报无济于事 保护举报人不能走形式
  据《重庆晚报》报导,自今年年初以来,重庆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就建立了“密室举报”制度。该院在受理、登记时就刻意地开始保护举报人。举报时在专门密封的“密室”里进行,举报后还有“贴身保护”,甚至直接住进检察院……“密室”的隔音效果可能非常好,可是,它能将“张书记”拒之门外吗?其实,“张书记”根本就不用“亲自”进去,他一个电话甚至一个眼色,检察长可能就会乖乖地把举报笔录送上他的案头。然后,“张书记”也不用采取“雇佣杀手”等江湖手段,而是“合法”地动用国家机器,乃至以“反腐败”的名义直取举报人的性命。(广东《珠江晚报》)

  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个举报者由于司法机关办案程式的“不严谨”,导致举报人资讯被泄露的?又有多少名司法机关的办案人员,在经意或不经意间向“有关领导”透露了举报人的资讯?或许,有制度设计的原因。比如说,名义上“依法办案、独立办案”,实质上不得不受某上级机关或上级领导的制约。最终不得不办“人情案”、“关系案”。(湖南红网)

  “密室举报”最多只能算是一种技术上的创新。它虽然也能发挥一定的作用,但对举报人威胁最大的不是有形的暴力,而是无形的权力。因此,保护举报人的关键不在于技术,而在于体制——如果司法机关不能独立地行使司法权,“密室举报”的作用非常有限。(河南大河网)

三、指责媒体妖魔化 当局无视阜阳乱象

1、多年未见查处回应 揭示阜阳官场生态恶劣
  豪华办公楼与破旧学校,就这么明摆在那里,还用得着经李国福的“举报”才被有关方面知晓?奇怪的是,进进出出那么多干部,多年以来对此处之坦然。“白宫”从立项到修建,一路“绿灯”,负责审批、监督的部门,何以没有提出异议,难道是反对无效?(北京《人民日报》)

  几年来,面对媒体质疑,面对当地百姓的不满,始终未见相关方面正面回应,更别说提出问责。倘若是“不屑”回应,那么,保障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言犹在耳,难道充耳不闻?对民众的表达与监督如此漠视,是不是有怠政之嫌?去年中纪委、监察部把建豪华办公楼作为整顿的重点,有关部门为什么就没有去认真清查?(北京中新网)

  至少从2005年至今,官场生态严重恶化的安徽省阜阳市,始终处于新闻媒体高度关注的“暴风圈”内,这在全国各地极为罕见。先是“官出数位,数位出官”第一大贪官、被判死刑的副省长王怀忠,接着是震惊海内外的“阜阳劣质奶粉事件”,再加上阜阳之前传出的“大头娃娃问责不力”、“行贿者连任法院院长”、“白宫办公大楼”、“白宫举报人神秘死亡”等负面新闻。而近期又爆发了手足口病疫情,至少有20多名儿童因感染EV71病毒而在一个多月中死亡。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那么多的恶劣事件都发生在阜阳,为什么领导换了一届又一届,阜阳的政治生态竟然这样恶劣,腐败及“纰漏”还在一个接一个的出,且件件令人“瞠目”,石破天惊?(北京《证券日报》)

2、妖魔化成为挡箭牌 阜阳喊冤叫屈无人信服
  从毒奶粉事件到“白宫”事件,频频曝光的负面新闻让阜阳政界形象大受影响。面对质疑,阜阳市委呼吁外界和媒体不要妖魔化阜阳,阜阳市委宣传部负责人说,这几年无论是阜阳的什么事,再小的事也总能被搞出大影响来,妖魔化阜阳成了某种“时髦”。但是,最近几年阜阳出现“妖魔”的密度和频率确实非常之高,这是包括阜阳人在内的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事实。(北京《中国经济时报》)

  请不要妖魔化阜阳——似乎阜阳成为受害者,成了全国媒体迫害的对象了,事实是这样吗?很显然,这首先是阜阳官员的偷换和绑架。偷偷地把阜阳所有百姓和阜阳政府捆到了一起,把整个阜阳形象与阜阳官员形象绑在了一块,把全国媒体推到了所有阜阳人的对立面,将阜阳的官民矛盾偷换为阜阳与外媒的矛盾,在刺激地方排外情绪中转嫁矛盾,将政府和官员所为蒙混于所有阜阳百姓而伪装成受害者——然而事实是,外界和媒体从来没有妖魔化过阜阳的形象和阜阳的公众。

  媒体每次的批判矛头从来都是指向阜阳政府某些部门和某些官员,曝光他们的腐败,他们乱花阜阳纳税人的钱财,他们打击阜阳的举报人,他们拒不处理腐败案中的行贿者,他们漠视阜阳孩子的生命——媒体每一则报导针对的都是阜阳一个个具体的部门和具体的官员,何时给阜阳形象抹过半点儿黑,何时向阜阳人身上泼过半滴脏水?相反,恰恰是这些阜阳部门和官员的渎职、腐败和不负责任不断地伤害着阜阳人的利益,如果说阜阳形象蒙羞,也是因为某些部门和官员的所作所为,而不是媒体的客观报导。(北京《中国青年报》)

3、自说自话无济于事 公布真相方能澄清误解
  我们能理解一座城市背负上“妖魔化”一词所带来的巨大压力,但阜阳欲证明自己是否被妖魔化,不能只是自说自话,只拿出自己的观点,而不去积极回应媒体的报导;只为自己喊冤叫屈,却不正视举报人李国福的死因;只是质疑媒体追踪报导的动机,却不反省自身存在的问题。(重庆华龙网)

  在一切质疑面前,真相无疑是最具说服力的。我们期望,随着安徽有关部门调查的全面展开,一个完整的关于举报人李国福死亡的报告能够公开呈现于公众面前,这份报告自然会澄清阜阳是否被妖魔化的问题。当然,前提必然是,这份报告能够回答李国福死亡一案中所有的关键问题——阜阳白宫是否违建?李国福的举报是否属实?李国福的死因究竟是什么?(湖北《长江商报》)

四、案情真相须还原 考验政府反腐规划

1、“白宫门”堪比“虎照门” 李国福之死影响更恶劣
  6月29日,扰攘了八个月之久的“陕西华南虎事件”终于真相大白。上午10点,陕西省政府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周正龙是用老虎画拍摄假虎照,目的是为了骗取钱财,其行为已经涉嫌诈骗罪,目前周正龙已被公安机关以涉嫌诈骗罪提请检察机关批捕。而“白宫门”举报人李国福蹊跷死亡事件,是一起比“虎照门”事件事态更严重、影响更恶劣的一起事件。

  如果说周正龙及其“华南虎”事件拷问的政府的诚信和公信力问题,那么“白宫”事件则考验的依法治国的方略和法律的尊严,以及人们将如何面对人治与公权力滥用的复杂问题。无论是李国福如何蹊跷的一个死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李国福为什么会死?在一个依法治国方略钦定已有三十年时间的法治国家,诸多的法律条文保护不了一个“白宫”事件的举报人,我们的法律尊严何在?在“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法治社会里,难道县委书记的“公权力”就是法律禁区?(北京《农民日报》)

2、捂盖子成官场积弊 案情真相恐难水落石出
  4月22日,《阜阳“白宫”举报人蹊跷死亡调查》经中国青年报独家刊发后,在网上和当地引起了强烈反响,当事人家属再次遭到相关部门的威胁、恐吓和调查。据李国福的妻子袁爱平说,得知记者采访后,伍明镇政府、镇教育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分别给李国福长子李登辉和四女婿靳峰打电话,警告他们不要找事,赶快回来上班,不要再惹麻烦了,否则将停止他们的工作,甚至开除公职。(江苏新华报业网)

  据报导,阜阳“白宫”举报人李国福蹊跷死亡事件发生后,引起了强烈反响,截至22日21时,仅腾讯网网友评论就已超过了8万条,人们纷纷强烈要求纪检部门彻查此案。然而,在沸腾的民意面前,反应“迅速”的阜阳市颍泉区有关部门不是及时给公众一个合理的交代,却急着向当事人家属施压,恐吓他们不要“再惹麻烦”,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山东《齐鲁晚报》)

  调查的展开和张治安的官帽被摘,这是还原真相的开始。但李国福的悲剧已经告诉了我们,张治安在阜阳市有着怎样惊人的能量。如今虽然张治安已被停职,但由于其家族在阜阳市盘根错节的关系网(鼎盛时期,其家族内有10人在当地担任副县级干部,而且都在要害部门),只要调查过程仍有阜阳市政府部门的参与,张治安就极有可能找到“突破口”,但从律师向阜阳市检察院提交重新尸检申请的细节可以看出,具体调查过程仍有阜阳市司法部门的参与。这样的调查模式,为彻底还原真相蒙上了一层阴影。(宁夏网)

  事实上,从张治安行贿事实被认定也能稳坐官位甚至差点被提拔来看,阜阳官场的公信力已经大打折扣。而在李国福蹊跷死亡之后,当地司法部门却对诸多显而易见的疑点视而不见,更让人对他们的公正执法失去了信心。是包庇也好,是畏于张治安及其家族的权力也好,已经成了张治安的共同利益者也好,当地司法部门和政府在这件事情上都已经失去了取信于民的资格。(广东《现代快报》)

3、阜阳官场理应回避 “白宫主人”必须深层问责
  对于长期关注阜阳“白宫”案的人来说,这应该算是一个好消息:安徽省纪委、省人民检察院联合调查组就阜阳“白宫”举报人李国福死亡事件展开调查,“白宫主人”、阜阳市颍泉区委书记张治安被停职。巧合的是,就在传来张治安被停职调查消息的这一天,恰逢中共中央全文发布未来五年的反腐败工作规划,不啻为其提供了一面审视的镜子——比如,我们将如何保护举报人?通过包括阜阳“白宫”案在内的一系列具体案件,民众将非常直观地审视和评价这一反腐规划的落实成效。(河南《大河报》)

  具体到阜阳“白宫”案,公众最为关心的问题无疑是:举报人李国福究竟是怎么死的?“白宫”的腐败成色究竟有多高?阜阳“白宫”案为何迟迟得不到调查?是否有人应该为此承担责任?(北京千龙新闻网)

  阜阳“白宫”群情汹涌,面对公众质疑,安徽省有关部门引以重视,派员赴阜阳展开调查,无疑显示出回应民意呼声,调查事件真相的积极姿态。无论是李国福的家属,还是公众舆论都在期待着该案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但是鉴于举报人死亡案件的复杂性与阜阳当地政治生态的复杂性,为了保证调查公信力,对于“白宫”举报人蹊跷死亡这样上升到公共事件层面的重点案件,不仅阜阳当地有关部门应该主动避嫌,安徽省有关部门也不宜介入。(山东新闻网)

  举报人李国福赴京上访回家马上全家被抓,当地官员法治观念淡薄,习惯以权压法由此可以窥见一斑。从当地检察院公布的调查结论来看,即使当地官员不能左右案件调查,也很有可能对该案调查取证活动进行干扰与破坏,难以保证案件调查实体公正。而且,“白宫”举报人死亡案牵涉到了当地官员的切身利益。如果李国福自杀身亡的调查结论被推翻,很有可能一排官员因此倒下。他们如何甘心自己的权力王国倾覆?调查的过程注定是一场严峻的权力较量。(中国江苏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