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2011TNF旧金山耐力超马挑战赛亲历记

(2011-12-06 10:06:02) 下一个

2011TNF旧金山耐力超马挑战赛亲历记

    旧金山是TNF耐力赛的大本营,本次比赛的全名是The North Face Endurance Challenge 2011 – Championship - San Francisco,名字长的都不知如何来翻译。偷个懒,参照时下国内的译法:“2011旧金山国际户外耐力跑挑战赛冠军总决赛”。

    TNF是The North Face的缩写,有人直译成“北脸”,俺个人感觉还是“北坳”或者“北坡”可能更贴切。这是一家成立于60年代的运动器材商店,地点就在旧金山,最初是做登山器材的,而登山界中北坡通常意味着最难的路径,故此命名。后来,这家店越做越大,逐渐连锁开来,并且成功地赞助了很多届的户外耐力跑挑战赛。

    目前,TNF是美国,欧洲和亚太地区最大的越野系列赛之一。在中国的北京,就有“TNF100北京昌平国际耐力跑挑战赛”,时下也是中国影响力最大的超马越野赛。在美国,TNF分为东北区、中大西洋区、中西区、和东南区这四站分区,最后的总决赛就在旧金山举行。有时候,TNF也会赞助各地分赛点的冠军前来旧金山参加决赛,如2009年北京昌平的男女冠军运艳桥和邢如伶就应邀参加了当年度的冠军赛,并且获得男子组第28名和女子组第9名的不错名次,成绩分别是8:34:23和9:42:33。不知何故,今年的旧金山总决赛并无来自中国的选手参战,只有曾经在北京TNF夺冠的日本好手镝木毅(TSUYOSHI KABURAKI)参加了本次比赛,成绩是06:47:06,排名第6,此是后话。

    TNF有时也作TNF100,是指最长的赛程是100公里,例如在中国的北京昌平,还有欧洲以及澳洲,都是如此。但是,北美TNF的最长赛程却都是50英里,也就是80公里,或许是美国人成心要用英里凑个整数的缘故。

    这届的TNF旧金山总决赛,分别有5K,10K,半马,全马,50K和50M几个赛程,除了种子选手之外,也对社会各界开放。小可不才,选了一个第二长的赛段,50公里山地跑。报名有点晚,结果只能排在waiting list上,本来以为没有希望了,前几周突然收到一封Email,有人退出而侥幸入选。

    今年北京马拉松惨遭滑铁卢而崩溃,一直很不服气,感觉自己的实力没有真正发挥出来,因此迫不及待地在11月初参加了一个小型的山地越野赛,跑了一个21英里,成绩是4小时12分,获得小组第一。这次比赛的全过程都很顺利,配速12分钟,没有撞墙。但是,比赛伤到了膝盖,严重到不仅下楼梯很疼,甚至平地走路都很不舒服。胆战心惊地去瞧了医生,那位来自台湾的医生抓住俺的腿,左右前后地摆弄了一番,然后诡秘地一笑,拿出来两条粘性绷带交叉裹在俺的膝盖上,说,下地走走。如言一试,真的不疼了!医生大笑曰,韧带轻微拉伤而已,小儿科!

    这次的经历提醒了俺,随着运动时间的增长和运动强度的加大,如何避免运动损伤,日渐重要。于是买了Nike Dry Fit及膝长筒袜,避免小腿抽筋;又买了Mueller护膝带,避免膝盖扭伤。另外,上次的21英里越野赛中只喝电解水,虽然口感不佳,但是赛程中体力充沛,对于缓解抽筋和撞墙,贡献良多,也是一个不错的经验。

    于是,2011年12月3日的凌晨4:30,俺踹着一颗几乎爆棚了的自信心,顶着黎明前的黑暗驾车出了家门,独自一人径直杀奔旧金山市区。

    今年的TNF与往年不同,50K和马拉松的选手不可以在比赛场地停车,对于来自南部的选手要将车停放在旧金山市区的Marina Middle School,然后乘坐5:45AM的摆渡巴士前往位于金门国家娱乐区(Golden Gate National Recreational Area)的比赛场地。旧金山市区去过N次,很少迷路。偶尔犯个迷糊,也很快就找到正路。所以没有携带GPS,凭着一份古狗导引图,就这么着上路了。

    5:20AM,下了101,一下子出现了好几个出口,犹豫之中,选择了前往金门大桥的路。几分钟后,觉得不对劲,因为驶上左转的Market大街!俺的印象中,101在旧金山市区就是Van Ness大街,而Market却是与Van Ness相交,但是究竟是往左还是往右?慌乱中,转了左。又走过几条街,依旧没有撞上Van Ness。木奈何,见到路边有一个蹒跚而行的流浪汉,下车去问路。流浪汉大概是许久没有开过车,指引了一条路居然是逆行,因为对于行人而言,根本没有什么逆行之说!只好临时改道,这一改,方向全乱了,如果是白天,凭借日光和双峰山还能分辨出来方向,这漆黑一片的凌晨,叫俺如何搞得清楚东西南北?

    误打误撞中,驶上了西行的Turk单行路,这条街俺知道,上个周末骑车来旧金山,曾经在这条街上骑过!但是,Van Ness在这条路的前面还是后面?又开出了N条街,后面上来了一辆车,等红灯的时候摇下车窗大声询问,走反了,在后面!只好右转掉头走到一条不知名小街往回开!。。。

    5:40AM,天可怜见,终于瞧见了Van Ness!接下来就是找与之相交的Lombard大街,这条街很多人都知道,就是九曲花街的那条街。旧金山的街牌可真小啊,黑暗之中,疾驶的汽车上很难分辨清楚,俺甚至在等红灯的时候,掏出俺的望远镜去查看路牌!一直开到了Van Ness左转,再往前就是小街了,还是没有见到Lombard。。。停在路边,翻出地图,借助昏暗的车灯,查看一番不果,无意中一抬头,我靠,这就是Lombard!原来Van Ness就在Lombard左转!慌忙开上Lombard奔西而去。。。

    5:55AM,右拐上了Fillmore大街,那个倒霉的Marina中学就在这条大街上!希望那辆摆渡车还没有开走。。。但是,一直开到了海边,也没有见到任何的巴士在路边等候,已经接近6点了,以美国人的办事规矩,5:45AM发车的计划不可能延误到现在,现在摆渡车八成已经开上了金门大桥!掏出手机,准备给家中领导打一个电话,上电脑古狗一下前往比赛场地的路径,一不小心,掏到一半的手机掉到座位的间隙中去了,摸出头灯找了一下,没找到。。。算了,事先俺曾经古狗过这一地点,没有确切的路径,因为比赛场地没有具体的地址,位于Bunker和Simmonds两条路的交叉路口。

    6:00AM,咋办?回家吗?现在回家也就早上7点多一点儿,领导瞧见俺这幅狼狈相岂不是要笑破肚皮?靠,俺自己开车去了!俺依稀记得是过了金门大桥,第一个路口下101,然后左转进山,最后就会抵达那个休闲区。实在找不到,再回头不迟。。。掉头驶上Lombard,还没走上两个路口,油灯警告!加油吧,万一进山迷了路,油一烧完,麻烦就大了。

    路边油站加油的时候,顺手翻了翻随身携带的比赛资料,哈哈,意外地发现,上面有一个简略的路径指引:Highway 101 north to Alexander Avenue exit, just after the Golden Gate Bridge. Bear right toward Sausalito. Take first left turn to the tunnel。。。翻译成中文就是:北向101过了金门大桥,从亚历山大街下高速,右转去Sausalito,第一个路口左转过隧道,沿着Bunker路开就是了!

    6:05AM,加完油,继续沿着Lombard狂奔,好在101很快又变成了真正的高速公路,速度飙到了55英里。6:15AM,驶下101,遇见第一个路口指引:左转去Fort Barry,直行去Sausalito,俺想当然接着往前直行,2分钟后,大路变成了小路,进入Sausalito市区了。显然,俺开过了。

    茫然四顾之际,路边跑过来一位晨运的中年白人,连忙求助:参加超马比赛,地点在金门休闲区,还有43分钟比赛就要开始。。。那人一听,二话没说,跳上俺的车说:我带你去,保证误不了你的比赛!车经过好几个岔道,一直开到下高速后遇到的第一个路口,中年白人指引俺右转穿过隧道,一直往前开就是了!

    谢过了恩人,开到隧道前等候红灯,前面有一辆摆渡车模样的巴士以及好几辆小车在排队等候。想来都是去参加比赛,因为公交车不可能这么早就开到这种偏僻的地界转悠,于是跟着巴士的屁股,一溜烟地往山里开,中间遇到一个路口,全部车辆都是左转,于是照此办理。

    6:25AM,路边出现了拿着灯具的志愿者在指引道路,一颗心方才放回来肚子,俺终于赶上了这班车!路边最近的停车场已经停满了车,志愿者指引俺们继续往里开,一直开到了第4个停车场方才找到停车位,俺的车停在最靠里面的停车位,一直到比赛结束,都没有车停靠在俺的里侧,显然,俺大概是最后一位抵达现场的选手。很快,摆渡巴士载上俺前往几百米远的比赛场地,TNF的大幕就要拉开了。

    在正剧开始前,先介绍一下TNF旧金山赛段的基本情况。

    1)场地的评估(从易到难,1~5)

    海拔高度变化:5

    技术要求:2

    整体难度:5

    风景:5

    简单一句话,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累人工作,但是一路之上风景迷人。

    2)周六的参赛人数是1000人,其中50K是350人(实际参赛人数是388)。

下图:配速数据及海拔变化

3)上图中的历史数据资料是2010年的统计,今年的路线与去年略有不同。俺参照这一统计,按照其中位值制定了自己的目标:6小时22分钟完成比赛。赛段中海拔最高点是1360呎,爬高总计6331呎,海拔高度差是9750呎。接近一万呎(3千米)的落差,可想而知其难度几何。

下图:三维路线图。

4)俺打印了上图,随身携带,把历史数据中的分段时间点标注在图上。在每一个补给站停留的时候,都掏出地图查看自己的进度如何。但是,因为今年的路线有所改变,因此造成前半程俺超前计划,后半程俺滞后计划的现象。

下图:6:30AM,领取计时芯片以及号码簿。TNF的好处之一是比赛当日可以领取比赛用品,这样就不用一事二行了。

下图:在存包之前,大家都忙着换装。俺的装备是:1)带内衬裤的耐克短跑裤;2)2011旧金山马拉松长袖快干跑步衫;3)外罩京华时报跑步背心(如果被媒体登出,俺一定要向这家报纸要求代言费用,呵呵);4)耐克露顶遮阳帽(2011北马发的一块红色的头巾,俺带在遮阳帽的下面保护脖子和脸颊避免曝晒,随风飘逸,拉风的紧,一路上吸引了N多的摄影发烧友的镜头);5)跑步腰包(携带有两个10盎司的水瓶,内装红牛运动饮料);6)运动御寒手套;7)Mueller护膝带;8)耐克跑山鞋;9)卡片机。手机没有带,实在没有时间从座位下翻找出来了,带了也没用,因为在山里的大部分时间也没有信号。

下图:比赛前,人们纷纷在TNF的标志前留影。

下图:赛前免费吃喝。能量胶,橘子,苹果,香蕉,土豆,果仁,面包和点心等等。而且提供了各式各样的防晒霜,免费使用。

下图:6;58AM,大家都准备出发了。俺刚刚接受完医疗中心的志愿美眉的治疗,她按照俺的要求,用黏性绷带包裹在俺的膝盖上。但是绷带有些短,跑了一阵子就有些松脱,俺只好将其压在俺的护膝带下面固定。效果还不错,一直到比赛结束,膝盖都没有出现任何不良反应,但是膝盖下面的腿弯却因为绷带的沾黏而出现少许破皮,看来绷带要长到可以绕膝一周的程度,此是后话。

下图:7:00:01AM,比赛开始!周六TNF的比赛分为四个时段出发,50M是5点,50K是7点,马拉松是9点,马拉松接力是11点。所以,第一批出发的50M选手需要携带头灯,因为距离天亮还有2小时。周日还要半马及其它。

下图:7:00:15AM,俺通过了起跑线。

下图:虽然只有388人,可是汇集在一起,也是人头汹涌。俺目前的位置在队伍靠后的1/3处,前面至少200多号人。北马的经验是,前面跑的有多快,后面跑的就有多慢。果然,后来俺超了大概有100来位,而且其中年轻人居多。

下图:晨光为太平洋的一角涂抹了些许灿烂。

下图: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欢喜,这里就是跑者的天堂。

下图:从公路上下到步道之前,有一段狭窄的单人步道。

下图:接下来就是康庄大道,这种路是防火路,紧急的时候可以通过汽车。TNF旧金山赛段的60%是防火路,40%是单人步道。

下图:出发不久,队伍就拉的很开。

下图:第一个大上坡,很多人开始步行。

下图:7:23AM,太阳出来了。

下图:俺们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

下图:7:29AM,翻过第一个隘口。山下就是1号补给站。抵达的时间是7:44AM,略微提前了4分钟,还是没有压住阵脚。

下图:奔跑在山脊上,前方就是太平洋。

下图:再次上坡,有人开走有人跑,这就是实力差异。

下图:还有人掏出手机照相,很少有人携带卡片机上路的。与旧金山马拉松相比,参加TNF选手中几乎没有玩票的,毕竟,50公里山路不是一个开玩笑的事情,万一出点儿啥事,就是直升飞机也要半小时以上才能抵达现场。

下图:哇,太平洋之滨!

下图:啥也别说了,看景吧。就冲这景致,俺明年还来跑!呵呵。

下图:从山脊沿小路一直下到海滨。前面这位长发男子还主动用俺的相机为俺留影一张,俺们前后脚一直跑到了2号补给站,以后就没有见到这位亚裔汉子的踪影。另外,在这种狭窄的小道上,千万不要试图超越一串人,得不偿失,超人既危险也费力,以后的赛程中,有足够宽的大路供你超人,就怕你到时候没有力气。呵呵。

下图:再次攀上山脊。一路上,不是上山就是下山,消停的时候很少。

下图:8:20AM。每个人还是信心满满地猛跑。这就是跑者与常人的差异。普通人跑1个多小时的山路还不喘成什么样子,对于跑者而言,不过是刚刚活动开筋骨,进入高速巡航阶段。

下图:再次追上马尾男子。俺因为前半程照相多了一些,经常会被一些人超越,随后俺又反超过去。

下图:这里是Muir Beach海滨,也是旧金山北部的一个风景点。

下图:岔路口山,乔装打扮成KUBRICK(积木人)模样的志愿者,夸张地指引前往2号补给站的方向。因为这个路口没有多少空地,又是南北双向的通道,所以补给站设立在偏离赛道200米远的地方。

下图:8:28AM。抵达位于Muir Beach的2号补给站。超前计划10分钟。

下图:目前的距离是8英里,距离下一个补给站是5.3英里。

下图:前往3号补给站的前半程是平路,跑起来很轻松。其中一段路借用了一小段的1号公路,遇到一位骑马的老妇。通常在步道上相遇,骑马者拥有最高路权,其次是骑车者,最底层是步行者。跑步者遭遇骑马者是要停下脚步,慢行通过,以免马匹受惊。今天没人理这个茬,每个人都是继续大步流星地狂奔,仅仅是避让到路的另一侧而已。

下图:在跑离1号公路的地方,一位婀娜的徐娘指引俺们转入小路。TNF旧金山赛事,其组织之严密,无可挑剔。即使是在密林深处,路标也是一丝不苟,俺一次错误也没有犯过。

下图:8:44AM,在沿着1号公路旁边的小路奔跑了15分钟后,步道穿过一片葱绿的牧场,蜿蜒上山。这一段15分钟的赛程是全程中仅有的两段平路之一。

下图:回顾一下,跑过草地的选手们。

下图:这一段是全程中最长的一段上升路段,4英里,要跑近1个小时。但是,好在是缓上坡,基本上都能跑起来。路上超越了近10位选手,基本上是老人和女选手。

下图:跑上山脊,海景再次出现。

下图:回首南望,一条蜿蜒的长蛇阵。

下图:路遇自行车骑士在使用卡片机照相。今天,俺们跑者拥有最高路权!

下图:大踏步超越这位开走的美眉。

下图:很轻松地超越了这位胖胖的女士,但是却用了10分钟才超越了最前面那位带白帽背黄包的美眉。在接下来的几站之间,俺们俩就不停地互相超越,经常是俺因为照相什么的,她就超越过去,然后俺又反超。最后彼此熟悉到了开始聊天的程度,交换一下跑步的心得。她跑过多次的TNF,从半马到马拉松,今年也是首次尝试50K。从04年开始,每年参加好几个马拉松比赛,甚至还参加过在法国举办的铁人三项!女孩子是亚裔,可能是日本血统。后来跑到6号补给站的时候,跑在俺身边的这位日裔女孩儿突然冲着一位迎过来的白人男子娇嗔了一句,额要嘘嘘(I wanna pee)!俺当时差点儿没笑出声来。再坚强的女孩子在经过长距离奔跑的折磨之后,乍遇心上人,不自主地流露出来的还是心底的那一丝软弱。

下图:9:30AM,抵达3号补给站,超前计划18分钟。因为路径改变,实际的提前量没有18分钟那么多。但是,这给了俺一个错觉,结果俺在此站停留了7分钟,还上了一趟厕所。

下图:这是50K最远也是海拔最高的一个补给站,还停了一辆救护车。50M的选手要从这里,继续向北,下到海滨再折返,多跑18.4英里。这里是俺们50Ker的折返点,接下来,就要沿着不同的路径跑回起点了。

下图:有一位俄裔模样的男子不停地给俺照相,说俺的京华时报跑衫如何如何给力。

下图:这便是简易厕所。一辆小型皮卡可以装载三个厕所上山,简便易行。北京马拉松其实也应该使用这种简易厕所,目前使用的大型活动厕所很棒很豪华,但是运输起来不方便,所以北马的中途没有厕所可上。

下图:跑出3号补给站,是一个超级长的下坡路,路很陡,穿越在高大浓密的红杉林带。好在路上盖满了红杉的针叶,踩上去很柔软,大家都放开了脚步使劲跑。路上,偶然会遇到倒下的大树横贯在小路上,要飞跨过去。结果,俺后面一个家伙扑通一声绊了一跤,俺赶紧转身又冲了回去,大声询问他有何不妥?那人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说没事。俺又转身继续跑路。这要是摔成了骨折,只有靠人抬上山顶再坐直升飞机了。

下图:俺上厕所嘘嘘的时候,日裔女孩儿先跑了。跨过山谷底部溪流的时候,俺又追了上来。跨过溪流的桥原本是一颗大树,现在又加上一座新桥。

下图:跨过溪流,开始上山,无穷无尽地台阶路,根本无法跑,每个人都开始步行。

下图:这一段折返上山的步道很著名,TNF旧金山赛段的宣传片就是在这里拍摄的。

下图:奔跑中的美眉,堪称经典的画面。

下图:10:52AM,抵达4号补给站,滞后计划11分钟。这一段基本上是林间小路,不好跑,路程又偏长,再加上在3号站耽误的时间有点多。志愿者和附近的居民在热烈的鼓掌加油,还是非常给力的。另外,除了1号(同时也是6号)补给站之外,其它补给站都没有计时装置,因此每经过一个补给站时,都有一位志愿者大声地报出选手的号码,另一位志愿者记录下号码。这应该是防止有人作弊或者跑错路径。

下图:俺在这里除了喝水吃东西之外,还补满了一瓶喝空的水瓶。又破天荒地吃了一块沾了盐的煮土豆,最后走的时候,还往嘴里扔了一块GU电解质含片,酸酸甜甜,非常来劲。有了北马抽筋的惨痛经历,什么东西都敢往嘴里吃了。

下图:独木桥。过桥之后,又开始上山,再次下山,然后就是一段很长的沿着溪流的平路。这段路正好位于35K鬼门关的门口,俺的状态还行,没有出现撞墙的征兆。虽然很累,但是仍然能够跑出10分钟的配速。凭借这一速度,超越了近20位年轻人。

下图:再次回到Muir Beach,积木人变成了一个大虫子!

下图:近前端瞧,居然是一位吐舌头的徐娘!

下图:11:35AM,抵达5号(同时也是2号)补给站。滞后计划16分钟。俺在本站第一次脱下鞋,清除鞋里的沙子和针状树叶。这次的长筒厚袜很给力,既没有抽筋,也阻止了沙子小石头进入鞋内。

下图:最后望一眼Muir Beach。出了5号补给站是一个及其陡峭的大上坡,最陡的地方有20度以上。刚才跑过来的时候,是蹦蹦跳跳下来的,回程只好老老实实地走路上山。

下图:回程与来路的分叉路口。对面跑过来的是9点出发的马拉松选手,现在已经枪响了2个多小时,这些人才跑到这里,所以是很菜的菜鸟,很牛的马拉松选手已经在5号补给站之前与俺们相向而过了。

下图:这是全程中,倒数第二个大坡,俺基本上是走上来的。而且不记得追上了这位女选手,她一定是40位跑的比俺快的女选手之一。

下图:上到山顶,又开始向山下俯冲。千万不要以为下山就可以放开脚步玩命跑,结果只能是:1)当场摔一大跤;2)等一下爬山的时候,你连走都走不上去了;3)第二天你下不来床了,因为膝盖扭伤了。所以山地跑的痛苦在于,上山跑不动,下山不敢跑。

下图:12:21PM,抵达6号(同时也是1号)补给站。滞后计划6分钟。快速的喝了两杯电解水,抓了两个能量胶,没有过多耽搁,继续上路了。在补给站耽误时间没有多大意义,跑的再慢也强过停下来休息。

下图:6号补给站后,又是一个很长很长的大上坡,这是全程中最后一个长程的登山,几乎所有的选手都在步行,唯独这位年轻美眉还在慢跑。俺鼓起余勇,超越过去。当然,最后俺的成绩也仅仅快了不到1分钟而已。

下图:赛道再次越上山脊。

下图:登顶之后的平坦大道。如果还有力气,满可以在这条大道上尽情狂奔,但是经过近6个小时的奔跑,大家的力气都耗费的差不多了,俺勉强以13分钟的配速慢跑向前。如果说,这次TNF的旧金山赛事还有什么不足之处,那就是气温有些高(17摄氏度),风力有些大(20公里时速)。山巅之上,烈日当顶,疾风扑面,人已疲惫,终点尚在数哩之外。。。

下图:疲惫的跑者,懒散的鹰。

下图:历经千辛万苦,登上最后一个高点。旧金山的内海湾静静地睡卧在山脚下面,星罗棋布的船帆点缀在平静的港湾中。。。还有什么犒赏能比的上眼前的无敌美景!

下图:1:03PM,抵达7号补给站,也就是最后一个补给站。距离终点,还有最后3英里!看来,2010年的中位成绩6小时22分钟的目标,是难以达成了,但是,如果俺能跑出11分钟的配速,还是有望在6个半小时内完成50公里的赛程。俺一连喝了两杯电解水,一秒钟没有耽搁,大步流星地向山下俯冲下去。

下图:这是一个长程的下坡路,不是很陡,如果体力充沛的话,以7分钟的配速往山下猛冲也问题不大。此时此刻,俺已经顾忌不上过快的速度对于膝盖可能带来的伤害,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狂奔。这条路或许太接近休闲区的中心,机动车车辆出入频繁,为了防滑,路面铺垫过碎石,跑起来不仅硌脚,而且有些滑。另外,体力消耗过大,对于肢体的控制能力减弱,平日轻而易举能够做出的动作,现在却不能做到得心应手。由此种种,有心无力,想快却快不起来。

下图:前面这位老兄,一直跑在俺的前面。下山的时候,俺的玩命,缩短了彼此之间的距离;下山之后的平路,俺们之间保持着大致相同的速度;但是在最后一段的上坡路上,俺真的无法赶上其速度,眼睁睁地望著对方扬长而去。

下图:最后一段上坡路,跑的极为艰难。坡度其实真的不大,但是人已疲惫到了极点,而且头有些疼,这是此前从未出现过的状况。另外一个新状况是,从最后一个大下坡开始,短裤的内衬就开始摩擦大腿的根部,这条跑步短裤已经伴随俺跑过了三场马拉松,首次出现擦伤大腿的状况。远远地听得见终点脱口秀的声浪:正在跑过来的,是多少多少号,来自什么地方的谁谁。。。即便如此,还是提不起速度,看来,俺的潜力已经挖掘到了极点。

下图:终点拱门到了!脱口秀喊出了俺的大名!大吼一声,狂奔过去!俺的那声吼,唤起了终点观众的齐声响应。不得不说,美国人还是直肠子居多,想啥就说啥,感情外溢。

下图:俺是用蹦的方式,穿过了终点拱门!事前并未计划如此,只是终点在即,下意识地耸身一跃,就这样完成了俺的首次50公里山地越野赛,时间定格在1:30PM,历时6个半小时。最后的3英里,俺真的跑出了11分钟的配速。N个镜头对着俺狂拍,那一瞬间俺就是大家眼中的明星。着黑衫的高个美眉给俺戴上了奖牌,着白衫的矮个美眉递给俺一个水瓶,里面是满满的一瓶电解水!精神和物质两大鼓励,都是此时此刻俺的最大需求。

下图:喝着电解水,快步溜达了一小圈,赶紧转身照张相。眼前是一家4口,妻子期盼着丈夫冲过终点,孩子们百无聊赖地坐在草地上玩耍。有人说,跑步是孤独者的运动。这话很有道理。

下图:非常凑巧的是,拍到了在7号补给站前超越的美眉!俺们之间只差了一个人,如果最后阶段俺没有咬牙顶住,说不定就被她反超了。

下图:终点草坪上,完成比赛的选手,有人坐着休息。

下图:也有人躺下休息。

下图:取回了俺的背包,一头扎在草地上假寐。这次真的是累过头了,头是不疼了,但是有轻微的恶心症状。俺尽量把腿垫高,又把背包内的衣物一股脑地穿在身上,躺在地上,晒着阳光,耳畔的脱口秀声浪似乎在遥远的地方回荡,身下的平整草地似乎是一条起伏的小船。。。十月的北马跑崩了,似乎也没有累到如此不堪的程度。

下图:一直躺了半个多小时,方才恢复了少许。领了TNF发放物品,这件红色的短袖衫可真够怯的了!

下图:还有两个水瓶。开始还以为俺的大脚趾头淤血了,赶紧留此存照,后来发现是碾碎的树叶颜色而已,一擦就掉了。

下图:75美刀的报名费中还包括一顿免费的午餐,但是俺真的一点胃口也没有。

下图:领取午餐的队伍还排出老长,俺也没有力气去排那个队。。。手机在车里,今天大少爷有乒乓球比赛,不知道结果如何?何不家去!好巧不巧,又遇到了日裔女孩和她的男友,客套了几句,就匆匆别过,因为实在太累了,根本没有任何心情做进一步的交流。

下图:2:40PM,一瘸一拐地走到专属停车场,为了此次盛会,TNF真的下了很大的功夫。单纯从经济角度而言,$75根本无法涵盖主办者支出的费用,这些成本只能计入市场推广的费用中去了。

下图:2:42PM,没有完赛的选手们仍然奔跑在路上。距离5:00PM的关门时间还有2个多小时,这些人还是有大把的时间完成比赛。

 

    50公里参赛选手的总数是388人,最后具有有效成绩的选手是368人,最后一名的成绩是10小时48分,换句话说,通过终点的时间是下午的5:48PM,关门时间已经超过了近1小时。由此可见一斑,TNF的主办者们还是很仁义的。另外,还有20人未能参赛或者未能完赛。完赛的比例是95%,水平相当高。与2010年相比,今年的比赛路径有所修改,或许因此影响了整体的成绩。2010年的中位成绩是6小时22分,2011年则是7小时1分。

    驾车穿过金门大桥的时候,大声吼着“一马离了西凉界”,累且快乐着。。。脑海中忽然泛起了日裔女孩的最后一句问话:明年你打算跑50英里吗?当时俺的回答是:I’ll think about it。。。

    是滴,是要细细地考虑考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郭木匠 回复 悄悄话 看得热泪盈眶啊,要是俺跑得话,肯定跑哭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