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子

我这个人平常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想,什么都想,想的很远,有时感觉好似灵魂出窍了一样,经常在外游离一番再回来,........所以有点空就把
正文

粽香岁月

(2019-06-07 09:25:39) 下一个

粽香岁月

“ 粽子好吃吗? ” 俊武哥问我,那是我记忆中第一次吃粽子,第一次认知端午节。那一年我四岁,俊武哥五岁。

小时候母亲不会包粽子,只好把粽叶放在蒸锅里,然后把糯米铺上去蒸,好了就给我们每个孩子一碗,我们吃完带粽叶香味的糯米饭后,还是眼巴巴地跟母亲要粽子。所以记得第一个粽子是俊武哥给我的。

他的母亲和我的母亲当时在同一个工作岗位上。那几年文革运动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厂办幼儿园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了,两位母亲只好把我们带在身边上班,大人们上班的时候我们就在旁边玩。有时母亲们要把开水送到厂办和车间,我们就坐在水车的前端骑在把手上甩着脚玩。关于学龄前的记忆几乎大部分都是俊武哥。俊武哥特别的淳良温厚,处处都让着我,对我比我自家的哥哥还好!很多美好的记忆不仅仅是一个粽子,是粽子的味道里藏着旧时的味道和情怀!

俊武哥的母亲后来教会了我母亲怎么包粽子。之后的端午节,我们也能跟别人家孩子一样吃上粽子了。印象中家家户户围在一起裹包粽子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街头巷尾的上空飘荡着粽子的清香似乎余味袅袅……

端午清早,爸爸会给我一个大大的咸鸭蛋,姐姐会帮我织一个小网兜,然后把咸鸭蛋放进去,挂在脖子上玩一天,小伙伴见面就比谁的咸鸭蛋大,谁的网兜漂亮,这些很简单的拥有在那个时代对于孩子来说是最大的幸福!

很快,俊武哥上学了,他上学以后我就很少见到他了,偶尔碰到他也会从身边快快溜走,我非常不解这种疏离感。过了几年,又是在端午节口上,家里要做大衣柜,请来了俊武哥的爸爸,他爸爸是木匠里最出色的大师傅,师徒几人一早就忙开了。

母亲几天前就在门廊上挂上了艾草,淡淡的清香连同粽子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较量……。我刚刚打开一个粽子吃着,看见俊武哥来了,他给他爸爸送一个小工具过来。母亲不让他走,要留他吃饭。我更不想让他走,使劲拽着他,他哄我说
“好,我不走”,结果我一松手他转身就跑了,我就去追他,没有跑几步,天空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那边平房屋檐下躲雨的孩子们看见我们在雨里跑,就拍手唱道:“前面的快点跑,后面的滑一跤……。” 

我特别不争气的在所有人的预料之中就此摔倒在满是泥水的地上,嘴里还有没有吃完的粽子。我看见俊武哥继续向前跑,在众人的惊呼当中他停下脚步,跑回来几步想扶我起来,刚一伸手,站在平房下面的孩子们又起哄了,俊武哥迟疑了一下跑了几步,又回头看我,然后决绝的咬了一下嘴唇再也没有回头的跑了……

几十年过去了,我没有再见过俊武哥,但是还是会记得第一个粽子的味道。又到了粽子飘香的时节,粽子的馅料品种越来越丰富多样,咸蛋黄、火腿、鲜肉、红枣……。对于那些包了各式各样内馅的粽子,我一直不是那么喜爱,我还是情有独钟“清水粽子”。

一片粽叶要历时一年才能裹携着大地的芬芳成就粽子的这种清香,包含着亘古不变的旧时的味道,通过味道穿越几十年甚至千百年的时空的距离……

而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而抓不着。如果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能走回消失的岁月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