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送饭---刘险峰

(2008-07-23 01:25:21) 下一个

送饭

刘险峰   二龙山农场职工

 

     记得那一天,正值麦收季节,39连机务排三台割晒机正在21号地抢收小麦。同志们发挥这大机械化的优势,昼夜奋战在麦海之中。只见割晒机过后,一条条宛如金色长龙的麦秆乖顺地躺在麦茬上。兵团战士的脸上露出了甜蜜的微笑。

     这时,忽见一片乌云挟着呼啸的风声,以排山倒海之势从东南方向压了过来。瞬间是电闪雷鸣,狂风骤起,暴雨倾盆之下。我赶紧钻进302拖拉机驾驶室内,指挥三台机车奔向地头集结。雨越下越大,天地均被茫茫雨水覆盖,我和崔师傅、助手小王同挤在驾驶室里,等着暴雨过去。此时已经是中午十分,肚子早已闹开了“革命”。

    突然,一道闪电划过,隐约可见的雨雾中,一位高挑的身影,手提一件方盒艰难的向我们走来。当来到302机车旁时,我才看清这位满身被雨水浸泡的人,正是我们39连的指导员—杨智明同志。

    我赶紧打开车门,只见指导员哆哆嗦嗦的说:“来晚了,饿坏了吧?”说着,打开提盒,拿出热气腾腾的猪肉包子和两盘小菜。随后,又从湿透的怀里拽出一瓶“龙山白”。“来,天太冷,喝两口暖暖身子。”指导员的话音未落,崔师傅一把抓住指导员冻僵的手,含着眼泪激动地说:“指导员,难为你了,这么大的雨,劳你还惦记我们。指导员,你也是个孩子呀!”

    吃完饭,同志们还沉浸在饭菜的余香和被关心的温馨中。下午两点多钟,阵雨渐渐停息,天空又露出灿烂的阳光。湿润的大地在阳光的灼烛下,充满了热气、潮气,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我看到麦杆已干,可以继续割晒了,便和几位师傅商量,为了争取时间,今晚一定要把21号地的小麦全部放倒。于是,我们三台车的师徒们启动车、挂帆布,开始了作业。

    傍晚7时左右,晚霞映红了半个天际,清爽的麦香润人心肺。这时,在霞光的映衬下,从连队方向又出现一位手提饭盒的年轻人,他迈着刚健的步伐朝我们的机车走来。他就是我们连队的指导员——天津知青杨智明。

    当西边的天际只剩下一道微弱的残霞时,奋战了一天的战友终于可以放开腰身,松口气。21号地的麦子全部割晒完毕。带着胜利的喜悦,我们走在了回程的路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