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回国纪实(5) 人有旦夕福祸

(2007-11-21 00:19:20) 下一个

 

两天的九寨沟之旅就要结束了,按计划,我们准备回旅馆拿行李,稍事休整,然后乘车去机场。就在我们恋恋不舍的向九寨沟公园的门口走去时,太座突然说,她感到浑身发冷,恶心,想吐。我赶紧和她到门口打了个的,回到旅馆。刚一进旅馆,她就迫不及待的奔向洗手间,呕吐起来。我们把从昨天到现在吃过的东西快快的回忆了一遍,并没有吃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昨晚,只是在藏民家喝了几口青稞酒,回来后没有再吃饭,就睡了。(回想起来,饿着肚子似乎不大好,使体力消耗过大)。早饭是在旅馆吃的馒头稀饭,还有一点可疑的是中午在藏族民俗村那里喝了半碗酥油茶,可其他人也喝了,都没有事情。再有就是可能受凉和走路走得太多了。

 

太座这次吐的确实不轻,翻肠倒肚,前仰后翻的。好一阵子,停下来后,靠在沙发上,脸色苍白,浑身无力,登时就和几小时之前判若两人了。就在这时,预先定好的两辆车子准时来了,为了赶飞机,也容不得我们多想,就和另外一家上了汽车,寄希望路上能慢慢好起来。车子开了大约二十分钟,靠在我身上的太座忽然对我说,我实在不行了,头晕又想吐,我赶紧让司机师傅停下来,太座下车后,勉强走到路边,刚蹲下便又哇哇的吐了起来。这次已经没什么可吐的了,除了刚刚喝的一点水外,大概就是胃液了。

 

过了一会儿,太座有气无力的说,我今天看来是走不了了,咱们在哪儿住下来吧。这时候真应了莎士比亚那句名言了,走,还是不走,这可是个问题。走吧,到机场还有几十里山路,还要乘飞机,万一半路上更厉害了如何是好?不走,留下,这里已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人生地不熟的,万一病情恶化,下面怎么办?人到关键时刻最困难的不是如何坚持,如何顶住,而是如何做决定,尤其是要在几分钟内作出重要的决定。 看着太座那副样子,权衡下来,觉得继续向前的危险较大,还是留下来保险一些。路边恰好有一家旅馆,于是就对司机师傅和同去的朋友讲,我们在这里下车,你们继续走吧。

 

司机师傅说不要紧,并拿出一张名片来,告诉我们他姓黄,如果病好了要用车的话,还可以再打电话找他。

 

我从车里取出行李,让师傅拉着朋友继续去机场。我则扶着太座,走进了路边那座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旅馆。

 

这家旅馆里面空荡荡的,我们住的整个二层楼里就我们一家(直到第二天离开那里也没见到第二家客人)进屋后,厕所里没有手纸,空调高高在上,要开热风没有遥控,太座把所有的被子都盖上还觉得冷。我跑到二楼服务台却找不到服务员,也顾不得许多了,自己把服务台的几个抽屉翻了个遍,还真找出手纸和遥控器,原来整个二楼就用一个遥控器。回到屋里,左按右按,还是不行,这才发现原来空调没电,走到走廊上察看,发现不远处墙上电闸的门开着,原来他们是怕费电,把整层楼的空调闸全拉了,于是我又合上闸,回到屋里,这才稍微有了点热呼气,但整个屋子还是显得空荡荡,阴森森的。所幸有个电热壶,可以烧开水。

 

我查了一下太座的体温和脉搏,还都算正常,凭着自己的医学知识判断,如果不发烧,因该还不会有太大问题。趁着太座睡觉的时候,跑到楼下总服务台问了一下这里的情况。这里离九寨沟公园人群密集的地方已经有十几公里路了,幸运的是离这里大约十几分钟车程的地方有个县医院,实在不行,好歹还可以去那里。

 

回到屋里,太座还在昏睡。这时朋友来电话,告诉我们他们已经到了机场,可是因为那边下雪,飞机无法起飞,还可能要在机场旅馆过夜。我心里暗想,幸亏没走,要不在机场旅馆岂不更糟。朋友里有一个是医生,她问过太座的情况后,建议我还是找个医院去看看。

 

又呆了一会,外面下起雨来,看看表,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太座仍未见好。于是决定无论如何要带她去医院。太座起初还不愿意去,觉得浑身无力,不如继续躺着休息。我说此时再不去,倘若拖到夜里厉害了再去,恐怕那时连大夫都找不到了,而且看这样子,应该打点滴了,她这才同意。那旅馆附近根本叫不到车,旅馆老板还很帮忙,用他的车把我们送到了他说的那个医院。

 

虽然已近八点,医院里还有不少人在看病,医生问过太座的病情,似乎司空见惯,马上判断是高原反应,就叫去急诊病房打点滴。我把太座扶到病房先躺下,跑去交费,买药,找护士,一通忙乎之后,总算把点滴给打上了,又和大夫商量,加上了氧气。消停下来,坐在太座旁边的床上,心中暗想,我可真是磨练出来了,以前老娘生病陪床时,就在北京协和医院,北大医院,北医三院的没少跑,对医院这一套路数熟得不能再熟了,连医嘱,化验结果和处方都能看得明明白白,谁想今天又派上了用场。

 

迷迷糊糊中的太座看我坐在床边,盯着那点滴吊瓶若有所思,不禁动了恻隐之心,问我,你怎么办呢,病床那么脏,也没个盖的。我赶紧安慰她,这不到哪说哪吗,这不是老天给我一个向领导表衷心的机会,为人民立新功的时候到了吗?咱们兵团战士什么地方没睡过?火车站,麦垛上,森林里,不都睡过吗?这才哪到哪儿啊。你赶紧好了,咱们还可以找部队去。

 

病房里很冷,可以取暖的就是一只电炉,却还是热不起来。熬到了夜里十二点多,一瓶点滴打完,太座还不见好转,仍然还是止不住要吐,只好冒着雨跑到另一座楼里把值班大夫叫起来。这次是另一个大夫,她看了一下,觉得还是急性胃肠炎。于是又开了药方,再打点滴,进行止吐,消炎。

 

一夜无话,我也就和衣而躺,每隔几分钟睁眼看一下那点滴吊瓶。待这一瓶点滴打完,天已放亮,雨也渐停,太座觉得好了一些,居然说饿了想吃东西。我说你等着别急,待我出去给你觅食去。出来医院,居然旁边就是一家小吃店,里面还有卖粥的。把粥给太座端来,吃过几口,略有了一些精神,虽然仍然不好,却也不像昨夜那副样子了。

 

看看在医院也没什么好呆的了,于是就叫了辆车,又回到了旅馆。看来当天我们还是走不了,躺在那阴暗冰凉的旅馆里,觉得不是个事,就趁太座睡着时,出来截了一辆车,又回到医院附近,察看了一下地形,在医院附近找了一家好一点的旅馆。这样一来太座可以休息的好一点,周围有商店,买什么都方便,二来万一要再看病,走几步就可以到医院。安排好后,就又打了个车将太座从原来那家旅馆接了过来。

 

安顿停当,趁太座沉睡之际,再次来到医院,仔细看了看我们昨晚呆过的地方。

 

这就是九寨沟县人民医院漳扎镇分院,因为比我下乡时的团部卫生院好多了,所以昨晚并没觉得有什么受不了的。

 

 

 

我们就在这病房里过了一夜。地上那只电炉就是我们用来取暖的。

 

昨晚幸亏是有这家医院,尽管条件和美国的,和北京的医院比起来是那么简陋,可不知有多少人,当地人,外地游客受惠于它。尽管里面的医生护士未必是名牌大学毕业,可他们造福了多少给这乡镇上的人们。尽管我一时还没能适应那些川妹子聊天时嘴里说的“做撒子哟?”,“好多钱?”,“我们家老汉儿”,但却比我天天听到的“Can I help you?”, “How much?” 要婉转动听得多。

 

百无聊赖,又忐忑不安之际,拿出手机给机场打电话,想询问更改机票的事情,可是电话永远没人接。后来发现我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因为我们买的是国航的全价票,到了机场后,二话没说就给改了。

 

太座又经过一天一夜的昏睡,早上再醒来时,已经觉得好多了。问她怎样,她觉着可以走了。于是待吃过饭我又给那天那个黄师傅打电话,请他送我们去机场。

 

拿着行李,扶着太座走出旅馆的那一刹那,忽然想到,当年林副主席仓皇出逃时不知是不是这幅狼狈样子。上了汽车,向着九寨沟的方向望了一眼,心中不由自主地冒出那句诗“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黄师傅是个非常好的人,他知道太座那天的情况,特意把车速放慢,每到拐弯的时候更是减速把车开的平稳。这在人们都风风火火的忙着挣钱的今天,尤其是对出租车司机这种职业来说,时间就是钱,实在是难能可贵。

 

在车上和黄师傅聊了聊,他告诉我,他是成都郊区人,女儿考上了成都师范学院,他就和太太两人到九寨沟来开出租,夫妻两人用一辆车,一个早班,一个晚班,因为这里和成都相比,钱还好挣一些。到了冬天,这里游人少了,再回成都去开。想想真是,干什么都不容易,哪碗饭都不好吃。

 

沿途的风景依然是十分秀丽,太座也不时向窗外观看。黄师傅看到我要照相时。都把车速放缓,好在路上也没什么车。

 

此时路边的高山,已是雪皑皑,野茫茫了。

 

我们终于看到了山间铃响马帮来的情景。

 

我们沿途还看到了在高原上冒着严寒赶路的藏民,

 

最有趣的是看到了一辆摩托车上,坐着一位喇嘛,大概是去哪里做法事。从东边来了个喇嘛,腰里别着一只喇叭,这只有在绕口令里才可以听到的情景,居然让我们在路上碰到了。

 

从九寨沟道机场八十多公里,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下车时,太太非常感谢好心的黄师傅,又多给了他一些钱。黄师傅还颇不好意思。这里的人很是纯朴,我一方面不太希望美国付小费的习惯传到中国,可另一方面,我们除了多付他们些钱,一时又想不出其他的办法来感谢他们。

 

这就是心地善良,热情周到的成都出租车司机黄师傅。谁要是去九寨沟黄龙旅游,可以打电话和他联系。他们不光车子好,人好,价钱和别人的相比,也是低的。他们的手机是,黄先生:13795797259,黄太太:13678374205。你们还可以问问他,是否还记得0710月,接送过一家人,太太生病,在半路下车,后来又搭他的车子。

 

在机场等飞机的时候,我又和那两家朋友通了电话,他们已经刚刚去了乐山大佛,正在去峨眉山的路上。太太不无遗憾的说,真是sorry 你那么想去峨眉,看来这次是去不成了。我只好故作大度豪迈的说,这不正好显出我对领导的忠诚罄竹难书吗?峨眉山是不会挪窝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下次再去。

 

青藏高原

 

待续,下集,锦官城外柏森森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dreams 回复 悄悄话 这篇文章的内涵太丰富了!九寨沟迷人的风光,九寨人淳朴的民风,还有藏家儿女从容的生活,山间马帮的铃声,加上主人热情介绍素不相识的好心司机以及战友伉俪情深。。。非常非常感人的文章!
跳蚤 回复 悄悄话 还好有惊无险
金色的麦田 回复 悄悄话 真叫人感动!这才是好男人,模范丈夫,要我LG好好来学习。
晴耕雨读 回复 悄悄话 真羡慕老兄,我们两个除了偶尔出差一起去,就没一起出行过
一直计划去九寨沟和西藏都未能成行
希望明年能有机会也顺着老兄的路线走一下
whitelaces 回复 悄悄话 太有同感了。我这次也是小病了一下,好在是从九寨飞回成都后。在成都第三医院打点滴的房间跟你们的那间差不多。热风空调也是不插在电上。 也是闹得没能去城青城和峨嵋。
期待着你的下集连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