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牛乙和马甲(下)

(2006-12-10 08:38:57) 下一个

后来就轮到牛乙当警察了。牛乙考大学想考计算机系,没想到差几分没能上成,幸亏报志愿时填了个警校当后手,还真用上了。好歹进个学校,总比一辈子挂个文化水平高中毕业要好听多了。牛乙爸爸就为这耿耿于怀了一辈子。在这警校还真学了不少东西。比如其中一项实习,给你看个同学的照片,然后告诉你他两点钟在北京站出现,你去把他找出来。牛乙还真有这本事,不管那人怎么化妆,戴墨镜口罩,男扮女装,牛乙都能把他找出来。

 

上刑侦课时,老师就讲过,人干过事情一定会留下痕迹,只是看人们如何获取这些痕迹,分析这些痕迹,通过这些痕迹找到本人。许多痕迹不是那么直接了当,显而易见的。你要从蛛丝马迹中得到线索。而且许多情报就存在于日常生活中。一句话,一个动作,都可以帮助你了解其人。千万不要因为他们普通就忽略它们。

 

警校毕业后,牛乙分到市局当刑警。牛乙爸爸跟牛乙开玩笑,这警察里的专业都快让咱家干遍了。户籍警,交警,刑警,还有什么?那时还没有防暴警察。

 

到了网络兴起,网络犯罪也应运而生。领导也不知怎么看上了牛乙,让牛乙去当那个,估计是没多少人喜欢的,“网络警察”。于是,开始和马甲打上交道了。

 

一开始牛乙也不知道网络警察干什么。反正之前牛乙是上过一次当。有个网站说是要给农村孩子捐钱,有鼻子有眼,又有县长相片签字,又有学校照片,穷孩子认真读书的样子也摆在那儿,牛乙心一软,也没多想,就往那账户上寄了五百,还在那儿等着穷孩子写信汇报成绩呢,结果等了几个月,没见动静,再上网一看,连网站都没了。好嘛,骗到警察头上了。

 

没多久正赶上领导叫去筹备组建网警,于是牛乙下定决心去赶他一次时髦。万一哪天不干警察了。说不定还能到个计算机公司里面找口饭吃。

 

没想到牛乙的头儿真是有心栽培牛乙。牛乙报到没几天就对牛乙说,小牛,网警这行可不是凭热情和不怕吃苦就能干好的,我这儿正在筹备阶段,你去复习一下的功课,我手里有一个代培研究生的名额,你好歹得给我考下一个在职研究生来。

 

牛乙也还算给他争气,一边上着半班,一边念书,三年拿下了个计算机硕士。然后就是采购设备,扩建机房,调试,编程,请顾问,出去参观学习,到这几年,他们已经运转的不错了,还协助公安部破了几个案子。

 

牛乙爸爸后来退了休,闲着没事干,就问牛乙这网警到底是怎么回事。牛乙就告诉他,这和他那交警没太大差别。他要是年轻三十岁,一定干的比牛乙还好。说不定能提个大队长。他是在路面上管交通,纠正违规。牛乙是在网上纠正违规。谁要是在网上犯了法,牛乙就得配合搞刑侦的把他抓住。就和抓那肇事驾车逃跑的一样。

人的住址就好比网络里IP。驾驶员的驾照就好比网民的ID。不同的是,一个驾驶员只能有一个驾照,而一个网民可以有许多ID。这另外的许多ID,有人就管它叫马甲。

 

马甲多不犯法,就好像女孩子爱换新衣服,有的人一个ID用久了,想换个新的,也无可厚非。有的人写文章写久了,就想尝尝灌水的乐趣,也换个马甲。您知道什么叫灌水吗?灌水就是自己不写文章,专跟在别人文章后面发表评论。有的人就是为了好玩,开玩笑,马甲换来换去。但是谁要是利用马甲可以换,就去骗人,去诈财,去犯罪,那就是要管的了。常见的就有老想进银行电脑系统的,还有的想从网上进公安局系统的,反正是不该进的地方总有人想进。有的是好奇心,好比看见一辆好汽车停在那儿,就想拉门进去坐坐。要是车没锁,钥匙还留在上面,保不准就想开开。而有的人则是一开始就想闯进去捞一把。防止这些人干这些事,也是牛乙的工作之一。这些人,马甲恨不得一摞一摞的。牛乙要打交道的,也包括这些人。

 

牛乙爸爸又问牛乙,你怎么知道那人在哪儿?牛乙告诉他,这电脑,就好比公用电话或者家里的电话。每个电话都有个号码,有个固定的地方。电脑一旦和网络联上,也就有了个IP,透过这个IP,就可以找到这个电脑。牛乙爸爸又问,那人家要是不用自己家的电话,用公用电话,你上哪儿找去?牛乙说爸爸您还真聪明。现在人们基本上都知道这个了,谁要是在家里用自己的电脑干坏事,很容易被顺藤摸瓜找到。很多人都是到网吧,把信息发走就离开。而且他每次上网都用不同的ID,你就很难判断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牛乙爸爸听了说,那不是比我这交警难多了?牛乙对他说。其实道理是一样的。很多地方都很相似。您不是听一声喇叭响就能判断出汽车是不是北京的吗?我们主要就是凭这人上网的一些特征来找到他。比方说,蒋介石今天来上网叫蒋介石,明天又改名叫蒋中正,后天又改名叫郑三发子,大后天又叫别的,你也搞不清他到底是不是真的那个蒋介石。但是他的口头禅,娘西匹,不容易改,说着说着就走嘴了。这个娘西匹跟他一辈子。所以他这三个字一出来,再加上点别的情况,就可以基本断定它是真的老蒋了。

 

另外,人们上网的时间往往受各种条件的限制,我们查查他经常上网的时间,或者他在几个网吧活动的规律,就大致可以判断出这人的活动范围,家住哪一带,等等。要想抓他,就容易了许多。

 

当然有时也用一些特殊的技术手段,比如,通过网络放个叫“水牛”的软件在它电脑里,那就跟你坐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看电脑一样。不过由于种种原因,一般牛乙不用这招。

 

您听明白了吗?给您总结一下要领:第一,先判断是男是女,这一下子就把搜索范围缩小了一半,比如,一般情况下,女的爱说晕,耶这样的词,男的较少,当然不排除男扮女装;第二,想办法看出年龄段,这起码又可以再把范围缩小三分之一。第三,找他的特征,因为网上只有文字,你就得记住他常用的文字,有特征的文字。有的人有文才,语不惊人誓不休,恰恰这惊人之语让人过目不忘。而且有时是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话这词只有他一个人说过,他说过他忘了,别人却记住了。等他下次一不留神又说了,我们就盯上他了。红楼梦为什么写的好,语言对话很重要。刘姥姥的话和贾母的话不一样,虽然都是老太太。第四,上网时间很重要。有的人只在早上上网或只在晚上上网,为什么?除了夜班,上学,工作的局限之外,由于互联网是国际性的,还要考虑时差,中国是早上时,美国是下午,欧洲是半夜。

 

没想到牛乙爸爸听了这些话,就跟老玩童似的,顿时起了上网之心。让牛乙教他上网,给他介绍好的网站。牛乙爸爸是个悟性极强的人,不到半天,怎么用鼠标,怎么上网,怎么找文章就全学会了。接着就问哪个网站好。牛乙觉得国内的网站有些乱哄哄的,怕牛乙爸爸觉得眼花缭乱,就说,北美有个文学馆不错,每天有几十万人点击它。那有两个论坛,一个叫爱车一群,您喜欢车,可以上那看看。还有一个叫文化大厅,您爱看各式各样的文章,那没准对口味。牛乙爸爸说,那不是在美国的网站吗?咱们能上的去吗?牛乙赶紧说,您这也太小瞧牛乙了。要是连这么个民间网站都上不去,还干什么网警啊?当下,就进了文化大厅。

 

还没想到他居然上网也上了瘾,过了几个月,对那坛子里的人竟然能如数家珍般的说上个子丑寅卯来。谁爱侃红楼,谁爱写古文,谁又跟谁因为ID 打起来了。只可惜他不会中文打字,干着急使不上劲。晚饭桌上,简直是言必称文化,还得让牛乙帮他分析谁是马甲。

 

有一天,他告诉牛乙,有个叫狐狸叫的网友声明退出坛子了,大家都挺怀念他,还有人写文章纪念他,牛乙说您别在意,这样的事儿我见多了,您留着点神,他不定哪天就会回来,也没准换个马甲,到时候您就留神,就可以试着辨认马甲了,您不是老想试一把吗?

 

又过了几天,牛乙爸爸又说一共有三个人分别写文章,基本观点都是文如其人。一个叫山下二妞,一个叫云吞伯,还有一个叫沉物。牛乙赶紧问他,您知道这三个人吗? 他回答,当然知道,不但知道,还读了不少他们的帖子。那个叫山下二妞的,还有一个叫银墨的,肚量看上去不小,别人把砸转砸进博客,照样不生气。

 

两个礼拜之前,他又神秘兮兮的说,最近好像坛子上出了不少新ID,在那不发帖,光灌水,我看着好几个都像马甲。先是有个钻地鼠说那个马甲是原来的大阿外,还有人猜是八乐,但到后来都被人否认了。现在,大家也不猜了。

 

牛乙对他说,不猜也好,尊重人家的隐私权,反正人家也没砸转,不就是图个乐子吗?牛乙爸爸忽然问牛乙,你今天晚上有事吗? 没事陪我辨别一个马甲吧。你是专业的,我是业余的,看看咱俩差多少?

 

牛乙虽然不情愿,可也不好意思驳爸爸的面子,只好拿出看家的本领,一目十行的把坛子上的文章往后读了几个星期。然后对爸爸说,好了,这个简单。这个人没有想刻意隐藏自己,暴露不暴露她也无所谓,加上我以前看过她的文章,所以我基本知道她是谁了。牛乙爸爸原以为有多大发现呢,没想到牛乙这么快就有结果了,于是就说,咱们写在纸上,看看一样不一样。等写出来一看,果然一样。牛乙问他,您是怎么看出来的。牛乙爸爸脸上这才露出一点得意的样子,说,你爸爸牛乙好歹也是个在长安街上站了几十年的警察了。不就你说的那几点吗?不难。

 

PS.纯属文学创作,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金色的麦田 回复 悄悄话 噢,刚才发现这是一年前的评论了。
金色的麦田 回复 悄悄话 奇怪,我刚才去搜“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612&postID=18397”,怎么搜不到呢?

侯哥懂的东西真多呀,佩服佩服!
阿里的画廊 回复 悄悄话 哈,侯爷,还真是你啊!可是你最后还是没告诉俺们密底,是不是猜错了?:)))

祝你节日快乐!
双飞蝶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俺前些日子揪出一个网络恐怖分子,您看看这个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612&postID=18397
这个马甲太笨,俺太聪明,一下子就被俺揭穿了。但原形太令人吃惊。
土村大家庭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候哥写的真棒啊赞一个
要过鸡蛋节了圣诞快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