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为戒

(2006-07-18 11:33:36) 下一个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人之戒网有难易乎?戒之,则难者亦易矣;不戒,则易者亦难矣。

文化走廊有二网虫,其一少,其一长。少者语于长者曰:“吾欲戒网,何如?”长者曰:“子何恃而戒?”曰:“吾不灌水不回帖足矣。”长者曰:“吾数年来咬牙跺脚,赌咒发誓,旅游喝酒,健身爬山,读书看报,转移心境,相妻教子,以图戒网,犹未能也。子何恃而戒?”越明年,少者戒网成功,以告长者。长者有惭色。

戒网之去成功,不知几多难也,网虫长者不能戒而少者戒焉。人之立志,顾不如文化走廊之史迷船长月牙酥晓芙吉衣小墨水笔加锁闲话猪元帅心言无言富蓉哉?是故聪与敏,可恃而不可恃也;自恃其聪与敏而不戒者,自败者也。昏与庸,可限而不可限也;不自限其昏与庸而力戒不倦者,自力者也。

后记: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侯欲戒网,其啸也哀。特以此篇宣告戒网一月或更长,实属公务繁多。此前已连发数帖,以报斑竹及诸网友知遇之恩。一月之内,若见老侯冒头,望诸位切勿心慈手软,乱砖拍下,不胜感激之至。

馄饨侯顿首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