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孜薩的日本

小島梓 日籍華語作家
出版散文隨筆《日本不是東京》《日本鄉下女子》
小説《鳳凰河》《一步之遙-在日中國新娘紀實故事》等
博文
(2017-05-22 07:34:03)

除卻正經的出家人,韭菜可是我們飯桌上的常選。在日本寫作“精進料理”的,最初是僧侶,禪宗等食用的素食,也是忌諱韭菜入味的,所謂蔬菜裏的五葷,韭菜便是其中之一。據說是因爲味道濃烈,刺激性比較強不夠溫和的緣故,不過,自古韭菜還有一個叫法爲“壯陽草,”對於出家人來說,這更是大忌,其中是否有淵源,也未可知呢。小時候,住在部隊大院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05-20 07:42:46)
下緩坡,沿着一條石子路慢慢走下去,就能看到左手的一個小池塘,池塘水面有大片看起來質地很厚的圓心型葉子,向陽的這面有熠熠閃亮的綠色,隱在水面的那一側有淡淡的紫色,在初夏,葉腋出花梗,伸水上,開冠五裂的深黃色小花,每個花瓣的邊緣都有茸茸的具齒毛。遠遠地看起來,在黃昏的日光下有些恍惚,偌大的牛蛙在這時會“哞”地一聲叫起來,把正在疾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櫻花的美,在日本已經是一種慣常的美。電視上一出現“櫻前線”消息,每個家庭就開始計劃着“花見”了。狹長的國土,把花期從北到南拉長了近兩個月的時間,認識一個朋友的弟弟,是櫻花的鐵粉,隔三差五的年份,就會追着櫻前線從九州到北海道一路看下去,他是開着拖車,利用免費停車場和日本各處有提供的飲用水。追逐着櫻花,延長着自己的春天。如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12 07:11:24)
我是先看到這種植物開花的,在院子那一面的山坡上,好像是在八月末,一面坡的這種爬藤糾糾纏纏,那濃紫淡紫色相間穗狀花序是藏在葉子下面的,只是偶爾被眼尖的我看到,哪裏放得過這份酷暑中的美麗呢。起初,疑是紫藤,但季節差異太大,也沒有多想,滿山坡地剪下來插花,只是那褐色的佈滿了茸毛的葉子還是不喜歡的。今年的中元,東京的姐姐送來的是“葛涼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6]
[7]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