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

My Lord: Please help me keep my eyes on you! Please help me be thankful!
Amen
个人资料
博文
贾公公的心里也有点怕刁不遇手中的那把锋利的砍刀,对小川低声说:“我们未必抓得了,今天晚上再去摸摸他们的底细。” 他身后的小川和魏公听了,将本凑近他弯着身体挺直,抬头恶狠狠地盯着周淮安他们。 众人吃完喝完后,各回各的房间。周淮安和邱莫言在楼上走廊里被自己的伙伴堵住,满脸喜气道:“大喜!大喜呀!外面的雨总算是停了,我们也终于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21-05-28 16:27:30)

五月阅读五月花 (2021-05-2014:30:53)下一个 五月阅读五月花 作者:南山松 今年四月下旬我在文学城读了网友五月花的一篇博文“我差点被公路上的货车撞死”,被五月花一次奇特的经历深深吸引。这奇迹般地故事给人印象深刻。文章末尾,五月花给出了她的新书链接,原来这个故事就是她新书中的一个。因为这个故事,我决定要读一读五月花的新书《在父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几年前的夏天,在温哥华的东边不远的小城,举办马拉松比赛。 我的儿子当时正上高中,他报名参加比赛,纯粹就是好玩。 比赛的起点和终点是在小城公园前的马路上,这条马路的的进口被几辆警车横着停在哪里,封闭了。跨越马路上方是用五彩的汽球搭起来的拱门,马路两边挤满了人群,为参赛的亲友们呐喊助威。公园里有很多临时的摊位,卖热狗的,冷饮的,汉堡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那时候,聪明伶俐的邱莫言搭着老板娘的顺风,开口笑道:“喂!爱点蜡烛的!这银子赔你,拿去买张新桌子吧!”手一扬,扔给老板娘一个银元宝。 金镶玉一手接住,掂了一下分量,迅速地放进自己胸口的内衣里。她心里嫉妒邱姑娘,总是看她不顺眼:“哼!我还怕不够呢!” 转身对自己的伙计们气呼呼地大声吆喝:“快上菜呀?还等什么死人呐!&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客栈外还在没完没了地刮风下雨,客栈里东厂那边两个人莫名其妙的不见踪影,贾公公闷闷不乐地坐在桌边等着开饭。 却说周淮安昨晚上几乎一夜没合眼,大清早的不得已和大家一起下楼来祭五脏庙。 贾公公一眼便认出八十万禁军教头周淮安,顿时两眼放光。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看了一眼小川,俩人会意地轻轻点头。 头一次面对面,双方互相点头打招呼,江湖上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东厂的贾公和小川正在悄悄地偷看厨房。 但见里面的伙计手里拿着一把雪亮的扳斧,嘴巴里咕咕哝哝的,对着吊在房梁上大块的可疑的肉,边砍边恶狠狠的诅咒:“先挖眼,叫你看不见。扒你的皮,叫你没衣服穿。” 贾公看得目瞪口呆,暗暗地骂道:“妈的!比我们东厂的人还要狠!” 同时,在客栈的屋顶上,俩个到处乱窜的东厂人,被大漠上空的雷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金镶玉不知道这伙人的来头,她自己本来就是杀人不眨眼的母夜叉,毫不畏惧地用手指着魏公公,厉声道:“你敢?” 贾公公想着还有正事要办,况且外面又是大风大雨的天气。暂时忍下这口气,语气平淡的说:“我们是做生意的。钱我们不在乎,最紧要的是住的舒服。” “我也是做生意的,钱我也不在乎!你们这一来,就把我的帐本弄的乱七八糟的。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曾闻有个人,在生德行浩大,功业无边,一朝数尽,投到阎王殿前。 阎王便叫判官查他的《善恶簿》。 那判官禀道:“此人《善簿》堆积如山,《恶簿》并无一字。” 阎王把他那《善簿》的事由看了一看,说道:“这人功德非凡,我这里不敢发落,只好报知值日功曹,启奏天庭,请玉帝定夺。” 少时值日功曹把他带上天庭,奏知玉帝。 玉帝天眼一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周淮安诚恳的说:“掌柜的!大家萍水相逢,我不是知恩不报的人。” 金镶玉将划破的手指头含在嘴里,看着周淮安,含情脉脉地说:“那你今天晚上就来报吧?” “今晚我要是走了呢?” “你走不了!我等你。” 过往的经历使金镶玉心里明白,来她店里歇脚的男客人,无非是眼馋她的身体,以及要她帮忙过关。又因为得知周淮安是同道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你不是说过,凡是不正眼看你的人,肯定不是男人嘛!” “这个可不一样!他的眼睛虽然没有看,但是他的心里已经看了好多遍啦!” 金镶玉想起刚才与客人在门外亲密的聊天,欢天喜地对黑子说。漂亮的杏眼深情地送着新来的客人,在楼上走廊上走过时,惊见对面又出现了她的冤家对头邱莫言。 但见邱莫言依旧是男装打扮,背着双手,伸出左腿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