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居

关了一道门,打开一扇窗。
博文
(2011-10-09 08:53:06)


这是上周三的事儿。
下班走出大楼,刚好看到我要乘的车子在站台,喜,马上疾行。可是,就在离车门三四步远的时候,车门关上了。车子启动的一刹那,我决定,跟着车子跑一站。这样做,不是一时的盲目冲动。因为,我知道,这样跑过去是有可能在下一站上车的。一是我今天穿的是平底鞋,跑起来很轻松;二是,这两站之间的距离不长,拐一个弯儿就到了。虽说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正午秋阳,很柔和;让食物也有了温暖的光辉~~~给大家看看。冬瓜挖球加上火腿丁,再放一点糖和高汤,入锅蒸一刻钟;火腿比较咸,就不需要放盐了。我家的蒸锅是双层的,下面一格我蒸了一碗米饭。蒸到十五分钟的时侯,把上面一格的冬瓜火腿端出来,然后把鱼放进去蒸,七分钟后关火。这样,两菜一饭的午餐就搞定了。前几天,做了一条清蒸龙利。
也秀秀。龙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1-10-01 15:59:28)

终于在昨天凌晨把35集都看完了。
到了我这个年纪,连续熬夜的直接后果完全写在脸上,疲倦、憔悴得像个病人,老去五岁自不待说。熬不起了。却也不后悔。
总体来讲是部制作精良的好戏。
据说,小说当年在晋江上火得不行;我没看过。所有观感完全源自电视剧。文字的优势在于阅读后留给读者无尽的想象空间;而影视作品比较具象,人物、画面活生生地在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1-09-16 09:45:37)

07年夏天回国的时候,妹妹秀给我看一条绸料长裤,她说,是香云纱。那是我第一次听说这种料子叫香云纱,梦幻般的名字,带着几分蛊惑。
其实,我对这种绸料很熟悉。爷爷的夏装大都是这种料子制作的,因为它凉爽、透气,不粘身。记得,奶奶叫它生蚕丝。我当时对“生”的理解是,它比其它真丝绸缎“硬”,而且,新衣服穿上会有哗啦哗啦的声响。以我当时一个7[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1-09-11 00:09:21)


每次回上海,都会去福州路看看。那日,在古籍书店提了两本书,朝西藏路地铁口走。远远地,就看见逸夫舞台的霓虹灯。戏院前人头攒动,大都是上了年纪的阿公阿婆。当晚有沪剧,难怪。驻足,看墙上的海报;发现上海京剧院正在搞夏季集训汇报演出。周六有下午场。回美国前还有机会看戏!买票的时候,忽然想起,“清谈”,曾有一位叫夏花的女生,爱京戏。她曾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1-09-10 23:34:03)

昨晚,下了几滴雨,恰好是在我每日暴走的时间段。本想借这个因头休息一天,结果,横竖不适宜。
怕自己因为没有完成当天的计划而无法入眠,近午夜的时候拖着葛公跟我在小区里暴走。他虽然极不情愿,但架不住我的软磨硬泡。
为了不使暴走显得过于乏味单调,我没话找话。
我:你知道我们这个小区一共有多少家吗?他:不知道。我:你猜猜看。他:猜不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1-09-08 23:49:30)


 
秋天悄悄地来了,细心的你,可是看到了秋,她那倩丽,温柔的身影?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1-09-07 21:24:12)


劳工节长周末,本想去酒乡品酒、做SPA,因其它杂事所缠,未能成行。也许,主观上也有些懒惰,因为刚从国内回来,尚处于疲惫休整阶段。宅了三天,一点都不觉得闷。把家里打扫得一尘不染,烧饭做点心,和朋友电话聊天,翻看从国内带回来的书籍,上爱坛看贴回帖,整理衣橱,查资料写paper……忙得很。一直到劳工节的下午才有时间打理自己。所谓打理,无非是局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1-09-05 15:29:32)


我是米饭党,小葛和爸爸是面党。
中国人(尤其是南方人)的胃是米袋子。偶尔吃吃面食无所谓,但长时间吃不到米饭,米袋子就要抗议。不只是中国人,很多亚州国家的人都是以米饭为主食。记得一次学术年会,为期六天,会物费包餐饮。早中晚餐都是西式的。几天不见白米饭,想念啊。最后一天,上飞机前,我们一行十人到Mall里的foodcourt解决午餐。韩国人、日本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11-09-03 21:07:38)


俺家的两个土人,太好打发了。有红烧鸡腿就很开心。!我吃鱼,他们吃鸡。相比之下,前者是不是比较阳春白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