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第五天我们的目标就是抵达4600m的basecamp。记得没上山以前我跟Ari说,走到basecamp对我来说就是胜利。但真正融于山峦深处了,我的脑海却简单得没有任何想法,无论是掉头还是坚持,我都没想过,心思单纯到只有呼吸,行走,护膝。 快到basecamp了
走了五天,我们的体力都下降了。沿路风力变强,气温也降到零度以下。等我们中午抵达Barrafubasecamp时,天空开始飘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Machame路线最经典的抗高反秘笈就是第三天和第四天的climbhigh,sleeplow(上得高,睡得低)。
从3900米高的Shiracamp出发,我们开始远离moorland,进入都是火山岩石的区域,风景比起第二天差了好多,但无处不是天然厕所。刚开始爬山的两天,我每次想入恭时,都会问Fraten,“WherecanIusetherestroom?”后来发现这个语言不是Kili山地语,连Libby这个医生在内,都只说“Iwanttopee!”逐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Kilimanjaro,Fraten,andMe(2)
终于挨到起床了。我们的waiter,William和Del,用咖啡和热茶唤醒每一个人。每天就这时和晚上吃饭前有热水洗手洗脸,犹为珍贵。吃着黄油面包煎鸡蛋,我们在热气腾腾的早餐桌前愉快交谈。就听见Ruth不停地说,“Itwastoowarmlastnight!Iwastoohot!(昨天晚上好热)”真让我们剩下都冻得没睡好的人气结。我连忙问她是怎么办到的。Ruth连比带演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Kilimanjaro,Fraten,andMe(1)
在山上的时候,我就跟Lewis说,这篇登山博客的题目都想好了,Lewis也强烈支持。没有Fraten,我们的chiefguide,估计我就一去不复返了。
当初和Lewis商量在众多爬山路线中挑选Machame,主要基于两个考量:一、Machame是最佳抗高反路线,增加登顶成功率。5896米(19,420ftabovethesealevel)的海拔高度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二、听说风景最美,既然飞跃半个地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Arusha的人,Ngorongoro的风(4)
当出租车司机把我们带到GoodHopeOrphanage(美好希望孤儿院)时,Lewis和我还以为是中国那种城乡结合部自家盖房的建筑工地呢。不过走进孤儿院,却很简洁,我们都脱鞋光脚进屋。看得出来这里是用心打理的。
我们去的时候有好些孩子去另一个镇Moshi玩了,只留了几个在院里。孤儿院的工作人员Abduah带领我们参观孩子们的卧室,卫生间,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Arusha的人,Ngorongoro的风(3)
起了个大早,在云雾中我们穿行到NgorongoroCraterArea的大门。等待司机去验票时,Lewis和我在visitorcenter逛了一圈。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回到车边,看到几只狒狒正试图钻进我们的车行窃。由不得感叹,这些狒狒和峨眉山的猴子有得一拼!幸亏经验丰富的司机叮嘱我们把车窗都关严实了,否则我们的午餐不就没了?
还未到Ngorongro,我们就被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Arusha的人,Ngorongoro的风(2)
第二天我们乘上safari(游猎)专用SUV,驱车前往TarangireNationalPark。在Arusha市区穿梭时,Lewis和我觉得这交通完全可以和中国比拟,乱七八糟。全城就两三条公路,也没有红绿灯,后来听闻这市长乃马赛人,觉得拥挤堵塞的交通体现了城市的繁华,所以没有任何意愿来改善这个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旅游者的全国第三大城市。
出城前加油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Arusha的人,Ngorongoro的风(1)

Lewis想在AddisAbba机场转机时品尝一下地道埃塞俄比亚风味菜的心愿没能满足,因为候机大厅没有餐厅,要吃饭得出安检,而且拢共就一家,他嫌麻烦,放弃了。所以飞机一落地乞力马扎罗机场,人就说晚餐一定得吃当地菜。这边厢我很高兴终于走在踏实的地面了,还没来得及说好,那边接机的司机刚把我们行李放上车,就笑眯眯地对我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漫长的飞行
飞机座椅前的屏幕勾勒出跨越半个地球的航线。每隔3个小时,我就会找那些凹凸有致的埃航空姐要些冰块,放在食品袋里用布包着冰敷那胖胖的膝盖;坐几个小时又得站起来把整架飞机视察一番,活动活动。身旁的埃塞俄比亚母亲轻轻拍着她三个月大的婴儿入眠。阵阵胀痛从我的膝盖传递上来。近三十多个小时的飞行和转机,无论我怎么努力用心,肌腱炎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1-12-25 23:22:02)


非洲,非洲,人类的起点,原始的节奏。东非成群结队大迁徙的角马,Johannesburg(约翰内斯堡)世界杯的号角,埃塞俄比亚骨瘦如柴的儿童,索马里的海盗,Cleopatra(克里奥帕特)美艳心碎的传说,卡塞布兰卡的谍影。。。还有乞力马扎罗的雪。
对那座山的心驰神往,始于我当年在印加古道上和队友的讨论。当我在海拔四千米的安第斯山脉苟延残喘痛苦攀爬时,来自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