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maomao

生命的模样(谢绝转发)
个人资料
田野maomao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0-01-25 17:25:28)
我们这一代人是看着春晚长大的。那时候有李谷一,倪萍,周涛,朱时茂,陈佩斯,马兰,小百花的茅威涛和何赛飞,郑绪岚,张明敏,毛宁,张咪,成方圆,江涛,陈红,当然还有赵忠祥。边吃零食边说话边看电视,我家的小猫也很懂事地腻在老爸或妹妹的腿上不出声,碰上好看的,就不说话也不批评了。老爸总是第一个撤的,他看完京剧,或者是知道斯琴高娃不再露脸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01-18 18:06:25)
知道小年还是从妹妹那里。考研究生那一年没有打算回家过年,想留着在学校好好复习准备应考。没想到忽然有一天妹妹从天而降,还给我带来一大堆好吃的和妈妈烧好放在大大小小的罐子里的菜。妈妈说学校伙食不好,又不回家,只好让妹妹给我送来。 其实我知道是妹妹的主意。那一天是小年,她怕我自己过年孤单。 妹妹比我小两岁,从小就是个调皮捣蛋的机灵鬼,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读书最大的好处是你可以在书里穿越时空结识好多的朋友。我特别好奇的是夏志清这座学术的大山,在日常生活里又是怎样的形象呢?于是我又接着躲在图书馆里翻找有关他的所有的书。从这些书中我惊奇地发现在生活中的他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形象。 与他严谨和一丝不苟的治学态度截然相反的是他日常生活中为人处事的率性和随意。 他喜欢开玩笑,尤其是喜欢和漂亮的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初识夏家兄弟是从两人的通信录上。夏家长兄叫济安,当时在北大教书,小弟志清在耶鲁读文学博士。在我读这本书的时候并不知道兄弟两人的背景,只是深深地被书信中的手足情深所打动。通信中,兄弟俩无所不谈。从暗恋的女生,好莱坞的电影,到对未来的迷茫和迷茫里可能的出路,和对文学和文学批评的探讨。济安的形象尤其栩栩如生,他的羞涩,自律,对爱恋的女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UniversityofAlaskaFairbanks的校园里有一个博物馆,造型很是独特。如果你把蓝天之下的空间想像成广袤的大海,这个白色的建筑就像是一个在蓝色的海洋里悠闲游动的巨大海豚,有阳光照在它的身上,它张着嘴,不慌不忙地乐着。它的门口不远处还有一个细长的图腾柱子,好像上面是各种各样的脸,可能和爱斯基摩人的膜拜有关。我今天要说的有关Alaska的第三个记忆,就发生在这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北极光之于Alaska,就像云雾之于庐山一样,是它的标志性景致。它们来无影去无终,变幻无穷,却一样的壮观和震撼人心。
那是一个寒冷夜晚,大约在十月底或十一月初的时候,和每一个初冬alaska的夜晚一样,寒冷,寂静,和了无人烟。你绝对不会设想在这样一个普通而寥落的夜里会有任何奇迹的发生。因为和久别的朋友在校园里聊天,竟然忘记了时间,出来的时候快半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这还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听师姐说,Alaska是离神最近的地方。于是心生向往,两眼一抹黑没做任何功课就去了。在那里看到了许多充满神奇,灵气,和令人敬畏的东西,留下一段段终生难忘的记忆。 (一)红狐狸 那是DenaliNationalPark的bustrip上,还记得我们当时买的是短的triptour。颠簸的山路,沿途的景色并不旖旎。那天还有雾,也没看到远处著名的Mckinley带雪的山顶。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9-11-02 13:00:03)
或许秋天真的是多事,连老祖宗都说过多事之秋的。明明应该是天高云淡神明气朗满地金黄的收获季节,却忽然间天昏地暗,一夜风雨,把红透和没有红透的树叶不分青红皂白齐刷刷地都摇落在地。 天渐渐地暗下来了,我把给小鬼们的糖倒在我最喜欢的古色古香的竹篮子里,放到门口,把门前的灯打开,方便小鬼们拿糖。虽然女儿再也不要带我玩了,我还是独自出了门。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11-02 06:59:32)
停车的时候看了一下时间,八点过了,四周静悄悄的,那栋闪着幽幽暗光的房前停了不少的车,看来我是有点来迟了。小心地推门而入:楼下漆黑一片,悄无声息;对着门的是一个蜿蜒而上曲线形的楼梯,旋转着通向高高的二楼。每一个台阶都被浅百色的幽光构画出了轮廓,扶手上白色的小头骨夹杂在或蓝或紫色的暗光里,阴森森的吓人。我小心翼翼地拾阶而上,楼梯的尽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10-19 06:36:34)
很喜欢硬汉。虽然日常生活里硬汉看起来不少,但往往是硬气,甚至是蛮气和匪气,有余,儒雅和美好不足。然而就在最近,我真的遇见了硬汉遇见了美好。他出生在一个海军基地的军人家庭。按现在的流行话说,是个真正的红二代和军二代。他的父亲和祖父都是海军上将。长大后追随父辈的足迹也加入海军的行列。他早年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毕业后又受训于海军的飞行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