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maomao

生命的模样(谢绝转发)
个人资料
田野maomao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2-07-03 08:48:11)
Nila是一条狗。很多年前就知道她,因为她每天都跟着她的主人来学校上班,而那时我并不认识她的主人。看到她的时候,她主人的办公室开着,人没在,狗狗安静地趴地上的样子一下让我记住了她。 最近因为合作,常去Nila在的楼层,就有了和她更多的接触。我巨怕狗。小时候,妈妈在住院部当医生,我常去玩。记得有次听说给病人做饭的大师傅,弄了一条狗狗来。说是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茫茫人海中,真正美满的婚姻好像是不多的。多数的夫妻因着种种的原因维系着婚姻的关系,有的是为了孩子,有的是懒得再折腾了,有的是为了面子。总之各家有各家的原因。幸福的家庭当然也是有的,但也不是没有摩擦,只是少些罢了。那么这些比较幸福的家庭里为什么摩擦会少些呢?或许是夫妻的性格和三观比较一致,在处理事情和矛盾的时候比较容易达到共识,因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2022-01-18 13:14:43)
女人 作者:梁实秋     有人说女人喜欢说谎;假如女人所捏撰的故事都能抽取版税,便容易致富。这问题在什么叫说谎。若是运用小小的机智,打破眼前小小的窘僵,获取精神上小小的胜利,因而牺牲一点点真理,这也可以算是说谎,那么,女人确是比较地富于说谎的天才。有具体的例证。你没有陪过女人买东西吗?尤其是买衣料,她从不干干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1-12 14:00:30)
男人作者:梁实秋   男人令人首先感到的印象是脏!当然,男人当中亦不乏刷洗干净洁身自好的,甚至还有油头粉面衣裳楚楚的,但大体讲来,男人消耗肥皂和水的数量要比较少些。某一男校,对于学生洗澡是强迫的,入浴签名,每周计核,对于不曾入浴的初步惩罚是宣布姓名,最后的断然处置是定期强迫入浴,并派员监视;然而日久玩生,签名簿中尚不无浮冒情事。有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2-01-01 13:43:51)
心中有粒种子,种在那里整整有二十年了。每年新年的时候,应和着维也纳的新年音乐会,从心的最里面向外张望一下,渴望一番,又安安静静的收藏起来。那里住着一个有点不可抑制的冲动,可是,生活里总有没完没了的牵挂,拉扯阻止着冲动的脚步。这颗种子是冯骥才种下的。在二零零二年九月的《青年文摘》上,有他写的一篇小散文:浪漫的灵魂。有记者问他哪个国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10-23 10:44:02)
忙里偷闲的,化了四个周末,把齐邦媛的《巨流河》一字不漏地读完了!依旧爱不释手,还想从头再读。读这样的书是享受,是学习,是爱和美好。合上书,我想了好几天,想找一段美好的句子总结一下自己的感受。苦思冥想未能觅得。一是自己知识的狭窄,二是这本书太恢弘和和深厚了。直到刚才读到聂鲁达的一句诗:“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心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1-07-17 09:27:19)
“惊蛰的岩茶香,春分的毛尖醇,清明的巴山雀舌甜,谷雨的铁观音苦,立夏的武夷水仙柔。”虽然茶谣里说的是武夷的乌龙茶,但每逢立夏,我都迫不及待地开始换喝绿茶。最爱的绿茶,爱的没商量爱的板上钉钉的,就是庐山的云雾茶。之所以被称为云雾茶,就是因为它生于长于并成熟于庐山的云雾之中,这也是它有别与任何茶叶的地方。其实庐山的奇秀俊美不仅仅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2021-06-27 09:20:17)

从2019的年末起,新冠病毒像一只不断生长的巨大魔掌,深刻而持续地向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延伸,影响着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也包括足球。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在2021年还看2020年的欧洲足球锦标赛的原因。欧洲足球锦标赛(EuropeanFootballChampionship)每四年举办一次。上一次是在2016年,葡萄牙队在明星主力C罗受伤退场的情况下,在法国的主场击败夺冠呼声极高的法国队,第一次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21-06-05 16:26:03)
遛狗,在美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每天的清晨和傍晚,只要出门,总可以看见撒欢的狗狗和长长的绳子后面追赶着狗狗的男女老幼。疫情期间在家工作,努力坚持着每天的晨跑,而每天跑步又让我与各式的狗狗和遛它们的主人不期而遇。 (一)白富美 住在街中段的是一位微胖的小妇人,个子不高,大约一米六左右,四十开外,不怎么爱和邻居们说话。我上下班几乎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一直以来,都是两三个月去一次中国城,买些中国零食和食材。每次特别要去的地方是一家小小的饼屋。我超爱那里的麻团,孩子们爱那里的所有。从孩子两三岁起到现在,每次去都要买些她家的小点心。其实中国城里的饼屋,家家都不错,这家前台的两位女士多少年了一直没换人,她俩说广普,也没变老。每次去城里,孩子们都是径直去这家小小的饱饼店。 从去年三月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