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博文
(2013-11-21 18:13:39)
21岁生日记
说来好玩。洋人长得着急,可成熟得却比唐人晚。二十几岁,洋人还满脸胡子,满身是毛;三十几岁,就初显老象,毛边脱落,发际后移,面颊起皱;到了四十,更是两鬓斑白,脸如桃核,皮如砂纸,可以打磨。洋人和唐人同龄,站在一起,多像两代人,也像揉皱的牛皮纸与光滑的缎子料。算洋人年龄,大可往下砍,用减法,甚至除法;估计华人贵庚,则要恨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11-10 18:58:04)
医改未来之我见

一张嘴,就俗。可满嘴大蒜味,门牙上还粘一片菠菜叶的人,不俗也不行。头疼脑热可是家常事儿,那是要使铜板,要使票子的。故而,先谈钱。
我不知道奥巴马的全民医保,从哪里儿来钱?可我赞同他花钱。保住了一些极需人仕的健康底线,没什么不好,要双手赞成。可什么是底线?保住底线要耗费多少?政府能打多长时间的持久战?我想,在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11-08 01:51:52)
医改失败的核心
在我眼里,近二十年的中国医改是失败的。而失败的最主要原因是医改本身,改错了方向。自从把公立医院推向了市场,医院从一个社会服务角色,变成了赚钱工具,医患关系的日益恶化就注定了。
我说,日益恶化,并非空穴来风。
其实,医患关系,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问题,估计扁鹊和蔡桓公就有过。近三十年前,我刚大学毕业,一进医院,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11-05 15:05:11)
医生,钱和女人初中学几何时,老师说,所有图形中,三角形最稳定。我当时对勾股定理特别着迷,故,三角几何也学的特别好。可后来,运气不佳,竟鬼使神差地进了满嘴福尔马林味的医学院,仅在大一上半年,学了几堂高数,再就没有了用武之地,真乃好不遗憾。好在医学院里,男生多,女生更多,各种花故事层出不穷。也就觉得书本上的关系,太干巴,枯燥,远没有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10-20 14:55:13)
古谚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书中自有真缔,但也不尽然。借字观物,恰如隔帘赏月下柳,看似明了,实则未必,更不如移步中庭,手抚柳梢,足弄轻影,来的真切细腻。
看今日中国,亦是如此。
2012年的圣诞夜,我在开罗机场。行李出得离奇的慢,我只好坐在手提包上呆呆地等,有时烦了,也和旁边的人聊聊天。右邻是三个三十余岁中东模样的人,聊了几句知道,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父亲弥留之际,我和母亲在病床边陪了二十六个小时。母子俩,既没合眼,也没觉饿,就这样伴着父亲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后一段。眼未关,耳就张着。所见所闻,颇有感触。对医护和病人,也就有了新的感觉,有了一点儿喜欢,一点儿不满,一点儿憎恶。换位思考。我,这多年的老郎中,坐到了病人家属的椅子上,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事多蹊跷。亲眼所见,却又深感不可思议。难道天上真有神?今天是我父亲出殡的日子。从礼仪到送棺,一切顺利。更令人欣慰的是,近十位与我父亲素不相识,我也并未邀请的朋友也到场了。本来,考虑到今天不是周末,别人还要上班,再加上老人家晚年唯好静,图书馆和社区中心近在咫尺,他也不出家门。所以,我只通知了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3-05-16 08:02:24)
5月13日正午12时,爸爸走了,不回来了。再也不回来了。
去医院时,我们是六个人,回来的却只有五个。一日之间,爸爸掉单了,孤独一个人留在外边,不回来了。一个祖孙三代美美满满的家庭从此缺了一个大角,再也不是一个完整的圆了。餐桌前的那个首位空了。筷子依在,盘子依在,水杯依在,可那个让我添加热水的人,却没了。妈妈也少了一个说话,聊天,甚至拌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有这样一个故事。一朋友支教的时候是在偏远山区。每天教教孩子们粗浅的数学和英文之外,就是陪孩子玩。有时,在土墙碎窗里唱歌,讲故事;有时,带着孩子们上山踏青,采果子。生活清苦,但也闲散暇意。没事时,四处随性走走也不错。有一次,他独自一人向山里深处走。行至正午,身疲脚乏,口干舌燥,带的水也喝完了。突然,他发现不远处有一条小溪,水逐白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1-01-28 22:15:36)
洛杉矶一瞥
到洛杉矶纯属偶然.飞机误点,在洛杉矶转机衔接不上,只好留宿.不太高兴地走出机场大门,拖着行李到车站等车.午夜的洛杉矶有风,站在街头有点儿冷.说好等五分钟的班车,二十几分钟才到.刚上车坐定,天空就升起了团团烟火,2011年到了.
新年的第一天,我醒的很早.拉开一小角窗帘,晨色幽暗天边染霞.我汲鞋出门,想下到大堂问一下,我们该如何打发掉这一天.前台的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