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博文
(2008-10-06 22:16:47)
与沉默的人聊天是一种折磨。有一朋友与我性趣很投,但就是话太少。和他约好吃饭,就像赴一场讲演,你得先准备好词。你讲到得意时,他两个眼皮忽闪了两下,我知道,那是鼓掌;有时候,他嘴角撇了两撇,眼睛盯着饭,我明白,他是在说:话那么多,快吃饭吧。与他打牌,那可真是观棋不语非君子,他不说话,可旁边再静的人,你也觉得他不闲着。只听着牌声,评论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8-10-04 16:41:28)

人老了,日子就筋道。平阔的江面,没点儿暴风骤雨,是难以大变脸的。但,泛点涟漪还是有的,尤其当凭空落下了一粒石子。这两周,Cliff就掉进漩涡里了。那天早晨,交班护士把病历往桌面上一摔,脸长长地说,这个护理员,太不像话了!护士长一愣,笑了。小姐,什么事啊!这么大脾气。不就一个夜班吗?。一个夜班,幸亏只有一个。整晚耷拉个脸,你叫他朝东,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8-09-25 04:01:22)
同事之死
同事死了,二十八岁。走的时候,他正在看电视。电视上演的是廊桥遗梦。右手依旧搭在沙发扶手上,头微斜,眼皮松弛,和睡着了一样。他是一个削瘦的人。一米九几的个头,硕大的头颅挂在细长的脖子上。走路时,上身前倾,双肩耸着,头稍稍下垂。他不大喜欢说话,也极少扎堆。没事时,不是坐在桌边读书,就是写些什么。开会时,他总是微笑着听着,轮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九八年夏,我父亲病危。接到通知后,我强忍了两天,把美国医学试的第二部份考完。当夜,就举家回国了。电话里,弟弟已经与我略通了一二。我知道,父亲住在我们医院里,已经二十四天了。这近一个月的日子里,他天天高烧不退,三十九,四十度是每天必有的事儿。该上的药都上了,不管是第几代,先锋几了。抽血,照片,CT不用说了,核磁共振也做了两次。可就是不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8-08-14 05:18:58)
骂中国这年头,做中国人真不容易。养家糊口,东奔西波不算,本来不粗的小神经,还得锻炼得抗折腾。大喜的日子,就是有人看着不高兴,硬是要往你家门前泼盆水。说是让你别太高兴了,清醒清醒,其实,就是让你洗把脸儿,照一照镜,看看你是否有资格高兴。夹着尾巴做人是不行的了,头发也早已被人拔剩了几根。现在,又有人开始揪汗毛了。不就是两个小姑娘,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08-07-12 07:59:16)
家有男儿初长成Jason回悉尼了。一晃三周,假期就这样结束了。这虽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假期,尤其对动辄休个三,五天的大学生来说,但对我们家却是至关重要的。它不仅使我们见到了阔别数月第一次离家的儿子,也将对当时逼他离家出省求学的决定进行一次初步的鉴定。他回来之前,每过一天,我们就数一次日子。有时,真想把日历翻快点。他妈妈苦心研究,对比,看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
[6]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