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博文

二:机会敲门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这句话,适合挂在别人的脖子上当项链,熠熠生辉。我的机会却常是歪打误着。
一九九四年盛夏,一天晚上我正在家里嗑着瓜子,吹着空调,电话响了。我一听,声音还特别急,就让他慢点儿,原来是我的一个球友和同事从北京打来的。我问他,你没事儿去北京干嘛?他说,别提了。想带老婆去北京玩玩,结果几天了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六年,从零英语到澳洲医牌
——我和她这二十年的流金岁月
谨以此文,献给我挚爱的母亲和妻子
写在前面
这是一杯咖啡后的续集。
那天午后,我和妻子坐在街角的咖啡桌旁。我如常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妻子要了一杯热巧克力咖啡,我再加了一个冰激凌蛋糕。五月底的澳洲,有点儿冷,但街上依然是游人如织。望着街头巷尾,或坐或立,三五成群浅笑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这可能是世界上最让人捉摸不透的谜。
雲端上,飘浮着一座石头城。悬崖陡峭,直落千尺。绝壁之巅,宫墙,神殿和梯田,游云穿窗而过。崖角之下,三面伺水,东倚群山,北拒风雨,南通陌途,却没有一个字说出他的出处。签生死状,攀青年峰,凌顶俯视,石头城,平分两翼,极似一只展翅飛翔中的雄鹰,搏击云天,也没有一个字吐出他的用意。
一切都随先人走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可能是世界上最让人捉摸不透的谜。
雲端上,飘浮着一座石头城。悬崖陡峭,直落千尺。绝壁之巅,宫墙,神殿和梯田,游云穿窗而过。崖角之下,三面伺水,东倚群山,北拒风雨,南通陌途,却没有一个字说出他的出处。签生死状,攀青年峰,凌顶俯视,石头城,平分两翼,极似一只展翅飛翔中的雄鹰,搏击云天,也没有一个字吐出他的用意。

本图片来自网络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看了柴静的《穹顶之下》,很感动。
许久没有如此,静静地呆在一个角落里,一眼不差地看完了这么长的纪录片。以前,也看过几眼她的专题报道和她的书,谈不上喜欢或不喜欢,只是觉得她有那么一股子才子气,也有那么一点儿作。
但,这次却很不同。我心底里升起了一片颇沉的尊重,实实在在地。为了她的关注,为了她的奔走,为了她的亲力亲为和脚踏实地。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4-12-02 14:03:30)
青发
人性中,一定有什么小恶一直令上帝放心不下。故而,在七情六欲使人发狂,发癫,发傻之外,又暗伏了一笔。以供人们在消遣娱乐之余,有所警惕。甚至,还可以用来自罚。那,就是青发。
青发不入五官之列,不会流连顾盼,不会道听途说,不会信口雌黄,但也是一种表情。古时,束发是大事儿。幼子垂髻,童子总角,年至十五,方可束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11-08 18:05:58)
引子
在俄语中,“莫斯科”是阴性名词,而“圣彼得堡”是阳性。有人说,莫斯科就像一个热情似火、花枝招展赶时髦的姑娘;而圣彼得堡就像喜爱沉思、具有书生气的文艺男青年。而在我的眼中,圣彼得堡则是一位温文尔雅的欧洲遗少,端庄而且厚重。莫斯科却像一个东方的暴发户,凌乱而有激情,活力十足,但又多了几层文化底蕴。
正文
大学时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4-10-21 14:37:53)
论读书
我读书漫无计划。每到想读时,就到书堆里或书架上,抽几本顺眼的看。我很少只挑一本书,除非我已经读开了,放不下。我吃饭时,并不很贪,绝不会眼馋的在面前堆了一盘子。打饱嗝了,还要再加一个。为什么读书时,会变得贪心?而且,每每如此,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小时候是穷,但毕竟是书香门第,除了纸做的,打酱油的票子没有外,犄角嘎啦里总能捡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4-10-17 17:00:41)
终于五十岁了,真好!

青皮尽褪。蓬松凌乱的乌发,依然长满头顶。皮肤早已古铜,但臂膀仍健,脚力犹足。掌纹,已爬满手心,起起伏伏,沟沟壑壑,曲折间,日子,泪珠,笑容散落其中。人,在纹理的纵横交错中成熟了,风雨里把握住了自己。不再迷茫,不再迟疑,棋盘上大局即定,心中尘埃也渐次落地,举止间也就平添了一股坦然和笃定。
生命到了五十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4-09-07 21:27:13)
老人家走了一年多了
春风无渡
野花失香
木厅空风满
小径荒草长

昨夜依稀相泪别
今晨蹉跎梦一场
借问天涯何芳草
如何君模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