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北京张书记的宦海生涯》(13)官场人身依附法则 十三、官场人身依附法则 临别的那天晚上,在餐厅吃完饭,家人回了房间,我和张书记也回到客厅里继续喝茶。 我说:张书记,明天我就要走了,何时再见了无期,我们今晚好好聊聊吧”。我己下定决心要弄清楚这件事,甚至想弄清楚张书记的内心,探究他到底有什么隐密,为什么这官会越做越小。 他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邀校友杨洁篪和布林肯马斯克赫斯开班会 乐宁/文 写下这个题目,觉得有点像标题党,但别急,请往下看,我知道你还会问:布林肯、马斯克我们知道,但赫斯是谁?哦,赫斯是我专门请来的客人,而且除了这4人以外,一会我还要再请来另外二位客人,大家一起来开班会。 先说杨洁篪,首先说明杨不是我的校友,而是我女儿的校友,杨是上海外国语学校的学生(杨履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华人的高攀、自豪与自贱 乐宁/文 有很多华人是喜欢高攀的,比如我常去的游泳池里就有一位,大凡你只要赞扬某事或某人,他一律高攀之。比如你说某市建设的不错,他立即说我小舅子就在规划局当局长……比如你说现在某市打黑厉害,他接着说,我姐夫在公安局负责打黑……又比如你说这二天手气差,在赌场输了好几千,他立马说,靠,我大哥手气更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北京张书记的宦海生涯(12)官场失意 十二、官场失意 岁月如梭,四季无情,一转眼将近十年过去了,我带家人回国旅游去了北京,住在一家五星级酒店,然后给张书记打去了电话,他一听我到了北京非常高兴,当即就赶了过来,说这地不方便要给换酒店,接着就给北京饭店的总经理打电话,我又听见那熟悉的嗓门,像打雷一样,一阵雷声过后,我们就搬进了北京饭店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北京张书记的宦海生涯(11)手握几十亿的财神 十一、手握几十亿的财神 再见到张书记时己是五年以后的事了。 那次回国我带了二个澳大利亚老外同行,因为小城的市委书记托我在澳大利亚物色一个友好城市,这二老外中的一个就是澳某一城市的重要议员,顺便为此事而来。 张书记己从原先中央某部的局长调到了国家某部当局长了,虽然属平调都是正厅级,但这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北京张书记的宦海生涯(10)告别官场 十、告别官场 一年以后,我也要正式离开小城了。消息传出后,我即陷入了被送行的酒海中,而且又传出我是移民到地球另一边的澳大利亚去,更一发不可收拾。 说实话我喜欢酒,我更喜欢和小城人喝酒,这是一种真正的喝大酒,喝出了酒的最高境界。那是一个多么奇妙的去处啊,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我歌月徘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北京张书记的宦海生涯》(9)北京官场初窥 九、北京官场初窥 这一年的春节,张书记打来电话力邀我去北京,我盛情难却就答应了,到了北京后张书记二口子一定执意让我住他家,他家住在朝阳区的一个筒子楼里,二间小房,为了让我住,提前让他女儿住到同学家了,怕我冷又多铺了三四条床褥,把暖气开到了最大,是夜我被热出了鼻血,第二天一早,张书记诧异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八、任职中央某部局长 这段时间里也不尽是悲观的事,其中也有一件令人称奇的事。一天张书记打来电话,让我找个干净僻静的小饭店炒上几个精细菜,他要带个朋友过来,让我也陪着。中午刚过张书记陪着进来了二个人,也没做介绍只握了握手,为首的一人看起来50岁左右,细高个,背挺的笔直,穿一件深色夹克,拉链一直拉到了领口,只露出白衬衫的一条领边,像个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七、官场生存法则 所以我并不怪赵主任或李书记等人,我决定自己搞明白,想了几天,终于推理出了这件事是如何运行的一条逻辑链。 首先张书记是“外人”,在小城人的词汇里,对自己人和外人是分的很清楚的,处理方法也截然不同,对自己人的形容词汇有很多,比如:“坐地户”,“亲戚”,“户家”,“没外人”,对外人是不需要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北京张书记的宦海生涯(6)被打成了筛子 六、被打成了筛子 我有预感,某种事可能要发生,果然这一天终于来了。 这是5月未的一天,也是市党代会的闭幕日,天气异常的闷热,一丝风也没有,稠乎乎的空气就像小城人常吃的一种糊涂面般的凝住了,大槐树的叶子也被热的卷成了细条,无力的耷拉着,树上的蝉们不停地嗔嘈着,发出破碎的尖叫,让人更生烦躁。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1]
[2]
[3]
[4]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