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东墙根西墙根

(2021-08-01 06:06:41) 下一个

《东墙根西墙根》 

乐宁(原创)

冬天是墨尔本最暗淡的季节了,阴冷、多雨,因为缺少阳光,一切变的阴暗起来,虽然树叶仍是绿的,很多花也开着,但却没有了往日亮丽的色彩。冬天又是雨季来临,雨漫漫的下着,随下随停,随停随下,无边无际好像没有尽头。此刻我站在自家院子里的廊下,听着雨叮叮咚咚咚敲着屋檐,又看着雨落下来,沿着花园里的小径流淌着,上面还漂着一些落花或者枯叶。

我又一次望向天空,等待着太阳,己等了五天了,己经五天没有见到阳光了。

不由想起那些关于阳光的往事。很多年前我在北方的一座城市工作,和北京来挂职的一位书记交好,他常来我住的小院聊天,我们常搬出桌椅放在院内,树荫婆娑下边喝着茶边天南地北的乱侃。某天他说起有一年他去河北农村搞社调,和当地的农民吃住在一起,那些老乡总是问他:“你知道北京城里的大领导是怎么过日子的吗?”,“我不知道啊,你们知道吗?”,他反问。“你这北京来的大官的都不知道,我们咋能知道呢”,“那你们就猜猜嘛”,他逗着他们,老乡们还当真,开始七嘴八舌的猜了起来,最后总结了几条,其中一条是:“那个大领导一定是早上靠在东墙根,下午靠在西墙根。”,我不解的问:“什么东墙根西墙根?”,他哈哈笑了起来得意的说:“我就知道你这上海南蛮子听不懂,告诉你吧,早上的太阳是照在东墙上的,所以要靠在东墙根上晒太阳,下午的太阳照在西墙上,就要挪过去靠在西墙根上晒太阳。”,“啊?这就叫享受?还那个大领导?”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也跟着笑了起来,此兄是个大嗓门,声音极洪亮,我的嗓门也不低,笑声把树上的鸟惊的飞起一片。那时我20多岁,此兄也不满40。那时的笑声的确有些肆无忌惮。

很多年过去了,我们都早已离开了那座小城,此兄回北京继续在宦海里沉浮,过的并不如意。而我的商战生涯更让我疲惫不堪心力交瘁。一次我在南方的一个城市里出差,宿醉后的剧烈头痛,生意上的挫折,彻夜的失眠,让我一早就捂着头坐在酒店房前的小天井里,觉的被一种巨大的空虚笼罩着,屡遭打击,备受欺骗,身体疼痛,冰冷的绝望……第一次甘心被打败,真正感到生有何欢?死又有何憾?

忽然间觉得脸上有一阵暖意,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像是一双软软的温润的手轻轻的抚在脸上。我睁开眼睛,看见了地上自己的影子,原来是一缕阳光照在了脸上,啊,是太阳出来了,天空变的一片明亮,忽然感觉好了起来,觉的四周也温暖起来,于是把整个脸仰起来让太阳晒,把手臂也伸出来晒,然后挺起身子晒胸,弯下腰来晒背,再晒腿、晒皮肤、晒骨头,渐渐感觉到光照进了那个冰冷灰暗的心里,心也被晒到了!一片温暖柔软的光亮涌了过来,掩没了心,最终掩没了整个身体……好像把天地间一切空虚盈满,也盈满了我这孤独旅人原先那个深不可测的空虚身影。让我仿佛摆脱了重力的束缚,悠悠的升腾起来,在阳光的天空中飘浮,满面红光,顾盼生辉,俯视着大地,我又开始满血复活,一切又充满希望,一切又不在话下。阳光拯救了我。

那一刻想起了东墙根西墙根,这才认识到农民兄弟的博大智慧,不糊弄,不假装,简单实用,想想劳累了一天或者一生,还有什么比沐浴在阳光下,浑身暖洋洋,打着瞌睡,做着美梦,舒缓着筋骨,把骨头晒的咯咯作响,更舒坦呢?只有爬过高山涉过大河,历经艰难坎坷,从高处又跌落,屡次被打败,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寒冷冰霜,应有尽有时,才能理解东墙根西墙根的意义。生于忧患老于安乐,苦难是理解的催化剂。

人生有娑婆苦难,而且苦多于甜,所以要有阳光来晒你的骨,暖你的心灵,亮你的头脑,为你疗伤,助你痊愈,晒一次就等于充了一次电,就像充电桩那样,为你重新注满激情,让你有动力再一次出发。犹如农夫、犹如战士、犹如哲人、犹如我这疲惫的旅人,莫不如此。

又是许多年过去了,我常坐在阳光下休养生息,也常问自己:我要到哪里去?我现在又在哪里?我要干什么?我改变了么?……我低头审视着内心,审遍了内心每一个角落,让那些以往或以后的事、让各种思考思绪,渺渺的断断续续的掠过来又逝了去……

其实生命只是一个过程,生到死,几十年而己,生下来就被判除了死刑,只是缓期执行了几十年,而这几十年如同转身之间,一切似过眼烟云,生命如同水一般在掌缝中流逝,你无法握住,即使美丽也只是瞬间。生命本身没有意义,只是人在赋予生命的意义,而我又要赋予生命何种意义呢?二千多年前那个《沉思录》的古罗马皇帝,戎马倥偬之间,坐在阳光下沉思着,倾听着……二千多年后的我,在人生的旅途中,也坐在阳光下沉思着、倾听着……思考着同样的问题,我们一起在阳光下升华。

雨不知何时己停了,我收回了思绪,想起圣经中的一句话:“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真会有光吗?我等待着,再一次望向天空,天空仍是一片灰暗,但就在瞬间,说时迟那时快,光突然探出了一只小手,拔开了一圈云,先是一缕,然后一束,很快是一片,最后变成了一地,啊啊,真的有了光,满地的光。

我看见一只微小的昆虫在地上的阳光里爬着,被照的通体透明,几只小鸟在光线中叽叽喳喳的欢唱着跳着舞,一种花香也随着光弥漫过来,原来花朵也乘这阳光忽然的绽放起来,我亲眼看见了花瓣正慢慢的舒展开来,露出了红色的花蕊,我甚至还看见了娇嫩的花瓣上仍沾着晶亮的雨珠。四周是一片耀眼的大亮。

我赶紧冲了出去,冲进了阳光里,哦,久违了,我冬天的太阳,你终于在我头上放出了光!我把厚外套脱了,把鞋也脱了,在椅子上半躺下来,接着把腿也翘了起来,伸开双臂舒展全身,靠在了东墙根上!哈哈,下午我还要靠在西墙根……

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我要比农民兄弟更奢侈些,要在院子里种上几颗或一排向日葵,让它们有粗壮的茎,肥硕如蒲扇般的叶,更有一张大金盘似的脸,让这东墙根西墙根充满着向日葵绚丽的色彩,然后上午朝着东,下午向着西,把脖子扭的酸酸的,当太阳直直的照过来时,花盘就微微耷拉下来,因为晒热了,晒的昏昏欲睡,就像阳光下靠着墙根的我和那一溜父老乡亲。

或者干脆就把自己变成一颗向日葵吧!变成那种亮亮的红金色,先浅黄浅金然后深黄深金,挺立在一片树木花草中央,仰起脸来紧挨着太阳,不再漂泊,不再迷失方向,被阳光关照着,等待最后的成熟。不再色彩斑斓,而是沉静内敛,也不再表露,只把充满果实的硕大花头沉甸甸地低垂下来。

……眩目的光线中,我朦朦胧胧看见了一个农民,有一张黑红的脸庞,叼着一杆烟斗,满脸皱纹咧着嘴嘿嘿的憨笑着,正用一双粗糙的大手,抚摸着饱满的涨裂开来的充满果实的金灿灿的花盘,哈哈,这不是我吗,我掌心里捧着喜悦,正收获着丰~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7)
评论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好文欣赏了!我以前在家里的后院种过向日葵,引来了很多很多叽叽喳喳的鸟。当时就想,不知道这些向日葵是喜欢呢还是不喜欢呢 :)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谢谢您的阅读点评,南北半球的确不一样,而且澳洲的房子也不在乎正南正北的,所以没太注意,谢谢谢谢了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中无老虎' 的评论 : 谢谢您的赞,其实除了有点阅历以外,其它都只是很业余的水平,平常也很忙,偶尔有感而发一下,仅此而已。但您的赞是对我莫大的鼓励,谢谢了!!!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翩翩叶子' 的评论 : 叶子侬好!我回国了一趟,刚回来,看见你在海外博客加我了,但我不晓的哪能加你,让我慢慢弄哦。让我们一起变成向日葵,天天开开心心的东墙根西墙根,真的适逸!!!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谢谢您的阅读点评和鼓励,谢谢了!!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中之城' 的评论 : 谢谢心城表扬!我回国了,久不问候请原谅哦,谢谢心城!!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您的阅读点评,您的表扬我很珍惜!!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您的阅读点评,更谢谢您的鼓励,谢谢了!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古树羽音' 的评论 : 谢谢点评,农民兄弟的确大智若愚,生于成长于忧患,而老于死于安乐,是人生安美的结局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感觉早上的太阳应该照西墙啊?就跟四合院的西厢房最好一样。下午的太阳该照东墙。难道南半球相反?在澳洲的时候我没注意这个:)
山中无老虎 回复 悄悄话 有阅历、有情怀、更有文学!读您的文章是一种思考的享受,衷心希望您多写多发,赞!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很开心又看到乐宁的文章,文笔太优美了,好喜欢。
我也希望我是一个向日葵,我看见太阳就欢喜。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喜欢!
心中之城 回复 悄悄话 好文!乐宁的文字一如既往的洒脱飘逸。:)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古树羽音' 的评论 : +1

很喜欢最后一段里面的“意象”。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分享了!
古树羽音 回复 悄悄话 农民兄弟的话,大智若愚的感悟!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