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北京张书记的宦海生涯(6)被打成了筛子 六、被打成了筛子 我有预感,某种事可能要发生,果然这一天终于来了。 这是5月未的一天,也是市党代会的闭幕日,天气异常的闷热,一丝风也没有,稠乎乎的空气就像小城人常吃的一种糊涂面般的凝住了,大槐树的叶子也被热的卷成了细条,无力的耷拉着,树上的蝉们不停地嗔嘈着,发出破碎的尖叫,让人更生烦躁。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北京张书记的宦海生涯(5)官场狩猎者 五,官场狩猎者 的确,在平淡中,一场针对张书记的围猎开始了,狩猎者开始登场。 翟市长,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很早就参加工作,一直地委行署行走,也属于德高望重一类的,中等个子,白白胖胖,梳着大背头,白净脸上长着宽额头,走路好倒背手,不紧不慢的透着沉着。不但样子好,水平也高,字写的更好,一笔颜体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北京张书记的官场生涯(4)谋求沿海市委书记职务四、谋求沿海市委书记职务笑的结果是再也没有人请张书记坐坐了。但张书记丝豪不察觉这些变化,即使察觉也根本不屑一顾,因为张书记有大事要办。果然,一天夜里他来槐厅告诉我,说省里一个沿海的县级市要和周围几个县区合併,升格为地级市,他想活动去当市委书记,我一听连声称好,他也很兴奋,举了很多例子证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北京张书记的官场生涯(3)官场酒场规矩 三、官场酒场规矩 小城请客不但是很重要的大事,而且还有很多名堂讲究,小城人看似粗犷不羁其实非常有道行,并且孔孟文化在当地源远流长,所以喝酒更上升到了文化修养和礼仪的层面。首先是请客的场所有讲究,比如请张书记是不能到豪华的商业型酒店的,因为传出去影响不好,但也不能到小酒馆,所以只能到政府的宾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北京张书记的宦海生涯(2)地方实力派请客 二,地方实力派请客 那时候我在小城一条的幽静街上租住了一个小院子,院子不大,但却有一颗大槐树,让我心生喜欢。槐树是小城最常见的树种,但这么大颗的槐树却很少见,我觉得至少应有百年以上的历史了,巨大的根须扎入地底下,深褐色的枝干盘旋着,撑出一片参天的冠盖,一到春夏季,槐树上溢出了淡淡的幽香,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北京张书记的宦海生涯》 前言:这篇《北京张书记》写完后,给一些老领导看过,他们说写的很真实、很现实,反映了一些本质性问题,甚至还建议将此篇东西作为史料,放进某省的史料博物馆。但我在此仍严肃声明:本文所谓的真实是文学创造的真实,文中所有人物、情节均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也纯属巧合,本人概不负责,特此声明。 一、从中组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1-02-23 05:00:04)
大棚鸡VS走地鸡乐宁/文 性格鲜明,个性张扬,崇尚自由且毫不拖饰是澳洲人的特点。那个怒怼澳洲总理莫里森的壮汉就是其中的一个代表,大冬天赤着脚,头犟着,高举手臂,气场十足,用手指着莫,猛地一嗓子叫唤出去,像一头倔强的老驴。更像一丛老枯树枝,树叶掉没了,但枝干仍粗糙有力,那般光秃秃的又尖又硬的刺向天空,并且横七竖八的向四周恣意的怒放着,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2021-02-18 05:06:23)
中国人的直白度乐宁/文 一赤脚壮汉,用手指着澳洲总理莫里森高声喝到:“喂喂,你踩在我的草上了,我刚刚补种过”。这段话没姓名、没称呼、更没官职,而且不带任何敬语、客套语、委婉语,如“先生”、“请”、“能否”等等,毫不修饰,直奔主题,直接要求,非常的直白,并且直白度很高。“直白度”就是莫里森被怼让我想到第二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21-02-15 19:05:52)

权力距离与群众演员乐宁/文 前段时间发生的一件事至今仍让我莞尔。这是网上一段视频引起的,视频中澳大利亚现任总理莫里森站在一个小区前,向媒体解释政府刚刚推出的居民购新房和改造自住房将给予现金补贴政策,正对着摄影机侃侃而谈时,突然从隔壁一所房子冲出一个身材雄伟的大汉,还赤着脚,用手指着莫里森高声叫道:“喂喂,你踩在我的草上了,我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那夜的甜爱路和那个姑娘乐宁/文 一大早就有一老兄打来电话和我诉苦,说前段时间大家都戴口罩,特别是女性戴口罩后,只看见眼晴看不见脸部,能引起他很多对于美丽的想象,这种想象给他带来了一种享受,并让他站在街头乐此不疲,而现在戴口罩的逐渐少了,他的享受也在相应的减少,他开始变的不适甚至有点难过了。 他这番登徒子的话,猛地让我回忆起多少年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