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1-10-24 05:52:56)
《李云迪的人性思考》 乐宁/文 李云迪出事了,各种與论像打了鸡血似的一片兴奋,全社会一片正人君子道貌岸然像,让人不禁想起相同事件引起的二则故事,一则是人的,一则是神的。 先说人的,当年美国总统克林顿与实习生莱某某有了性关系,被人揭发,舆论一片哗然,克坚决不承认,全国上下一致讨伐,国会发动弹骇,紧急关头,克携妻希拉里出现在媒体前,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把黑钱洗成白钱才是根本之道》 樂宁/文 共同富裕成了当今中国社会最热门的话题了,各式专家纷纷发表高见,其中看到一篇居然把月收入1-2万也归到极高收入阶层……觉得真有点本未倒置了。发一篇一年多前写的旧文,文中也提到一种方法,窃以为这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虽然是遐想,但也不妨一起做个梦吧: 李总理在一次记者会上讲中国有6亿人口月平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21-08-07 06:15:43)
《老灰熊》 乐宁/文 第一次看见老灰熊是隔着玻璃,他看见它在玻璃房内转着,从这头转到了那头,很快又从那头转到了这头,巨大的、笨拙的身驱,极其强壮有力,“嘭嘭”的踩着地皮隆隆作响,在这狭小的玻璃房里,就这么一圈又一圈的转着,仿佛永不能停息。他被震撼住了,长久的注视着它。它发现了他,猛地走了过来,又猛地直立起来,脸对脸的看着他,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21-08-01 06:06:41)
《东墙根西墙根》 乐宁(原创) 冬天是墨尔本最暗淡的季节了,阴冷、多雨,因为缺少阳光,一切变的阴暗起来,虽然树叶仍是绿的,很多花也开着,但却没有了往日亮丽的色彩。冬天又是雨季来临,雨漫漫的下着,随下随停,随停随下,无边无际好像没有尽头。此刻我站在自家院子里的廊下,听着雨叮叮咚咚咚敲着屋檐,又看着雨落下来,沿着花园里的小径流淌着,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21-04-21 06:02:21)
中国人逝后会去哪里? 乐宁/文 我注意过一个人的葬礼,虽然这个葬礼己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但葬礼上的各种活动和发言,至今仍让人思索良久,产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对人生、对生死、对中西二种文化的感悟和宗教情怀,是一场庄重而又悲悯的精神洗礼,让思绪变得沉静辽远。 这个葬礼就是老布什的葬礼。老布什曾是美国总统,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物,在位时领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北京张书记的宦海生涯(17)尾声:历史的长河 十七、尾声:历史的长河 马书记能从农村小学教师干到省长、省委书记……是内外兼修的顶尖官场艺术大师,他的道行能让你看透吗?你能看透吗? 但此时又有一个念头泛了上来,挥之不去,顽强的咬噬着我:“你能肯定这件事就是一件坏事吗?马书记真做错了吗?因为即使是善良的兔子在不得当时也会成为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6)
走自己的路,让人无路可走 乐宁/文 今天在游泳池与一山东来的老兄闲聊,他悲愤的说马云这个丑八怪是只毒蜘蛛,用它的毒网把他缠死了,他原先在烟台有9家零售店,有一二百员工,生意还算兴旺,但现在被马蜘蛛全部缠的关了门,员工全部失业,因为和房东部分员工有合约,关了门沒钱履约,被要债的起诉逼的走投无路,只能躲到澳洲避难了。他说他很多朋友开的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北京张书记的宦海生涯》(16)权力的艺术 十六、权力的艺术 就在这时,一个念头猛地一下电光石火般的击中了我,让我瞬间凝结,僵在那里一动也动不了。“党代会选票的事,马书记说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吗?”,“这绝不可能啊!”我不由自主的被这个念头吸引住了,脑子呼啸着高速运转起来。 我在小城多年,曾无数次听到小城的干部们说:&l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北京张书记的宦海生涯》(15)钱与色 十五、钱与色 他身子往沙发上靠了靠,仰着头,眨着眼想了一会,然后凑过头来,满脸神秘。我吓了一大跳,难道还有事?今晚连放三支暗箭还不够,还要再来一轮青龙偃月刀? 果然一开口就把我惊倒了。
“你知道吗?我现在变成资产阶级了”他把头朝我靠的很近,还压低着嗓门,声音隆隆的震着耳膜。
“什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北京张书记的宦海生涯(14)市委书记的交易 十四、市委书记的交易 “你还想听吗?”张书记问。 哈哈,我不急,他倒急了:“当然要听”。我摆出一幅洗耳恭听的样子,但我发现他镜片下的眼珠开始转动起来,心里真有点紧张了,不是说的差不多了吗,难道还有事? 他的身子朝我前倾过来,声音却很平静的问我:“你还记得沿海市委书记那事吗?&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