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北京张书记的宦海生涯(16)权力的艺术

(2021-04-06 06:17:46) 下一个

《北京张书记的宦海生涯》(16) 权力的艺术

十六、权力的艺术

就在这时,一个念头猛地一下电光石火般的击中了我,让我瞬间凝结,僵在那里一动也动不了。“党代会选票的事,马书记说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吗?”,“这绝不可能啊!”我不由自主的被这个念头吸引住了,脑子呼啸着高速运转起来。

我在小城多年,曾无数次听到小城的干部们说:“谁都别和马书记玩什么花花肠子,他什么不知道?你刚撅腚他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了”。

马书记不但对小城的官员有一种读心术,而且小城发生的大小事他几乎无所不知。
我曾听一个二三流局的局长和我惊叹:“今天我和马书记在市委走廊里碰上了,你猜马书记问我什么?”
我说:“还能问你什么,问你喝了没喝呗”
“哪里啊,他问我:你老婆好点了吗,真把我吓了一大跳,我老婆感冒发烧,昨晚才去医院打吊瓶,马书记今天就知道了,你说奇不奇”。
我说:你老婆是个大人物,书记当然得关心”
局长呸了一声:“涮了一辈子锅碗瓢盆的家庭妇女,还大人物”。

所以毫不夸张的说,马书记在小城有一个“情报系统”,这个情报系统连一个二三流局长的老婆打个吊瓶都知道,全市最重要的党代表大会、七个县市区机关代表团、五百多个党代表,把一个市委副书记、三把手、他的“伙计班子”的主要成员给差下来,并且只得了50多票,连赵主任都事先知道,作为市委一把手会事先一点都不知情?简直是在天方夜谭!

我曾听一位退休的老市委书记和我说过,市委一把手责任重大,一个地方的担子都在他身上,除了要有思路,最重要的是要有一批能干活又听话的“自己人”、“底细人”,比如各县市区的书记、县市区长必须是自己的人,市委序列的组织、政法、宣传更要是自己人,就连市直机关的财政、计经、公安、人事、教育等一把手也必须是自己的人,必须自己钦点,只有那些不重要的副职或无关紧要的正职会给市长、副书记、组织部长一点面子,让他们参与推荐,“但最后还必须自己亲自拍板,否则没法干活,也干不成活”,“什么叫稳定发展?稳定在先,发展在后,稳定就是队伍稳定,班子稳定,自己的人稳定,这是前提,人稳定了,发展就迎刃而解了”。

马书记从小城一个乡村小学教师开始,一步一个台阶从公社、乡镇、县、地区、市开始,最后走上小城官场的最高峰,一个台阶半个级别都没拉下,一辈子都生活在小城,又在小城干了这么多年的最高首长,对小城了如指掌,小城的主要官员甚至是次要官员都毫无疑问的绝对是他“自己人”、“底细人”,无数人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可以直通他的天庭。而马书记更绝对的一言九鼎,谁都不会也不敢违抗。在这种重要的党代会上,这些 “自己人”、“底细人” 敢不向“大掌柜的”先请示汇报一下,就敢擅自做主开起排枪放起排炮来?想都别想!“那你肯定是干到头了,而且是在找死了”。

事先知情是肯定的!“难道这一切是马书记的主使?是马书记纯粹天才的算计?”,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感到不寒而栗。

但也不对啊,张待他不薄,鞍前马后为他竖好了登天的云梯,他能到这一步和张有着直接的关系,他和张应该关系不错,至少没有大矛盾,更不会有直接的利益冲突,即使要对付张,也根本没必要如此大动干戈,而且这种兴师动众的事早晚要传出,马书记会留下这种口舌?会把翟市长之流叫来布置任务,然后再让翟市长之流来抓住自己的把柄?简直是笑话。

我想起小城有一种拳法,总结出来是四句口诀:“紧要练出来松,刚要练出来柔,方要练出来圆,定要练出来活”,这口诀用小城方言读出来更是神韵无限。“紧刚方定”是内,松柔圆活”是外,合起来就是老谱所说的“整劲”,整劲首要先保护自己,周身护住毫无破绽,然后再无坚不摧,这个整劲又溶于无形无势无影之中,看不见听不见摸不着。

据说马书记的祖先就是这种独门秘技奇妙拳法的创使人。马书记是绝对不会干这种违背祖宗秘籍的蠢事的。

肯定知道,又不是主使;那马书记为什么不出手制止呢?要制止这种事对他来说实在太容易了,只要一个电话、甚至一个手势、一个眼色就能一风刮,而且此事本身就是违反组织原则,“谁敢不听?谁敢不服呢?”

“难道是黙许?抑或是不动声色的纵容?”我问自己。

我在北京饭店的台阶下坐了下来,竭力的想要理清思路。

我仔细回忆着马书记的脸,那张脸有点狮鼻大胖的,但也不是太胖,大大的白白的脸盘,二只眼睛也不射出什么锐利的寒光,而是暖色调的柔光。每次见到我总会招呼我,总是亲切的握着我的手嘱咐我:“小伙子,听说酒量不错啊,但还是要节制,要少喝”。顿时有一种春风拂面而来,让我觉得他像个老人家好慈祥。

但有一次我算真正见识到了马书记的威望,那是一次会议结束,代表们坐在饭厅里聚餐,黑压压的足足坐满了三四十桌,大家正兴高采烈互相敬着酒,突然之间马书记出现在了饭厅,有人喊了一声“马书记来了”,瞬间全体人员刷的一声起立起来,诺大的饭厅顿时静了下来,原先震耳欲聋的嘈杂即刻变的鸦雀无声,只听见马书记的皮鞋“噗噗”的响着,走向主桌,一看赵主任也站着,赶紧说:“哎呀,赵主任你怎么也杵着,赶紧坐”,并伸出双手扶着赵主任坐下,然后招呼大家:“没么事,正好路过看看大家”。这时不知谁鼓起掌来,一下子像爆炸似的大家都“啪啪啪”鼓起了掌,掌声轰轰隆隆的像雷。马书记笑着说:大家坐下吧,你们不饿,我可是饿了”,又是一阵轰堂大笑,然后大家坐下继续吃喝,但再无喧哗声。有个大胆的端着杯子走到马书记面前要给马书记敬酒,马书记也端起杯子和他碰了一下,这还了得,顿时敬酒的人排起了几路纵队,还有人维持起了秩序。马书记不得己又站了起来,二只手往下摆着,说:“大家赶紧坐下,赶紧坐下,接着吃,接着吃,谁都不要敬酒,再敬我就走,你们是要让我饿肚子吗?”,大家这才作罢。

但马书记那种面相、那种语调、那种动作,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使我感觉到了马书记的有一种与生俱有的真诚,更让我联想到了实在和忠厚,心想马书记不愧是小城人民优秀的儿子啊。

小城人民推崇“实在”,而忠厚又是实在中的精品,是小城人民最推崇的品德,在小城人的叙事中起着神奇的作用。所以相由心生,在潜以黙化的漫长演变中,忠厚甚至成了小城人相貌的一个特点了,小城人对这点特别看重,往往说“这个人行,长的挺忠厚的”,或“这个人不行,尖嘴猴腮的一个奸样”,“行”总和“忠厚”连在一起,而尖嘴猴腮总是和奸连在一起。所以小城的官员很少有尖嘴猴腮模样的,也很少有带眼镜的,因为戴眼镜的往往又和“心眼多”连在一起,除非你戴着像刘局长那种啤酒瓶底般厚的眼镜。所以大小官员或多或少的都带着一点忠厚相,甚至越大的官越显得忠厚。

马书记是土生土长的小城人,又是小城的最高首长,他的长相是这种忠厚的典范,所以不管你怎么端详他,你都找不出任何诡谲的联想,油然而生的是敬佩是推崇是深信不疑。

但如果你被马书记和小城大小官员们忠厚的外表迷惑住了,以为他们除了忠厚实在外,再没有其它更多可称道的品质了,那你可能就大错特错了。

我在小城多年,我发现小城人在某些方面是矛盾的,而且要求的标准极高,比如不但要求你外表尽可能的忠厚木讷,甚至最好是憨厚,让人看一眼就能相信。但同时却又要求你心思慎密、聪睿内秀,“肚子里充满墨水”,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就像小城人喜欢吃的包子,外皮一律是粗厚的杂面,毫不起眼,但一口咬下去,里面的馅心却变化多端百味杂陈,往往让人有出乎预料的惊喜。

“外粗内秀”是一种矛盾,也是一种高难度的结合,但作为小城人的精英,马书记和小城官员们却恰恰完成了这种高难度动作,将这种矛盾完美的调合在了一起,外表看似忠厚老实,实则内心细腻、深思熟虑、权谋机变、不动声色,个个都有过人之处。马书记更是这种完美溶合的杰出代表。

有一次在和赵主任的闲谈中,我曾问过他和马书记熟悉吗,他说太熟了,马早年曾经跟他在公社干过,他曾是马的领导,我问他对马的印象如何,赵主任回答:“这个人有本事,有思路脑子活会干事,十八般武艺样样都会,而且都能使出来”。
“那他最大的本事是什么呢?”我又问。
赵主任沉吟了一会:“活泛啊,能一叶知秋”,我不甚明白还想再问,但赵主任却不肯说了。

“一叶知秋”现在想想是一种极高的评价,马书记是“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之人,“见微知著,睹始知终”,能从事物的细微迹象、萌芽状态中,就能知道、料到、预测到事物的本质、发展趋势和最终结果,“见一蚁之穴,料有决堤之祸”。他绝对早己预见到了张书记在党代会上的“决堤之祸”和在小城的最终下场,但他却不阻止不采取措施,“不治之于未乱之时“。

“这是毫无置疑的黙许、纵容和主使!”。我对自己说。

那马书记目的又是什么呢?

是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推荐张接任市委书记的打算?只是拿书记这个职务当个诱饵,就像在驴子的眼前放一束麦穗,看的见却吃不着,却驱使着驴使劲的下力,拉着磨盘转的飞快,而主人在旁收获着白花花的丰盛成果,现在利用完了,也达到了预期的产量目标,黔驴也技穷了,“没什么油水了可榨了”,于是要卸磨杀驴?

还是一种平衡术?比如许诺了翟市长、李书记,也许诺了张三李四,张只是“极少数”,甚至连极少数都不是,只是一个个位数,以个位数的牺牲换取大多数的利益,也让马书记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抑或的确想推荐过,但在长期的观察中,早己看透了张不堪市委书记的重任,毕竟小城是他的家乡,他爱自己的家乡,不想搞乱自己的家乡,不想打乱家乡的发展步伐,于是改变了主意,要收回推荐,妥善处理后事了?

再抑或他知道即使他不推荐,但生米己做成了熟饭,张己在小城忠实的等了四年,在基层也补课了四年,而张的继续补课肯定是经过中组部同意的,甚至老部长也点了头,己经达到了组织部的任职要求,他推不推荐己无关紧要了,小城市委书记己非张莫属。但他己下定决心不再用张,但为堵张之口,更为了防范中组部的过问,于是巧妙运用了民意的力量?而且区区的省党代表选举根本不算正式选举,即使选砸了上面也不会追究,但却四两拨千斤,成本最低,但却达到了想要达到的果效!

再或者这几方面都兼而有之?

然后不动声色,装聋作哑与各方人马都“装不懂的,装看不见”,不动自己一下小手指,不伤自己毫发,不说一句话就发起了“驱张运动”,神不知鬼不觉、不伤和气的让张自己主动放弃,自己主动背起包袱回了老家,也打出了马家拳的至高境界。

默许就是变相的主使,是把人卖了还让人帮着数钱,是“松柔圆活”最高明的体现,是用无形的气调控着一切,“以歪就歪,借坡下驴”,兵无常势,水过无痕,要的就是这种异曲同工之精妙啊!这大概也是赵主任所说的“活泛”吧。我想不下去了。

我感觉到了台阶的冰凉,因为这可能是无解的,可能连马书记自己都想不起来是出于什么目的?用的什么手法了。而且你都无法去问他,你能问一个老猎手:“某年某月某日你出于什么目的射杀了一只兔子?用的是哪种技法?”,老猎手一定会觉的很奇怪,射杀就射杀了,不就是一只兔子吗?还需要什么目的?什么技法么?即使有目的有技法还能告诉你吗?

对啊,马书记能从农村小学教师干到省长、省委书记……是内外兼修到极点的顶尖武林艺术大师,他的道行能让你看透吗?你能看透吗?

但此时又有一个念头泛了上来,挥之不去,顽强的咬噬着我。

 

(待续,下见:十七、历史的长河---尾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8)
评论
snowbupt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乐宁' 的评论 : 谢谢解释!张书记是流官,空降兵,没有自己班底,也没有深入基层和群众,给人感觉到时就走,好在不贪。他的流官也没有做好,客观的政绩考评是中或者中下吧,但是命好有钱(take a free ride in housing market);马书记和翟市长属于土官,脚踏实地但是上升空间有限或者看机遇(比如马书记)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nowbupt' 的评论 :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觉得一是张书记的性格所致,他属于粗线条的。二是张书记认为只要坐上这个位置,官员们会自动归队,没必要早早的和他们拉扯什么关系,这样反而受制。三他应该有个名单,比如他真的想重用翟市长。不过以上文中虽然有一点交代,但交代的再清楚些会更好,衷心感谢你的点评,谢谢了!!
snowbupt 回复 悄悄话 一个不太明白的地方是:张书记是准备在这个城市当市委书记,为啥不培养自己的班底?他连基本的耳目都没有。这么大的事有自己人的话肯定能知道信息。别人上杆子来结交他,他还放不下架子。秦桧还有两三个朋友呢。真不知道他如果上任当市委书记的话那些班底怎么搞:该重用谁,该冷处理谁?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江郎山闲话' 的评论 : 你说的对,张书记和“我”根本不适合小城待,因为小城“没外人”,外人可能最终也无法真正溶入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江郎山闲话' 的评论 : 非常正确!因为做官不仅仅有才能有品格就行,其实这些并不重要……张书记个性弱一点还好混混,而“我”个性太强就更勉为其难了。地方上的官场适合李区长这种枭雄,而北京官场就是陈主任这种高学历、高双商、城府深沉的人的天下了。张和“我”都算有福之人,结局皆大欢喜!谢谢、谢谢了!!
江郎山闲话 回复 悄悄话 张书记是老部长的人,也把他当做榜样,结局差不多,合理。“我”这么多年才明白过来,当年自认了不起,确实不适合官场。评价故事里的人物,没有轻视作者的意思,见谅。
江郎山闲话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精彩的文字。
“我” 和张书记其实在小城过度一下,回北京是上策。“我”应该成为张书记的左膀右臂,然后做点事情。不过,“我” 和张书记官场道行不怎么样,有如今的结局也不错。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虎2010' 的评论 : 那你太厉害了,女性搞计算机的很少,而且你的文字也很棒!重庆的酒场也声势浩大,与文化大省差不多,你说的对,中国都差不多,都搞脑子,想想出来还是对的,至少放松了
虎201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乐宁' 的评论 :

谢谢博主回复!我其实是个IT大妈,偶然原因和人文艺术结过缘。

你把小城写得太传神生动,让我联想到我的家乡重庆。虽然小城和重庆各有特色,但是我们选择出国恐怕都是因着那些共同的原因,我写的那几句感概是我对家乡的切身体会。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钱想投资' 的评论 : 哪里呀,我只是说说我对此事的理解,也不一定正确,望先生海涵,衷心谢谢了!握手致敬!!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sp2000' 的评论 : 我分析可能有个演变过程,刚开始马书记也不会或不敢如此利用张书记,慢慢的性质就变了……谢谢你的关注点评,谢谢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虎2010' 的评论 :“云山雾里,剪不断理还乱,熟悉而又陌生,亲切又让人厌倦,热闹得让人想逃离!” 啊,写的真正的好啊!我把你这篇评论发给了小城的朋友们,他们都深有同感!他们还问:你是小城老乡吗?为什么这么了解?我说你是文化大省的画家!!画家:衷心谢谢你了!!!
闲钱想投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乐宁' 的评论 : 先生敢于张书,吾辈之幸。
受教。
psp2000 回复 悄悄话 如果马书记之前这个市没有进省里的官,马书记能上升应该是张书记的功劳,无论从哪方面说马书记都不会认可张书记接他的位,我理解是被利用。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钱想投资' 的评论 :兄长哪里的话啊,我感谢都来不及!我只是说一下想法,因为我觉得老部长这样的人,都是久经党内斗争考验的过来人,做事深思熟虑,绝不会留下任何一丝一毫的把柄。谢谢兄长持续关注点评,这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虎2010 回复 悄悄话 差点漏掉这篇!

马书记是权力艺术大师,但是也是运气好!其实干任何一行都这样,有本事的人很多,成事儿的人必须得运气好才行!

小城文化博大精深,是中国社会的一个缩影!云山雾里,剪不断理还乱,熟悉而又陌生,亲切又让人厌倦,热闹得让人想逃离!马书记是这个社会的“凤凰男”,张书记走“狗屎运”,老部长是为数不多的“幸运的理想主义者”,陈部长是搞政治科班出身的“精致利己主义者”。我对这种国际关系学院,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毕业的的学生一贯感到畏惧,他们不是常人!

读这个系列博文,我只想说自己很幸运,我们这种靠手艺技术吃饭的人,生活在国外真的很好!
闲钱想投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乐宁' 的评论 : 我乡野愚人,信口之言,当不的真。
多谢回复指教。
共期盼更新。
蓝山飞狐 回复 悄悄话 是啊,人生只能选一条路。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钱想投资' 的评论 : 老兄的分析是有道理的,但老部长绝没有更不会参与驱张,他身居高位,与马书记差了几个台阶,而且即使认识马,也只是从组织部长选拔干部的角度来交往,一定的。据我的理解驱张是翟市长发起的,马书记百分之百知道,但没有阻止,原因是“我”设想的那几条,后面还有……你对赵主任的分析非常正确,他早看透了,但他是过来人,有自己的准则,只点一下却不参与,他对“我”的保护也正确,张几次想调“我”去他管的口,但都被赵主任阻止了,赵说:“张早晚一抽腿,你会掉空里”,他早预见张干不了市委书记,但厉害在只点不说穿。但张书记想调“我”去北京时,赵主任却很支持,竭力鼓励“我”去北京,但“我”去意己决……其实“我”应该去北京的,现在应该会有不小成就的……这就是人生
闲钱想投资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乐宁' 的评论 : 个人愚见,还是感觉老部长在下棋。
张书记败走小城,作为马书记乡村就知根知底的老领导,赵主任,应该是明白人。
感觉赵主任算官场厚道之人,观棋不语之人。
直觉上觉得赵主任当时要你逼张书记走是为了你的仕途,你当时的这颗大树不乐观。
马书记能高升,张书记不告诉你你也知道,赵主任更知道。
个人愚见,望兄长海涵。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务实小民' 的评论 : 悄悄话收到,待回去后给你回,谢谢兄弟了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山飞狐' 的评论 : 哈哈,你太善良了,即使是亲兄弟也要阋于墙,何况官场角力?甚至外御其侮也要视利益、当时形势再作判断
乐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闲钱想投资' 的评论 : 我的理解是老部长绝对不会和隔了好几层的一个地市级干部去搞这种雕虫小技,他要不用张、调张或提张都是分秒的事,根本不需要如此行径,更不符合老部长的人格,这应该是马书记单方面的行动
蓝山飞狐 回复 悄悄话 按说老部长手下的人应该互相提携才对呀
蓝山飞狐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及时更新。每天等着看呢
闲钱想投资 回复 悄悄话 新建市一张白纸最单纯,恩师尚且坚决斩断其念头,盘根错节老地委,更不容易。
马书记,应该没有那个胆自做主张啊,哪怕就算他一个眼神就可以了。
张书记,总体上可谓识时务之俊杰者,算是一生谨慎,退休功成名就应该的。
多谢好文,受教。
山中无老虎 回复 悄悄话 实在实在太棒了!!!博主的语言表达棒!思想棒!!马书记更棒!!!马书记绝对是权力艺术大师,顶礼膜拜!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