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收藏

多年来在文学城论坛和群组发了一些帖子。很多已经找不到了。还能找到的,就存在这吧。(慢慢再整理)
博文
(2015-12-03 11:25:53)
大学梦(4)我工作后不久,就有了那次所谓“教育界的资本主义回潮”。在这以前,工农兵上大学的方针是“自愿报名、基层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其中没有谈及文化标准。73年,国务院科教组提出了一个关于高等学校1973年招生工作的意见,其中提出要保证大学新生基本上要有相当于初中毕业以上的文化程度。根据这个意见,招生过程中就加入了文化考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12-03 11:23:32)
大学梦(3) 高中毕业那年,我父亲问题有结论了。虽然是因为走资派而被打倒的,但做结论时他的罪名是“假x员”,因为父亲加入时是在战争环境中而且是在敌后(我们那一带淞沪抗战后不久就成了日占区了),第一个手续是办了,两年后按常规还有一个转正手续没办。处理结果就是取消候补资格。我母亲在下乡前早就被“处理”了,罪名是“叛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12-03 11:22:23)
大学梦(2)乡里原来只有初中,高中是文革中新加的。学校座落在小镇的边上,旁边有一个很大的操场。乡里开大会,放电影,篮球赛,运动会都用这个操场。学校有三排房子,两个院子,共十六间房。六间教室,每个年级一间,两间办公室,一间乒乓球室,还有一个食堂,厨房,和几间教师宿舍。硬件很差,但老师们很好。数学老师相当有水平(不知什么原因给发配到这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12-03 11:20:41)
大学梦(1)全家下放,回到父亲的老家以后,我们是真下决心扎根农村了。考虑到在田地里讨生活的艰难,老爹把我哥哥送出去学手艺—修钟表。而我则和村里大部分的青少年们一样,平时上学,农忙下地干活。但时候我的主要任务是上学。一年之中只是在假期回生产队。到村里有不少年龄相仿小青年,还有两个插队知青。劳动之余有时候也会聊聊今后的打算,理想什么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12-03 11:09:28)
小桥流水人家(三)1.评工分农村人是挣工分的。劳动一天为一工。工分即为一工所能挣到的分值。强劳力可得十分,其余按能力递减。工分并不是钱,值多少要看生产队的年收入。我下放那队算是中等,差不多8角钱一工。我当时评为4分,所以劳动一天大约挣3毛2。工分不能马上换成现金。只有在一年一次的年终结算时,才有可能转化为钱,俗称“分红”。平时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12-03 11:07:58)
小桥流水人家(二)1.我的草堂全家下放和知青插队不一样,我们没有知青点,没有集体宿舍,没有食堂。仓库场边上三间草屋腾出来,就是我们的新家。(如图是杜甫草堂。我家那三间没它那么好,也比它小。)这房原来是生产队放工具和煮茶水用的。进门第一间房内有一副两眼灶(即有built-in两口锅的灶头)。和图中的灶相似,但比它小,只有两眼。这种灶头一般是烧农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12-03 11:05:38)
小桥流水人家(一)一,不打不相识1.回老家文化大革命后期,革命群众对揪走资派之类的事情渐渐地失去了兴趣。大批需要改造的走资派,臭老九之类被送往五七干校。我父母也在被遣送之例。那时我父母刚从牛棚出来,正庆幸死里逃生。再世为人之余,只想远离政治,决定不去五七干校,要求全家下放回农村老家。那年我十三岁,我哥十五岁。我父母都是本地人。父亲老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