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作者:杰夫·梅斯 编译:魏玲 照片:网络 奥伊延是德国北面的一个城市,靠近波罗的海,环绕着一座小城堡而建。卡尔·海因茨·马汀每天早上开着黄色的邮车在窄窄的街道上左拐右拐送信,20年如一日。他送完市内的信后,出了城,驶过绵延几英里的农场田野,拐进一片森林里。他用一把特殊的钥匙打开了栏杆,然后把车倒进专用的车位,车头朝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7-19 14:33:38)

作者:彼得·哈密尔 编译:魏玲 插画:网络 1971年的春天。三个男孩和三个女孩要去佛罗利达的劳德代尔。他们在曼哈顿34街公共汽车终点站上了车,手上拎着一个装着三明治和酒的纸袋。当汽车把冷嗖嗖灰蒙蒙的纽约抛在了后面的时候,年轻人的脑海里已经全都是金色迷人的海滩和碧波万倾的大海了。他们上车的时候,文戈已经坐在车上了。他坐在他们的前面。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07-11 12:35:47)

站在缅因州海滩朝东望去,天边有几笔淡墨画成的海岛,那是小纳什岛和大纳什岛。岛上有一座灯塔,几百只羊,还有很多故事。魏克曼是牧羊人。与其说是在岛上养羊,倒不如说是在岛上“放羊”,因为这些羊吃喝拉撒悉听尊便。一年四季他只要做三件事:春天照顾生产的母羊和小羊、剪羊毛,秋天为肉食加工厂提供一些羊。每年5月大约有20到30只小羊出生在小纳什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作者:卡罗兰·赫曼特 编译:魏玲 关门后 饭店关门后的两星期,艾希礼还没有开始申请失业救济。我申请了,可是被网上自动填充功能弄得烦死了。我开始意识到,以前认为很容易的事情原来是如此复杂。我每天去空荡荡的饭店转一下,灯泡坏了换一个新的,小冰箱重新启动一下。信箱里有六封信,其中一封是纽约州劳工部寄来的失业救济通知。一个星期后有五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卡罗兰·赫曼特 照片:网络 编译:魏玲 饭店关门了 解雇饭店30个员工的前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的两个孩子死了,他们是被活埋的。我焦急地挖着,可是挖错地方了。他们被埋在5英尺外的地方。等我转过身去,看到黑黑的泥土上,老二穿着宝蓝色鞋子的脚露在外面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10天中,朋友圈里议论纷纷,大家有的这个说法,有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5-30 14:18:20)

作者:纽约时报照片:网络编译:魏玲十万!到2020年5月底,美国死于新冠病毒的人数将近十万。这些人都在短短三个月内死去,平均每天竟达1100人。十万!当用来数人头的时候,这不是一个完美的数字。它只是告诉多少人死,却无法告诉每一个生命的弧度,十万种不同的致哀,十万种不同的道别。十万!这十万人中的每一个人,昨天还是现实生活中的我们,今天却成了另一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作者:麦克·威尔逊 照片:曼哈顿市政府档案室 编译:魏玲 一个漆黑的夜晚,纽约曼哈顿市政府收到了一封电报:“速达。船上有21个病人:10个乘客,11个船员。望接。”这是挪威《卑尔根福骄》号发来的。第二天一大早,一大批政府官员和医生等候在布魯克林码头上。他们当时不知道,和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即将引发一场大瘟疫的零号病人。 这是1918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4-04 19:27:45)

作者:杰西卡·卢斯汀照片:网络编译:魏玲日期:2020年3月24日来源:微信公众号《微黑板报》“亲爱的,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我躺在客厅地板上接丈夫蒂姆的电话。我睡客厅已经好几天了。下面铺一个泡沫塑料垫子,那是女儿凯茜去野外露宿时用的,上面盖几条毯子。泡沫塑料垫子上睡着不舒服,可是比起睡在沙发上,或者是睡在一层布包着几个弹簧的沙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作者:康纳丽亚•克瑞格斯 照片:网络 编译:魏玲 日期:2020年3月19日 这个星期我有两次很沉重的对话。一次与凯雯,另一次与乔西的妈妈。凯雯是我的邻居,她正在胡思乱想。“看着我的眼睛,”我对凯雯说,“我以个人名义对你承诺——我绝不会让你的孩子死于新冠肺炎!”我咽了一口苦水。每次想到我们的某个孩子可能会躺在医院里,身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作者:沙基·克南褔 照片:科锐•阿纳徳,网络 编译:魏玲 来源:微信公众号《微黑板报》 位于北极圈内,阿拉斯加的西北部,有一个叫基瓦利纳的村庄。它坐落在永久冻土地带,被两片水域包围着,一边是泻湖,另一边是楚科奇海。它是地球的最后一片疆土,世界的尽头,没有直通的公路,下了车后,要再乘半天的雪地机动车。它一年之中半年极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