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作者:克里斯多夫•克莱瑞 兰德尔(KikkanRandall)刚从美国搬到加拿大彭蒂克顿市(Penticton,BritishColumbia)。她站在新家的客厅里,手上拿着一顶假发。 她的头发正在长,头看上去也不再是光秃秃的。可是要长到肩膀还需要一段时间。在她的运动员生涯中,她总是一头披肩长发,上面扎着一个粉红色带着条纹的头带。她用这个发型告诉世界:越野滑雪女运动员很有情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2-23 14:17:53)

作者:玛格丽特 照片:网络,Alamy 元旦这一天观鸟人有一个传统:清早看鸟去。据说,在这天看到的第一只鸟将是你一年的精神鸟。它将定下你为人处事的格调,左右你的心态,引导你的梦想。 这不是一次鸟类的观察和探索,大家只在乎见到的第一只鸟。他们跨年夜睡得很晚,可是拂晓前就摸黑上路开到那据说是处处闻啼鸟的地方,然后坐在那里等着。当东方破晓,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强•赖朗 摄影:阿杜•贝尔,尼克•朋洁努 日期:2017年12月 从2015年起,我开始追踪报道六个住在纽约老人的生活。他们都在85岁以上,这个年龄段是美国增长速度最快的人群之一。我写了一系列关于他们的文章。开始几篇讲的是老人的担心忧虑、以及岁数大了后生活的种种不便,比如说,在厨房里摔了一跤,腿痛一直都没有好,白天黑夜24小时都没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老布什总统走了,可是他的爱继续温暖着我们的心。 第四十一届美国总统曾十年如一日,匿名赞助一个叫蒂莫西的菲律宾男孩。每年,他不仅帮他付学费、课外活动费、部分生活费,而且还经常给他写信。 在2002年1月24日给蒂莫西的第一封信中,他写道: “亲爱的蒂莫西, 我是你的新朋友。我是一个老人,今年77岁。我喜欢孩子,虽然我们两人没有见过面,但是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作者:王雪莉 照片:王雪莉,网络 翻译:魏玲 当巴克利母亲2015年6月份去世的时候,巴克利的老家,阿拉巴马州里德镇为她举行了追悼会。会上,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巴克利的朋友们不知道应该怎么接待他:他既不是蓝球队员,搞体育的人,也不是当地人。我可以告诉你来的是这样一个人:穿着红色带着条纹的网球衫,卡其短裤,上衣的下摆塞在裤子里面,平时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8-12-24 12:41:30)

作者:志高斯•奥比亚马 翻译:魏玲 插画:网络 我小时候贪玩。傍晚时分,我老是蹑手蹑脚地溜出家门,然后和邻居家的孩子们去踢足球。那踢足球的地方是疟疾高传播区,黄昏至拂晓期间,蚊子蜂拥而上。可我太喜欢足球了,像中了魔似的,惩罚也好,受伤也好,生病也好,为了踢足球我不顾一切。没多久,我母亲发现了,她立即把我送到阿雷汝斯居韦特专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芭芭拉和乔治•布什是在一次圣诞节的舞会上认识的。那是1941年,珍珠港事件发生后的几个星期,在康涅狄格州的格林尼治镇。 那年乔治17岁,芭芭拉16岁。两人情窦初开,一见倾心。乔治记得,那天芭芭拉穿了一件红青色相间的连衣裙。第一眼看到她,乔治就怦然心动,于是他请朋友引见。 芭芭拉回忆道,“乔治太帅了,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帅的男人。当他走进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作者:爱玲•波登 翻译:魏玲 插画:网络 人一生中,有一件事情最担心,而我们也是绞尽了脑汁,千万百计不想让它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这件事最终还是发生了,而且发生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我们找错人结婚了。 结婚找错人,其实部分原因在于我们自己。我们有时神经兮兮的,行为举止有些奇怪。不了解我们的人觉得我们像模像样,可是一旦单凤成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作者:迈克尔•布隆伯格 翻译:魏玲 我敢打暏,大多数美国人都会赞同这个想法:符合大学入学条件的学生不应该因为家里经济状况而被学校拒之于门外,但事实上,这种事情一直都在发生。 当学校决定是否接受一个学生入学的时候,他们要考虑此学生的家庭经济情况。很多情况下,学校拒绝了成绩优异低中收入家庭的学生,而把腾出来的位置给了富有人家的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作者:戴波拉•可培根 插图:网络 我是哈佛大学88级毕业生。2018年10月的一个周未,我们这届同学重返母校庆祝毕业三十周年。597人到场,人数之多打破了历届校友出席纪录。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活动正好发生在一场官司开庭审理的前夕,在这场官司中哈佛是被告。(哈佛成为被告的原因,是因为原告提出,亚裔美国人在哈佛录取过程中遭受了不公平待遇。原告认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