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朵

害怕会忘记,为了不能忘记,
博文
(2018-04-01 02:46:18)
糟糕!在这个清明即将到来之时,纪念爸爸的文章却是这样的内容。天堂中的爸爸,请原谅!还有,如果爸爸还是不高兴的话,今天是4月1日啊! 而先跑一下题:因为过去的我从没有想过像现在一样会写文字的,所以有些事情例如为什么举家迁往城乡交界的地方,为什么爸爸和我们不在一起,是个仍然吃商品粮的在农村的工作者,反而不住在农村的妈妈却成了农村的一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2018-01-27 02:52:39)
前言:现在大家有谈论退休,有谈论当初为啥来美国?无论何种答案都不会是让大家吃惊的。我想只有我,来美国既不是为了政治言论的自由,也不是为了个人前途,当初迫不及待的来美国就是为了获得一纸美国文凭,然后回国去见林。见林----是我一生的职业生涯。虽然从高中毕业到现在我都没有见到林,但林已经知道了我的暗恋故事在2013年,我想,从那时起,我就退休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2018-01-11 00:17:31)

没有和莲莲打个招呼,就自作主张的把小可爱拿了来。 我又哭了。 小可爱,只能看,不能抱啊,怕冷的我多么希望一直冷下去。。。 小可爱,让我怎么做,才能留住你。。。 小可爱被她母亲抱走了,,, 呜呜呜。。。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12-30 14:38:30)

这几天想Jeremy想的不得了,昨天竟打电话给东(现在的丈夫),哭的稀里哗啦的诉说着,当对方终于听明白我的稀里哗啦是为Jeremy,便说:“回头给你买一个”“买你个头啊,你舍得花2千块?你能买到像Jeremy一样聪明,美丽,善解人意的兔兔?”我说。啊,翻到了Jeremy在北京机场的照片,那是北京时间2013,12,05,Jeremy就要登机跟妈妈到美国了。在妈妈的眼里,Jer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17-12-26 08:57:38)

我负能量太多,落在笔上的也是满满的。有些内容说出来和写出来是不一样的反应,我又不会自己先定个格调。 要注意公众形象,也包括写出来的文字,让大家看着舒服。 实打实的写,甚至细到买菜零头,可行? 不行呗! 其实我是在写自己如何另类,反倒连累了儿子,儿子很无辜啊!他是一个重感情的男孩子,是被前女友分手的,当然分手后还是好朋友,他俩的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阅读 ()评论 (9)
阅读 ()评论 (16)
在1977年初的时候,我就知道哥哥和果果彻底分手了,有时我听见爸爸和妈妈说话“你说老大这孩子,真不懂事,我看小爱(呵呵,爸爸一直喊果果为小爱)挺好的,我还琢磨着,跟了小爱,受她的影响,他的脾气会收敛一些,慢慢就会好了,就会求上进了,哎,让人操心啊。”然后不知怎的,他们每一次关于哥哥的谈话就会演变的争吵起来,听争吵的内容,好象是爸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在《灵魂深处的孤独》中,我有提哥哥有个女朋友,一个军分区司令员的女儿。那是1971年,5年后我和这个女孩子相遇了。 1976年,京津唐大地震,我家住的这个千年小镇(别人这么说)瞬间夷为平地。我家住的房子感觉全是那种长长的圆圆的或方方的黑色的木头建成的,砖瓦很少,房间里的套间的门都是拉来拉去的,还有大门锁门的方法是两个门板一关用一个木棍插进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恩朵唱反调了和某些评《猎场》的大师?非也!恩朵也不敢。 我想说的是电视剧《猎场》在现实生活中真的发生过,不论是前面的猎头部分,还是后面的拯救严枫部分。至于这两块内容扯在一起,也是可行的,因为治疗精神病患都是从解铃还须系铃人那里。 我删过一篇文章,写我经历的猎史,这里我只想说我的室友1997年毕业后的第二份工作就是猎头帮找的,至今已经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