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我闻,我思我想

从大陆来到美国,至今在东西方度过的时日大致各半。愿以我所见所闻触及一下东西方的文化和制度。也许能起一点抛砖引玉的作用。
个人资料
溪边愚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吸食大麻、海洛因不是罪?如何理解杨安泽的大麻和可卡因政策

(2019-05-10 14:50:32) 下一个

不久前,2020华裔总统参选人杨安泽在CNN的一个市政厅式选民对话会上表示,不仅支持大麻合法,而且对吸食海洛因也不治罪,采取治疗的手段,只对贩卖毒品的治罪。同时,杨安泽对维持可卡因非法态度坚决,理由是其作用机理不同,危害太大。

 

吸毒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而戒毒,几乎可以说是一场打不赢的战争。所以杨安泽对毒品的“宽松”态度,在华人家长中引发了比较强烈的争议。

 

对此,笔者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想到两个真实的、很搞笑的故事。

 

什么叫本性难移

曾有两位朋友说起自己已经痴呆了的老爸的“色情故事”,这两个老人都是已经到了连家人都不认识的地步了。一个是指着自己的老伴发脾气说:“为什么请这么老的保姆照顾我?不能请个年轻点的?”。另一个是在养老院里,护理员喂他吃饭时,居然还不忘记乘机摸年轻护理员的大腿。

都已经痴呆了,却依然“本性难移”。这说明,要硬拧着人性做事情,难度不是一点点的,也往往是不会成功的。对大麻或可卡因、海洛因这种东西,可能也是需要一点策略,只是一味地硬性制止恐怕效果不佳。

 

大麻合法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策略

 

不少人把大麻合法理解为鼓励用大麻。这是把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搞混了。就好像大麻有罕见的药用功能不代表这就是让大麻走入平民百姓家的理由。

 

如果能够杜绝非医疗目的用大麻,当然好。问题是,不管大麻合法与否,用大麻的人数就是降不下来。很多时候,允许什么东西合法,并不一定代表鼓励或赞成,而是一个不得已的选择。

 

为了杜绝酗酒,美国曾经禁过酒,但效果是灾难性的,不仅没有真正禁成,反倒给各种非法活动提供了赚钱的手段。最后还不是妥协,不再禁了,因为第一,禁不了。第二,较于让酒合法但给予一定的管理、制约,禁酒的代价要高得多。

另外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色情行业。世界各国各地对此有不同态度,但允许色情行业合法存在似乎已经是共识了,而这样才能够有效地管理。本文前面讲的两个搞笑故事就说明了为什么禁止不是出路。

让大麻合法化的出发点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这是一种理性思考后的智慧选择。

 

大麻合法利大弊大?

 

首先,事实证明了,合法也好,不合法也好,用大麻的人数都不低。根据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n Drug Abuse ,NIDA)的数据,大麻的使用约占所有非法药品使用的四分之三[1]。

 

其次,执法费用巨额。美国每年有超过125万人因毒品被捕,其中因拥有大麻而遭逮捕的人数比所有暴力罪行的总和还要多,监狱人满为患。联邦政府每年在每个囚犯身上花费2万至3万多美元,并且大约一半的联邦囚犯是因毒品犯罪而被拘禁[2]。

 

现在民意越来越接受大麻合法,部分原因是因为大麻的危害远低于可卡因、海洛因,也相对不容易上瘾。

 

反对大麻合法的声音最强调的就是,尝试大麻的人不会满足于大麻,一定会追求更强烈的刺激,一步步走上可卡因、海洛因的路。不可否认,会有这样的情况,有这样的人。但更可能的是,会走上这条路的人,没有大麻,也是会出现同样的后果,毕竟,美国人绝大部分都是尝试过大麻的,但最后成为可卡因、海洛因瘾君子的还是少数。何况,事实证明,大麻可以帮助戒除可卡因、海洛因[3]。

 

不同州不同的大麻政策,给执法带来很大挑战,同时却给一些非法获得制造了土壤。另外,在毒品执法过程中体现的不同族裔不同对待,对黑人是极大的不公,而这种不公平是对整个社会的侵蚀,后果严重。

 

大麻合法,当然会让更多人能够轻易获得大麻,尝试大麻。而青少年用大麻的危害的确不容忽略。但是,大麻合法,也为政府及民间机构提供了更好的管理条件和控制手段。

 

所以,这是一个有利也有弊的事情。关键在于如何充分利用其利而努力避免其弊。从上述事实看,做好了,绝对可以是利大于弊的。


 

葡萄牙的实验

说实话,大麻是否应该合法,争议性相对还是比较低的,至少民意是明确的。而可卡因、海洛因该不该合法,则很难做一个清晰的切割,关键是没有足够的数据。唯一可以参照的也许就是葡萄牙了。

2001年,葡萄牙政府做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决定:将所有药物的使用合法化,包括可卡因和海洛因,尽管贩毒依然非法。

 

这是一个伟大的实验,从那时起,在葡萄牙,吸毒成瘾被视为医疗挑战而不是刑事司法问题[4]。

 

与此同时,美国走向了一个截然相反的方向,向毒品发出了战争宣言。

 

十几年后,结果如何呢?美国的毒品政策明显是失败的。现在,美国有两千多万人有鸦片瘾[5]。每天约有115人死于鸦片过量,每年约有200万人以上加入鸦片上瘾的行列[6]。这已经成为一个极其严重的社会问题,已经到了必须作为紧急情况来应付的地步。

 

相比之下,葡萄牙可能真是打了一场胜仗。2017年,其卫生部估计只有大约2万5千人使用海洛因,而新政策开始实行时有10万人。同时,过量服用毒品造成的死亡率下降了85%以上。这个数字大约是美国目前的五十分之一。非犯罪化也使得对艾滋病等的传染更容易控制。

 

当初葡萄牙走出这一步时,世界各国都在等着看笑话。今天却是不少国家都派出官员去考察、取经。现在全世界都越来越普遍接受这样的理念:毒瘾是一种慢性疾病,可能与糖尿病相当,因此需要医疗护理而不是惩罚。毕竟,我们不会对糖尿病患者说,你自己克服吧。


 

海洛因该不该合法?可卡因呢?

葡萄牙的实验是不是证明了这就是最好的政策呢?未必。

把葡萄牙与美国比,有两个情形用科研的标准来说属于不可比状态:一个是葡萄牙没有经历美国的鸦片类药物滥用危机;另一个是葡萄牙实施新政策后正好进入了一个很好的经济发展时期,同时也建立了一个强劲的社会经济安全网,而这些都对遏制吸毒人数的增长有作用,所以把所有功劳都归功于毒品合法的政策有失公允。

 

葡萄牙是将所有的毒品的使用都合法化了。杨安泽在CNN选民对话会上的说法是,海洛因合法,但可卡因依然非法。这两种政策哪个更合理?还是连海洛因也不应该合法?

 

这就牵涉到以怎样的尺度来划红线的问题。在没有大量实践、大量数据产生之前,这实在还只是一个连辩论都很难进行的事情。

 

但有一点似乎是肯定的:比起监狱,治疗的费用更低也更人性。

 

多管齐下才能真正有效

造成吸毒泛滥的最主要因素还是长期失业[7][8][9][10]。而美国近年来制药公司不负责任地大量推销鸦片类止痛药也有极大贡献。要打赢这场战争,所有的因素都必须考虑进去。事实上,在前几年的欧洲经济危机期间,葡萄牙的吸毒人数就有一些上升,这同时也证明了,葡萄牙的效果不是完全取决于让吸毒合法,而是多项政策的综合效果。

杨安泽的主打竞选纲领全民基本收入(UBI)对失业的负面影响有很大的调节作用。他也提出了对不负责任的制药公司的制裁和罚款方案,这笔钱将用在瘾君子的治疗上。必须特别强调的是,如果医疗体制没有跟上,不能提供高质量的控制、治疗手段的话,治疗的效果是无法保证的。

很可能UBI政策对降低吸毒人数的作用远大于任何其他政策,毕竟,要控制吸毒,最最要紧的是防范,要避免走上吸毒这条路。
 

如何帮助孩子避免成为瘾君子?

一般来说,家长如果只是一味告诫孩子不要吸毒,效果未必好,有时反而会激发起青少年的好奇心,想试一试。

就像成年人有一份满意的工作是最好的防范措施一样,避免孩子走入百无聊赖,无所事事的状态非常重要。所以培养孩子积极的生活态度,广泛的兴趣爱好,都是创造人生赢家的重要因素。

还有,家长不能高高在上,必须与孩子交心,交朋友。不能赢得孩子信任的家长,很难对孩子产生影响。

 

关于吸毒,华人家长应该特别知道的

华人家长中很大一部分是第一代移民,而且大多是成人之后才来美国的,对美国中学、大学的吸毒文化不太了解,非常有补课的必要。

在美国的中学和大学,试用大麻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甚至可卡因也不是稀罕物,而且一般私校的吸毒现象比公立学校更普遍,包括藤校。如果不希望孩子做这样的尝试,就要教孩子步步小心。不仅要拒绝“明”的,还要防止“暗”的。

去参加聚会,切记只喝自己倒的饮料,只吃自己取的食物,哪怕是你熟识的人递给的东西也要防范。而且就是自己取的食物或饮料,如果杯盘曾经离开过自己的视线,剩下的食物或饮料就不能再入口了,你不知道在你走开的那一两分钟内,有没有人在你的食物上做了手脚。

这种防范方式,看上去小题大做,却是过来人的经验,一定要牢记。有些事情,经历一次也是太多。

 

结语

笔者曾读到不少与吸毒有关的故事,也知道很多家长为了孩子戒毒,花去所有积蓄,甚至卖了房子。哪怕出现了很好的治疗效果,哪怕“干净”多少年了,也没有“胜利”的那一天,因为,一旦上瘾,这就将是一场永远不会结束的战争。

有家长这样说:“我孩子现在是戒掉了,但我每天都随时准备接到一个‘又复发了’的电话。我知道,因为我已经经历很多次了。”

这些话都令人心颤!瘾君子、瘾君子的家属都非常不容易!

在一切防范手段都失效后,监禁还是治疗,社会面临又一个选择。

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很多时候不得不做妥协。两害相权取其轻,应该是我们的选择指南。

 

[1]https://mp.weixin.qq.com/s/fPOyonJ4um4whrUkhfR72A

[2]https://mp.weixin.qq.com/s/fPOyonJ4um4whrUkhfR72A

[3]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NDE1NTc4Nw==&mid=2655637589&idx=1&sn=db9ff7b2f133f4988137a21e3cd6cfe3&chksm=bd316c318a46e527884bbd9a1c03a5d2cc508ff37f483467ad277a69292f8fc77a01bcdfbeef&token=1485524615&lang=zh_CN#rd

[4]https://www.nytimes.com/2017/09/22/opinion/sunday/portugal-drug-decriminalization.html

[5]https://www.addictioncenter.com/addiction/addiction-statistics/

[6]https://truthinitiative.org/news/opioid-dependence-can-happen-after-just-5-days

[7]https://heroin.net/think/appalachian-opiate-epidemic/

[8]https://www.theatlantic.com/health/archive/2017/04/joblessness-and-opioids/523281/

[9]https://www.nber.org/aginghealth/2017no3/w23192.shtml

[10]https://www.recoveryways.com/does-unemployment-cause-addiction/

 

更多博文

亲爱的同学,有你,是上海人的福气

我的文章系列
美国大学AA平权法案的前世今生及亚裔的何去何从
真的希望你过得好!
鲜为人知的癌症新说 – 正确解读统计数据
如果当初嫁给他?
70年代大舅眼里的上海
有这样两种中国人
什么是民主,我们真懂了吗?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岛 – 看看我们都带些什么!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岛 – 青岛人生活简单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岛 – 洗海澡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岛 – 表哥、表姐们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岛 – 吃的特殊记忆和老少酒鬼

我家隔壁有点传奇色彩的邻居系列
我家隔壁有点传奇色彩的邻居 – 开篇
我家隔壁有点传奇色彩的邻居 – 后记
我家隔壁有点传奇色彩的邻居(续) – 来自徐家姐妹的反馈

育儿篇系列
与女儿谈恋爱、婚姻、生活
谈海外华人到底该不该逼孩子学琴和中文
到底该不该推娃—老调新谈

美国点滴系列
五角大楼文件事件真相(3)-- 美国媒体在最高法院斗智斗勇
我在美国占便宜的事 (一)戆人有戆福
美国点滴(七)也谈西方的公平概念
美国点滴(二)纽约地铁与上海地铁之比较
在美国,保健品和药品的关键区别是什么?
美国黑人和白人对不公待遇的不同应对方式

美国教育系列
美国专家对聪明孩子与天才孩子的比较
美国高三学生的生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Ilona 回复 悄悄话 这种混乱逻辑的方式还是不要在讲了,不能禁止就让年青人吸?也不怕报放应,谁家子孩子谁不难过?我建议,谁捉倡谁就自己先做个榜样更有说服力。
Ilona 回复 悄悄话 这种混乱逻辑的方式还是不要在讲了,不能禁止就让年青人吸?也不怕报放应,谁家子孩子谁不难过?我建议,谁捉倡谁就自己先做个榜样更有说服力。
ahniu 回复 悄悄话 左派贩毒,右派贩枪。贩毒让人失去自由,贩枪让人保卫自由。
ahhhh 回复 悄悄话
支持大麻合法化的人,很多都是反香烟的急先锋。
我两样都不沾,但是旁观者看,这里面是钱在起作用。
杨的立场,显然是讨好左派,因为他们占了话语权。
不反对你支持杨。但是为这样的讨好洗白实在没必要。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