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我闻,我思我想

从大陆来到美国,至今在东西方度过的时日大致各半。愿以我所见所闻触及一下东西方的文化和制度。也许能起一点抛砖引玉的作用。
个人资料
溪边愚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ImagecourtesyofSteveBott|Flickr)前不久,不少美国人被一则新闻震惊到:美国国会档案馆最近公开的一段尼克松总统与当时是加州州长的里根的对话录音,在对话中,里根称黑人为猴子——这是众所周知的特别侮辱黑人的语言,而对话发生于1971年——人们以为如此明目张胆的种族歧视已经不存在的年代。特朗普总统推文,无端造谣说黑人议员ElijahCummings所代表的巴尔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8月9日2019年香港人成为非暴力不合作政治遗产最好的继承者。时评人长平认为,也正因为如此,抗议者和观察者都对这里的“非暴力”产生出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转自德国之声中文网)上世纪以来,由于甘地、马丁·路德·金和曼德拉等人的倡导和实践,非暴力不合逐渐作成为全球政治抗议的主流意识形态。2007年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以圣雄甘地的生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元朗黑夜,發生了什麼?潔平(@az)2019-7-24fromMatters7月22日晚上的香港元朗,發生了什麼?這篇文參考了各種新聞直播視頻、報道、警方的記者會,僅作信息梳理。6月開始,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市民和平遊行,怎樣一步步走到如今黑惡勢力出場,恐懼蔓延,市民對警方的信任降至冰點?香港為何高燒不退?接下來會怎麼樣?另文再談。元朗在香港新界西北部,遠離港島,靠近深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时政风云“没有我们,香港无法生存”香港示威者的反中立场相当明确。然而,内地人又是如何看香港的呢?德国之声检视了一下网上言论,并向德国多名中国问题专家请教看法。香港反修改《逃犯条例》的示威活动中有人打出“香港不是中国”的标语(德国之声中文网)令人触目惊心的画面:香港摩天大楼之间,人流如潮,蒙面示威者冲击议会大楼,诉求民主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梁啟智(@leungkaichihk)2019-8-4fromMatters今天,香港將會迎來近五十年來最大規模的全港大罷工。據最新的消息,由於航空管制員集體不上班,香港機場將會有一半航班取消。與此同時,各種抗爭行動也越來越密集和激烈。對於不知道事件來龍去脈的讀者,對整場運動的認識和評價很容易流於表面,責怪示威者破壞安寧。近日在中國大陸,就流傳著各種對這場運動的批評,很不幸都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美国,哪怕是同等收入,黑人家庭的财富都明显低于白人家庭。皮尤研究中心估计,白人家庭的价值大约是黑人家庭的20倍。黑人家庭中三分之一以上财富为零或负数,而只有15%的白人家庭属于这样的情形。 美国不同族裔家庭拥有财产的中位数分别为:白人:17万;黑人:1.8万;西班牙裔:2万。(PBS截屏) 美国黑人普遍贫穷早已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了。不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2019-07-08 17:44:23)
(一个离奇的故事。希望你看懂。更希望你喜欢。)近日家中闹心的事一件接一件。早该进入梦乡了,我却依然在辗转。一周前,咱家发生了一件天大的事:出生不久就被送给父亲好友的大哥冈回来了。冈为什么被送走,现在又为什么回来,都是父母与冈的养父母之间的“协议”,不允许我们小孩子过问。三个月前,咱家还有另外一件大事:二哥泰离家出走了。二哥是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终于,我心爱的女儿,你大学毕业,彻底独立了。4小时车程把你送到新生活的临时居住地。一起吃了午餐后,你坚持自己走回住所。在停车场相互拥抱,你挥一挥手,就从我们的视线里消失了。这个告别一点也不儿女情长!你去的不是一所容易读的大学,想来这4年不容易。你课业应付得不错,实习、工作也都自己有条不紊地搞定。妈妈只有一句话:为你骄傲!你也说为自己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炸鱼”活动中的杨安泽。(图片由一同参加活动的杨安泽支持者提供,下同)上周五(6月21日),民主党2020华裔总统候选人杨安泽(AndrewYang)在南卡罗来纳州民主党的一个活动中发表演讲之后,他在政治投注市场PredictIt人气飙升,赔率跃升为第三,仅在特朗普和拜登之后。南卡的这个年度活动是由众议院中级别最高的的非裔众议员,来自南卡的JimClyburn主持的—&mdas[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位名为Gordon的出逃奴隶的背部布满伤疤的照片,摄于1863年。(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今天(6月19日),美国联邦众议院重新拾起一个30年前提出的给予黑奴后代经济赔偿的法案,进行了第一次听证。这是一个试图解决奴隶制遗留问题的法案。众议院将授权1200万美元给一个13人委员会,负责研究奴隶制和种族歧视的影响和经济赔偿问题,并考虑是否做“全国性的道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